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交战了足足有数个时辰,却未见高下,月影最后竟然也是施展出了自己的压箱底的绝招。

  “花满楼台奢月色,影随我动成三人。月影幢幢!”只见花骨月吟诵完这句口诀,天空突然仿佛暗了下来,花骨月给人的感觉也是飘忽不定起来,此时花骨月身侧左右竟然分别出现两道身影,长得和花骨月差不多,也是手执一大扇,状若月牙,便是花骨月的武器解放后的状态。

  “终于使出了压箱底的绝招了吗。”莫问天喃喃道。随即手上也是出现一物。

  莫问天并未太吃惊花骨月的变化,对方被视为清水学院年轻一辈第一人自然有着其道理,况且前面云一天也是告诉过自己花骨月的能力。此时看来,应该是通过这招月影幢幢短时间将能力提升到了武师三重,自己这刚踏入门槛的一重武师要是没有一点底牌,在同为天赋卓绝之辈的月影面前只怕就要认栽了。

  出现在莫问天手中的正是云一天之前在武炼阁门口给自己防身用的月玄石,使用方法莫问天自然从都天神魔录中有所了解,而并不是云一天所说的注入魂力如此简单。

  都天神魔录上记载:“道则神珠作为天地道则具现化的存在,必须同样有对应的道则之物与其沟通方可,而人本来就是天地间的存在之一,唯有用人体的血液浸入珠子放可以短时间借助其强大的道则之力强化己身”。

  莫问天咬破手指,看着攻来的月影,只是不断后退,并且八歧剑术也是不断做着回应攻击,当月玄石得到足够的鲜血大亮的时候,莫问天将其大胆的置在了九夷剑孔中。

  就在这时,看起来普普通通只是简单雕龙画风的九夷突然寒光大露,一股股凛冽的剑意或是寒意袭上花骨月心头。一边观战的云一天也是微微一愣,不知是珠子的效果还是这把剑本身的效果,仿佛镶嵌了月玄石这把武器才算是真正的活了过来般。

  九夷发出轻微的剑鸣,仿佛在欢畅一般,随后便和月影交击在了一起,三道月影分立莫问天三侧,而莫问天有着八歧剑术,此时更是在九夷镶嵌了月玄石后威势大作,每一道攻击仿佛都有剑气射出,看的看台上的众人是目眩神迷,华丽的不要不要的。

  当莫问天化守为攻的时候,花骨月知道,自己这招和闻一刀的刀魂附体差不多,也是血脉的能力,现阶段的境界顶多持续三分钟左右,此时却和莫问天不相伯仲,反而还有占据劣势的感觉。也不知道莫问天这样的状态可以持续多久。

  三分钟过去,莫问天的气息仍然没有任何衰弱之势,花骨月知道此人已经超过了自己,此战也难有可能获胜,随即认输起来。

  更sw新O最f快上jZ酷√:匠K◎网

  “我输了!”花骨月说道。

  “什么,我没听错吧。。。”

  “我刚才听到了什么,月影竟然主动认输了。。。”看台上的众人嘴里仿佛能塞下一颗鹅蛋,不可置信的看着场中两人。

  花骨月认输,莫问天也觉得很正常,毕竟孰强孰弱,只有两人心里最清楚,使用血脉能力破格短时间提升实力都打不过自己,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毕竟不是生死相杀,只是同门比武罢了。

  当二长老也是从怔怔中回过神来,轻悠悠地说道:“莫问天胜”。虽然声音不大,却几乎进入观战众人每个人耳中,随即响起一阵阵欢呼。

  “想不到你已经超越了我了。”花骨月脸色平静到。

  “武道一途,本来就是前赴后继,你也还年轻,底子很不错。”莫问天道,眼中却没有半分讥讽之色,不过这种话从一个十来岁比自己还小上几岁的少年口中说出,不觉怪异无比。

  “莫问天获得本次比赛冠军,花骨月获得本次比赛亚军,闻一刀获得本次比赛季军,在七日内可以先后到天宝阁根据排名先后挑选自己心仪的宝贝,冠军三种,亚军两种,季军一种”,裁判宣判道。

  莫问天看了看握在手中的九夷,此时珠子已经黯淡下去,掐了一道诀印,心念一动,九夷便化成了一把短剑被被莫问天收了起来,孔中的珠子竟然也是一同变小,并未被剥落下来,甚是奇异。

  比赛结束后,莫问天荣登冠军宝座,其名在清水学院也是名声大作,几乎成了人们茶于饭后餐前事外唠嗑的谈资。

  “这莫问天看起来好帅呀,天赋也这么好,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要是我能认识他就好了。”此时一胖嘟嘟跟个肉球似的女子花痴到,脸上还长的一脸的黑痘,最神奇的时候,嘴角还有着一颗小指盖大小的媒婆痣。

  “想不到一直以来大家心目中的废物竟然是一只扮猪吃老鼠呢。”

  “他那把武器好厉害呀,要是是我拿着那武器估计也能分分钟把月影灭了。”

  就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甚至有所觊觎的时候,院长云一天宣布莫问天成为其门下弟子。一时间让莫问天的名气再次升华,这下就算有觊觎之心之辈,估计也不敢造次了,毕竟这家学院人家一家独大,所以莫问天在对战月影的时候也才敢使出全力。

  当众人散了的时候,莫问天回到了长时间没呆过的宿舍,进行修炼起来。反正有七天的的时间去挑选保护,自己可以在此期间好好的修炼修炼,唯有大毅力不断努力的人才有可能拥有比别人更好的未来,所以天赋卓绝之辈并不是他天生如此,后天的努力绝对占据着主导地位,在盛武大路,甚至有普通商人,年轻失利,年过古稀了还去经商,最后凭着努力再次走上人生巅峰,也有修炼之人,天资愚钝,凭借着近百年的努力,终成一方大人物的。在盛武大路的历史上,各种人群,此类例子数不胜数。

  当比赛结束后的第无天,莫问天也是已凝成金丹,此时和问一天一起出现在了天宝阁的门前,刚好碰到花骨月也在这里,金碧辉煌气派非凡的天宝阁,坐落于清水学院以西的地方,天宝阁后面便是月湖,相传月湖和天宝阁间还有着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在清水学院院历上记载,数百年前,月湖中出现一美貌女子,乃是鱼妖所变化,化人道清水学院求学,最后识得学院一天赋异禀之人,两人在修炼一途上颇为谈得来,最后爱慕对方,可是却受到男子家族的拒绝,人类怎么可以和妖在一起,最后男子架不住家族的逼迫,女子最后不希望男子为难,留下一纸离别便重入月湖再没有重新在清水学院出现,而男子也因为相思难耐修炼渐渐颓废,成为天宝阁一名看守阁门的守门人,最后病入膏肓,郁郁而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