一抹暖暖的阳光矫捷地透过窗帘,弥漫在这个个房间。

  白皙的脸庞,瞬间渲染上一层金色。

  叶轻语不由得微眯双眼,慵懒地抓抓了乱蓬蓬的短发。

  拿起身边的手机,定眼一看。

  “哎呀!迟到了,迟到了~~~”

  叶轻语,腾地从床上坐起来,好似一只脱弦的箭一般,飞到了洗漱室。

  胡乱地拿起牙刷,在口腔了蹭了蹭。

  象征性地洗了一把脸,照着镜子随意在头上抚弄了几下。

  换好衣服,拎起包就往外跑。

  平时的这个点,她都已经快到公司了,而今天她才刚踏出家门,不着急才怪了。

  况且今天可是第一次去新公司报道啊!

  啊,不对,应该是向她的雇主报道。

  今天,叶轻语穿着那身黑色裤装,稍中性的的尖头皮鞋。

  看着倒是很干净利落。

  经过一番地铁、公交激战,她终于成功着陆了。

  来到高级公寓的大门前,不禁惊叹地打量了一下。

  这虽然不是自己第一次来这里,但确是第一次从正门进入。

  之前都是从停车场坐的直达电梯。

  踏进大厅的一瞬,不由得怔住了。

  公寓大厅内装饰很大气,却又不失质感。

  墙壁是灰黑色的大理石,巨大的水晶吊灯,时尚与典雅并存。

  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女士,请问需要帮忙吗?”

  叶轻语才缓过神来。

  “啊,我是来找人的,在顶层。”

  “好的,你可以在休息区坐一下,我去帮您叫电梯。”

  不愧是高级公寓,连服务都这么好。

  叶轻语小小地感慨了一番。

  那个漂亮女孩让叶轻语输了密码,顺利地坐上了电梯。

  好似几秒的功夫就到了。

  叶轻语还是有些不习惯,像做贼一样先把脑袋探出去看看,发现屋子没有什么异样,才安心地踏出了电梯。

  距之前与顾太太约好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呢。

  自己提前到了这么早,那就坐沙发上等一会吧。

  加之,穿了一路的跟鞋,脚被磨得特别疼,趁现在好好休息一下。

  叶轻语仰着靠在沙发上。

  沙发是纯皮的,摸上去手感特别好。

  特别柔软,真想躺在上面睡一觉。

  正当,叶轻语特别享受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轻轻地开门的声。

  难道是我的幻觉,今天第一天工作有点紧张?

  还不等多想,又一声吱的开门声传来。

  叶轻语嗖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

  不对,就是有声音。

  自己心里开始发慌了。

  这应该是开门声啊,难道进贼了?

  我该怎么办,我现在就走吧,对,对,赶紧走,找人帮忙去。

  叶轻语大步踱到了门口。

  可这的电梯跟普通的电梯设置不一样,按了半天都没反应。

  叶轻语慌乱地翻出手机,想打电话报警。

  可手机也不争气,偏偏在这个时候停机了。

  怎么这么倒霉啊,这下可好,想出出不去,想找人帮忙也找不成。

  在这种绝望的情形下,叶轻语横了横心。

  反正都这样了,我就豁出去了,和你拼了环顾了一下四周,得先找个防卫的武器。

  可这个屋里都是些家具和装饰,还真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

  想去厨房拿把刀吧,可声音就是那边传来的,又不敢过去怕被发现。

  叶轻语心里别提多急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老天爷你快帮帮我吧,回去我一定天天烧香拜佛。

  双手合十摆出个拜拜的姿势。

  突然一件东西进入了眼帘。

  酒架上一排排价值不菲的红酒。

  我怎么把这东西给忘了,这不就是武器吗,天助我也,谢谢了老天爷。

  叶轻语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拿起来一瓶红酒,牢牢地握在了手里,有了武器心里踏实多了。

  定了定神,深呼吸了几口,朝着发出声响的地方走去。

  应该是卫生间那边发出的声音,走到门口,果然里面有窸窣的声音。

  叶轻语一手举起红酒瓶,一手抓住门把手。

  暗自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

  叶轻语,别怕,加油,跟他拼了。

  随即嗖地一下拉开门,举起红酒瓶子使出全身的力气就砸了过去。

  只听“啊——”的一声,一个人倒了下去。

  叶轻语随即也瘫软在了地上。

  这是她第一次出手打人啊,心不停地颤抖,眼神空洞发直。

  手心里冒的全是冷汗,伴随着急促的呼吸,脑子里一片空白。

  就这么个状态保持了七八分钟,叶轻语渐渐地缓过神了。

  得赶紧把他绑起来,万一他醒了就糟糕了。

  叶轻语颤颤微微地从地上站起来,脚还没太站稳,跌跌撞撞地跑到了外面,四处翻找绳子,可一般家庭,谁会特意预备一条绳子啊,实在找不到了。

  四处环顾了一下,跑到厨房,找了把剪子。

  拽着窗帘就是一顿狂剪,这窗帘的质量还真是好,叶轻语费了好大的劲裁剪好。

  抱着剪好的窗帘跑到了厕所,那个人斜着倒在地上。

  叶轻语拽过了他的一双脚,在脚踝处用窗帘绑了好几扣。

  怕他挣开,又使劲地勒了勒,确保够紧,是够紧了,那个人的脚踝都被勒得通红。

  随后,才打了个大大的死结。

  叶轻语起身往前挪了几步,拽过那人的一双手,死死地绑在了背。

  可还是不放心,又在他上身和下身缠了好几扣,紧紧地打了死结。

  这下才算放心,叶轻语满身疲惫地坐在了地面上,喘着粗气,能清楚地听到蹦蹦的心跳声。

  过了许久,才算平静下来。

  这时她才仔细地看了看眼前的这个人。

  年龄在30多岁,一看就是一个很有经历的男人。

  这个人个子极其高挑,将近一米九左右。

  身材特别健硕,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配着一张白皙的脸。

  刚毅的脸部线条,饱满的额头,浓黑的一字眉,闭着双眸,可以看到有着很深的眼窝以及又黑又长的浓密睫毛。

  更r新Rz最d快}2上(酷匠m网P!

  英挺的鼻梁,配着男人特有的两片薄唇,红润而有微翘。

  有一种男人特有的性感,五官特别立体,棱角分明,就好像雕刻出的艺术品。

  叶轻语不禁感叹。

  长的还人模狗样的,可惜去当贼,你看看还穿着人家主人的睡衣,在人家连吃、在住、在拿的,真不要脸。

  平时都是在网上看到这些奇葩的小偷,真没想到今天让自己碰到了。

  越想越觉得这个贼可气,叶轻语使劲地用脚踹了他几下。

  这么一踹不要紧,那边突然嗯哼了几声,估计那人也渐渐缓过来了,有了知觉。

  叶轻语迅速警惕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人。

  右手握住早已准备好的红酒瓶子。

  只见男人身体微动了几下,渐渐地睁开了眼睛伴着摇了摇头,似乎想让自己清醒过来。

  最终男人睁开了双眼,看到了面前的叶轻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如沐春风说:

亲们,喜欢就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