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莫问天从武炼阁退出来的时候,身上衣服破的跟个叫花子似的,头发还是爆炸式的冲天状,不过仔细看去却能发现莫问天的皮肤上隐隐透出这一股莹白的光泽。当莫问天往前走的时候,看到一中年模样男人挡在路中央,当莫问题看清来人时也是一惊,莫问天从原主人的记忆中知道,此人便是清水学院当代院长云一天,其实早已五十多年岁,只是修炼的原因显得年轻些罢了。

  “不知道院长大人在这里是也想要进去修炼呢,还是再此等我呢。”莫问天道。

  “自然是等你。”云一天道。

  “院长可是等了你三个时辰!”旁边的一守卫道。

  “哦?!不知院长找我何事?”

  t*酷p匠xt网@d首发j

  “闻一刀跟你说了吧,你是否愿意呢。”

  “能得到院长大人的庇护自然是极好的,不过我不太喜欢受人限制或束缚,而且”,说道一半莫问天还上下瞅了瞅云一天:“小子身上没啥防身武器,出门怕被人打,也不知道院长大人是否可以送两神器啥的防身之用。”

  “你小子,哈哈。”云一天自然知道莫问天的心思,手中魂力波动一动,一颗乳白色的珠子便是出现在云一天手中,道:“你的武技已经不少了,这颗珠子你可能没见过,此乃世间仅有的一百零八颗道则神珠之一,名为月玄石注入魂力可以形成一道半透明的白色结界,可以抵御一定攻击,但是使用完了之后便会沉浸一段时间”。

  “月玄石,道则神珠。”莫问天怔怔道。

  云一天看着莫问天的表情,得意道:“如果你能拜我门下,这颗道则神珠就可以给你”。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莫问天急忙一跪拜了下去。

  道则神珠俩守卫不知道,莫问天自然是知道的,而且也知道世间存有一百零八颗,但是并不只是云一天说的光是用来防御如此简单,在都天神魔录中对于道则神珠的使用方法也是有详细介绍的,如果自己能得到这颗道则神珠,自保能力应该也能大大增强。

  “好好好,等比赛结束后,你可以和一刀先去天宝阁挑选几件至宝,然后来后山月湖找我下,我一般在河边垂钓。”云一天道。

  “好。”莫问天从云一天手中拿过来那颗道则神珠收了起来,咧嘴一笑。

  “那花骨月实力远比你想想的要强大,去年可是有望进入皇室成为骑行军的一员,可惜没有找到合适的可供骑行的妖兽。”

  “嗯,师尊,我会注意的,我也不是省油的灯呀,哈哈。”

  两人简单的说了几句,莫问天便告辞向比赛的地方而去,留着云一天站在原地缓缓道:“想不到见到院长的自己,竟然没有任何的紧张,此子不简单哦”。

  当上午十点多的时候,开始了此次清水学院师生大比的总决赛,由莫问天对战花骨月,当高台裁判席上的二长老高声朗道二人入场的时候,莫问天便一个华丽丽的凌空七百二十度旋转飞跃到擂台上,落地未曾扬起一丝尘灰,弄得看台上众人大声叫好。

  莫问天此时已经换了一身衣物,一身浅紫和白色相间的长衫,九夷神兵早已手握在侧,慢慢的运转着各种功法,为自己叠加实力。而月玄石莫问天现在显然不打算用,刚才来的时候莫问天在剑内空间尝试了下,九夷剑柄下方的镂空估计就是用来镶嵌这种道则神珠的。而道则神珠有如此之众,上面记载若是能够收集齐全,则会有天地异象降临,貌似会有神龙降临实现召唤者的任何愿望。当然,珠子之多,千百年来貌似都无人能收集其,而且众人顶多能简单的使用,相比更厉害的功法武技而言,这种珠子在不会使用的情况下就显得有些鸡肋了。

  “想不到半年前的废物竟然能摇身一变成为万众瞩目的天才,你这光环真是刺瞎本宝宝的眼球了呀。”花骨月虽然习得是月技,属于冰冷的那种,但是为人性格却有点纨绔,让人感觉颇为奇怪。

  “是啊,不想月影之名,在清水学院可一直是如雷贯耳呀。”莫问天回道。

  “想不到你竟然能胜过闻一刀,他可是我一直以来视为可以一战的劲敌呢。”

  “嗯,现在换我咯,就不知道传说的月影是否真的如此厉害,我也想较量较量呢。”莫问天舔了舔嘴唇,说完便对九夷做出了始解,甚至不再掩饰武器本身的品质,七彩的流光缓缓再剑身上流转,身后更是出现十二道剑之分身,隐隐有大蛇虚影盘于虚空。脚下更是青光浮现,有着一股股气旋之风旋绕转动,体内一百零八处穴位大亮,五府之力贯通丹田气海,十二地支更是围绕浓稠的气海缓慢旋转起来。

  此时在外人看来莫问天就像是一个神仙一般,身后十来把剑矗立在长空,身上光芒大量,一身紫衣飘飘,宛若仙人,至少卖相上完爆花骨月。

  “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只是不知道是否是空有其表呢。”花骨月轻笑了一下,随后武器也是始解:“月影”。

  原来这一月影称呼的来源得意于其。身上的衣衫也是由于武器的始解无风自动起来。两人像是有着一股默契,脚下的青光一闪,便之听见一声武器交击的声音响起。始解后的月影竟然隐隐有超过九夷之威势,估计是因为莫问天对九夷的炼化程度还不够吧。

  由于两人速度太快,很多时候只能看到一串长影,便再次不见,随后便是一道武器交击声音,或者是两种武技碰撞在一起产生的元素爆炸。

  众人惊讶于花骨月实力又是见长的情况下也是惊讶于莫问天的成长速度和天赋。花骨月在半个月前可是就踏入了武师的境界,而莫问天竟然与之打得一个不相上下,要知道越往后一重一天地,而武士到武师之间甚至还有这一道鸿沟,那就是气海的养成和金丹的凝成,只有凝成了金丹,才算是正式迈入武师之列,而花骨月显然已经凝成金丹,莫问天前两天还是武士八重,要说现在已经武师一重,那实在有点耸人听闻了。

  “想不到你已经有了武师一重的实力了,只是貌似还没凝结金丹吧,一个准武师和一个真正的武师谁会更厉害呢,哈哈。”花骨月道。

  “天赋这东西,天生的,谁更厉害,手下便见真章,嘿嘿。”莫问天回道:“吃我一记,出云”。一道剑刃冲击波趁着花骨月施法空挡,当头打下。

  两人的交谈声音不大,却也清晰的传入众人耳中,通过当局者的口中说出,众人无不惊骇不已,想不要短短几天莫问天便从武士七重迈入到了武师之境,虽然还没有凝结金丹,那这天赋也与妖怪无异呀,一众长老皆是各有心思,却不知道此人早已被云一天守株待兔成了门下弟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