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丹境之后,乃是三魂七魄二体境,一到三重称为三魂,四到六重称为七魄,七到九重成为二体,意思就是前三重是对魂力的不断提升,三魂七魄二体境三重相比一重,魂力强度相差三倍。若是能到二体境,便可以实现一身分二或者灵魂出窍的地步。那可就真的算是修有所成了。

  此境界被称为修炼之人的分水岭,不能灵魂出窍的话终究只能壮大己身,不能延伸开去,不过也有纯粹的体修,譬如大陆上有名的八门遁甲,依靠着对肉身的不断锻造,最后肉身通神,也一样能够俯视寰宇。

  此时在剑内空间,莫问天随手一招,两物出现在手中,正是当日天宝阁所挑选的宝物其二。那个木制的盒子里面也不知为何物,武师一重的莫问天竟然也无法打开,使用魂力渗透竟然也不能打开。只见莫问天不知为何心中突然一动,仿佛冥冥之中抓住了什么。只见他运转起紫极魔瞳来,那窥物到入微后一直难有精进的紫极魔瞳仿佛感觉这个盒子里面有着自己迫切需要之物,入微的瞳力覆盖过去,空气中的细微菌粒仿佛都能看得到呼吸一般,莫问天发现这个木制盒子似乎远不止那么简单,其上竟然有着精密的纹路,好似阵法却有不是阵法,就像是成千上万个小小的方条积木堆砌而成,一环扣一环,甚至让人看不出哪里是切入口,终于在紫极魔瞳的细致入微的观察下捕捉到了一个小孔,鬼使神差的一道细若游丝的魂力循循而入,突然感觉仿佛触碰到了什么,突然这个木盒大量,响起细小的机括声音,不过现在在剑内空间,倒也不怕波及开去。

  不一会儿,这个一尺见方的木盒便舒展开来,竟然是一副木刻的地图,说是地图自然不假,因为上面镂刻着一副地图,与云一天给闻一刀几人的万兽山脉地形图竟然有异曲同工之妙,显然云一天是为了防止五人走失或者找不到圣兽学院确切的位置,莫问天不禁拿出手上的一副地图和面前的这副木刻图比对起来。

  :6酷匠/网永√。久;免,费h!看9J小Cx说$◇

  莫问天看完木刻图旁批说明,原来这是一个名叫欧冶子的人所留的藏宝图,欧冶子是盛武大陆曾经盛名一时名动一方的人物,相传此人收藏了无尽宝藏,为了躲避众人觊觎,将宝藏埋于万兽森林某地,但是几千年前人们几乎翻遍了万兽森林每个角落却都不可得,反而惊动了森林深处的大兄,使得那些摸金只能死伤巨大,于是找宝之热也就消停下来,而万兽森林至那之后便元气大伤,里面的低阶妖兽/甚至中阶珍兽都是死伤殆尽,直到几千年后,有热爱森林保护自然的爱心人士自发组成爱护自然联盟,后来渐渐发展成如今的圣兽学院,万兽森林经过几千年的修养,也才渐渐恢复如初。

  而在万兽森林有着一条禁忌,不允许大肆捕杀,否则哪怕你是名门望族,一方大派,也难免遭到自然联盟全大陆的通缉。

  木刻地图欧冶子将其命名为万兽森林藏宝图,说来可真够土的,不过名字取得倒也直接,上面一共标刻有三十六处凹槽,但是并没有说这三十六处凹槽是什么地方,每处凹槽甚至打了一个红叉,然后其他地方有些地方写上一个“金”字,莫问天估计,这些地方便是欧冶子藏宝藏的地方了,看来老天真是待自己不薄,缺啥想啥便来啥.莫问天盯着眼前的木刻地图,不经眼珠都变成了两个大大的金币。

  过了半晌,莫问天对万兽森林地形地势差不多也是了解了个七七八八,但是这个木刻地图也不知道要如何收起来,索性将其扔在剑内空间那块石碑旁。

  从这块木刻地图上,欧冶子对万兽森林记载还是相当详细的,不过和现在的还是颇有些出入,可能就是由于这个宝藏的问题,让万兽森林几乎妖兽绝迹,譬如,木刻地图上并不存在圣兽学院这一坐标,显然这圣兽学院估计是之后成立起来的,莫问天如是想到。

  从这块木刻地图中莫问天虽然还未到万兽森林不过依托着前世游历大陆对这一区域的部分了解,以及刚从木刻地图上所得来的知识,及云一天给到的地图,对万兽森林也差不多有了个七七八八的理解。

  万兽森林处于盛武大陆中域以南南海以北的一块地域,面积有上千里之遥,在万兽森林偏北的地方,是圣兽学院所在地,据说再往南便是万兽森林禁地了,期间有一出湖泽,里面有一活了上百万年的大凶,凡是敢于冒犯之人,无不是有去无回,这只大凶也就是数千年前,摸金热的时候主动出来过一次,随着岁月的流逝,人们对其映像也渐渐模糊已至于只是老一辈将给孩童们听的童话故事。

  当这个木刻地图展开的时候,顺带还遗落了一株紫色的花草,竟然连莫问天也没有见过,但是看着这株花草,莫问天的双瞳竟然不由自主的泛起紫光,仿佛很是兴奋。不觉紫极魔瞳瞳力外放,一股精纯的魂力落在这株植物上,其叶瓣上竟然透露着紫色流光,隐隐有日月星辰浮现其上,更让莫问天感觉神奇的是,这个木盒在拿到手里面的时候都积了半个指甲盖厚的灰尘,想来也未曾挪动不知道存放在了清水学院天宝阁多久的岁月,打开竟然是一块木刻地图,甚至里面还装着一株奇怪的紫色花草。

  紫极魔瞳也是莫问天从没听说过的武技,估计更接近于魂技。想必能被都天神诀采纳进去作为修炼神诀的辅助技能,必然也不是凡物。此时看着这株紫花,莫问天的身体竟然怔住不动了,可能是因为是灵魂分身的原因,就像被禁锢住,眼中的瞳力越来越浓,紫光如一汨汨流水一样被紫花吸收,紫花也是越来越耀眼,最后整个紫花竟然像烟花一样散开反哺回去。

  莫问天只觉得双眼刺痛,眼睛想闭上竟然都不得,不觉痛的在剑内空间双手抱头打起滚来。

  而外界的肉身也是满头大汗,额头特别是双瞳的地方,布满青筋,分外吓人。莫问天的双瞳此时目眦欲裂,小狗见状“汪汪”叫了两声,跳到莫问天的床前,正对着莫问天的眼睛,一股清辉竟然从其额头月形印记中缓缓流入莫问天的识海中,整个头部都被这股清辉弥漫覆盖,小狗和莫问天都是两眼一黑,昏睡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