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之地必有奇异之像,莫问天绝不认为自己在自己的灵魂空间中,这里有可能是那块阵盘所在的某个空间也未可知。紫极魔瞳有这强大破妄之力,当莫问天将魂力注入双瞳,运转起此技能的时候,眼前的景物果然不一样了,白茫茫的一片突然变成小桥流水人家。

  莫问天仿佛感觉自己来到了一处美丽而妖异的村落,草木繁茂,绿草如茵,天上却挂着一轮紫色的月亮,紫色的光辉洒落大地,却给人一种安宁祥和的感觉,莫问天尽然奇异的感觉身体都是暖融融的。

  地上不仅有这普通的人类,甚至有很多人身上还长着眼睛,或者感觉就是以眼球的方式浮空而行。突然画面一转,莫问天看到一支钢铁之狮般的铁甲骑兵在一名金甲武士的带领下从虚空中踱步而来,竟然是直接撕裂天空。

  随后那名带头的金甲武士与天上的紫色月亮仿佛在说着什么,只见这颗紫色月亮突然发出一道仿佛能毁灭世人的能量柱,击像此人,将此人击的倒退了好几步才停下,心有余悸之下,随即怒吼出声,可惜莫问天无法听到声音,只能看到画面,显然这只是历史的投影,已经发生的事情重现罢了。

  随即看到此人仿佛捏碎了什么东西往天空一抛,整个空间仿佛都为之一滞,下方的各类瞳族也是在金甲武士带来的一众骑兵追尾而逃,最后很多瞳族之人竟然要么被斩杀,要么被捕捉,强大的瞳族展示也是殊死抵抗,却奈何这些骑士都是有备而来,有着抵抗幻术的装备,一时间瞳族像被收麦子一样收割,天空的凝滞突然震动一下,只见众骑士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望着那伦紫月,突然从其上飞下几十只莫问天从没见过的飞禽或走兽,皆可踏空而行。

  这些飞禽走兽眨眼间便和众人厮杀在一起,就在快要胜利的时候,突然又是几个虚空破碎,走几个地方又是走出几支这样的军队,一时间,一边倒的局势再次往另一边倒去,整个村落都仿佛沉浸在血与火之后,紫色的天地都因为长久的血战染上了一抹猩红之气。紫月也是残缺不全,最后留下一颗种子使用着一招大挪移术将最后的希望挪移走,而这颗种子最后成长起来,从一颗幼小的瞳慢慢长大,最后寄宿在一人身上,最后渐渐声名鹊起,最后再次重归巅峰。

  画面再次一转,重新成长起来的男子这次主动出击攻击当年的几支军队,却因为人单力孤最后还是败亡,紫瞳再次重伤而去,数百年后,未在看到此紫瞳现世,却时而有修炼类似能力之人,却都在未崛起前便夭折了,到了莫问天这里,也不知道是过了多少年。

  当莫问天惊叹于眼前所见不断思索的时候,已经回到了现实房间中,觉得这紫极魔瞳只怕不简单,感觉就像是为复仇而生似的。

  此时莫问天手中的阵盘又出现了,像是一段讯号传入莫问天脑海,仿佛指引着莫问天去往某地。

  莫问天在宿舍留了个字条告诉众人出去有点事,便向外走去。

  当莫问天按照阵盘指引的方向行了半个时辰,差不多出了清水镇以北的一处荒凉之地,此时有一名男子在前方站着,看背影应该就是莫百川了。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只见他转过身来。

  “莫公子可有将天地阵盘带来?”童百川说道。

  “你说的是这个吗?”莫问天拿出手中的阵盘。

  童百川看了一眼莫问天手中的阵盘,其上隐隐有流光闪烁,显然已经被开启过,眼神中满是激动之色,道:“莫公子快随我来。”随即也不等莫问天同意,一袍袖一挥,自己二人便仿佛改天换地了一般,令莫问天惊讶的是,此地和阵盘中自己看的地方竟然极为类似,只是天上少了那轮紫月。

  莫问天惊讶之余,童百川突然单膝跪下,朝莫问天道:“瞳族第六十六代族长,拜见瞳皇大人”。

  “瞳皇?什么瞳皇?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大叔。”莫问天道。

  童百川起身道:“能够解开天地阵盘之人唯紫极魔瞳转世之人方可,但是我族寻觅传承之人已逾千年而不得寻,却一直不敢望祖先告诫”。

  莫问天自然不可能紫极魔瞳只是辅助自己修炼都天神诀的一种技能,不过貌似自己这技能还大有来头,似乎还跟这什么瞳族有些关联。“不知我阵盘中所看到之景为何,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陛下看到的景象自然不假,乃是瞳皇大人历年的记忆残留,而现在拥有此能力的您自然可以得见这些破碎的记忆。”童百川道。

  “这里不是秋水长天么,怎么会如此荒凉,说好的水呢,说好的万里长天呢~~”。

  “陛下有所不知,这荒凉的景象,乃是我族施展的幻术,是为了不让外人打扰我们,陛下施展瞳力自可看出端倪。”

  “你别叫我什么陛下,听起来感觉怪怪的,就叫我问少吧。”莫问天告知童百川,同时如童百川所说,施展其紫极魔瞳对四周观看起来,原先的荒凉之景色顿时变得山清水秀起来,不过没有天空的那一轮紫月,总感缺少了些什么。

  “这里是哪里呢,为什么能够和外面的荒凉之地隔离开来自成一界呢。”莫问天问道。

  “秋水长天本来是我们瞳族的家园,但是有一天一群金甲骑士不知为何踏破虚空而来,家园被毁,瞳皇大人凭借大挪移神术将剩余的族人挪移走,自己也是陨落在秋水长天。”童百川道。

  “这里不就是秋水长天吗。”莫问天诧异的问道。

  “这里是我们依据原先的样子开辟出来的新的空间,这里我们也已经生活了上千年了。为了避免纷争,再次给族人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所以一直等待着新的瞳皇诞生。”

  此时一个瞳族男子带着两个瞳族小孩走上前来,看着童百川突然带着一个陌生男子进入秋水长天不禁问道:“族长,这人是?”。

  “放肆!还不快拜见瞳皇陛下!”童百川呵斥道。

  ~h更新…最m@快+上{,酷匠M/网

  “瞳..瞳皇陛下?!”男子吓了一跳,虽然眼中满是惊讶,但是三人都是跪拜起来,显然不敢拂逆族长的威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