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是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我只是看着她,时间似乎静止了。

  “快点说的什么啊!”我着急地和自己说。可是偏偏尴尬癌晚期的我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过来良久,她打破了沉默,“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学期走,难道就不能留下来再陪我一个学期……我”

  “够了风雅,其实你不用这样的,就算我留下来,最终你也还是要去美国,我们还是不能在一起,那我留下来还有什么意义呢?一切的一切,在你决定去美国留学那时起,就都已经尘埃落定了,你挽没必要留我的。”我打断了她的话,把自己想说的都说了出来。

  “你……”(风雅是个名副其实的特优生,在花费了一个学期的时间考过托福后,去美国的事也已经是尘埃落定了)风雅之前已经用行动证明了去美国比我重要的多的事实她现在站在这里只是内心对我还有内疚罢了。

  “你……几点的车,我送你。”她咬了咬牙吞吞吐吐地说出来这几个字。

  \更w新最、1快上酷、%匠网h!

  我转过身走向天台出口,并没有告诉她。

  “凌柯!你难道不想再和我说一些话吗?!”她用带着哭腔的话叫住了我,而我依旧没有停下脚步。“认识你这么久的时间,到现在我才发现最想对你说的话其实第一次见面时就已经说了……很高兴能够认识你。”说罢,我关上了天台的门,留下她一个人在那里。身后传来了她啜泣的声音,奇怪了,明明被留下的人是我,怎么搞的像是她被留下了。

  火车穿过一个又一个十字路口,在暮色中匆匆地越过了一大片郊区。也许在她睡一觉把他移交给褪色的历史之前,她会留意到那片夕阳,会稍作停留,会想起的以往时光。这个昏暗的薄暮将永远遮蔽阳光、树林、鲜花,和他那欢声笑语的初中岁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