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莫问天的伤势并没有众人想象的如此严重,不过莫问天并没有放弃裁判给到的这一天多的机会,因为他有着自己的想法。

  当莫问天送走了虚弱不堪的闻一刀,服用了一颗疗伤药简单的修炼了一下之后,再次前往了武炼阁,期间有四长老寻来,却是再次扑了个空,他问张林等人,众人也是摇头不知。却不知莫问天此时已经在武炼阁二层修炼着准备冲击肉身破厄境。

  此时一直节兽扑来,口中咆哮着隐隐有雷鸣之声。二十四节兽,与其收拾魂兽,倒不如说是自然的好,他们没有太强大的实体,但是元素能力却是使的神乎其神,对于以武修为主的清水学院,这第二层绝对是一个坎,如果你光有一身的蛮力和武技,却对元素没折,那多半只能被压着打,之前莫问天几乎就是被压着打的,这次再来之前,莫问天也是做了些功课。

  }_看!\正版章◇s节p^上Z酷匠网

  对于节兽,其实就是就是盛武大路对于一年四季二十四种变化所做的一种兽态拟化,不过莫问天还是不得不佩服此阵法大师的阵法早已,竟然可以将自然节气拟化为节兽来供学院子弟们修炼。

  关于二十四节气,明建有着这么一段民谣“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立春花开,雨水来淋,惊蛰春雷,蛙叫.春分,清明[犁田],谷雨春茶,立夏耕田,小满灌水,芒种看果,夏至看禾,小暑谷熟,大暑忙收,立秋之前,种完[番豆],处暑[莳田],白露[匀田],秋分看禾,寒露前结,霜降一冷,立冬[打禾],小大雪闲,等过冬年,小寒一年,大寒团圆”。一段不长的儿歌,昭示着盛武大陆民间劳动人民的智慧与勤劳,此时却是化为了二十四只节兽,成为了莫问天的劲敌。哪怕是做足了功课,莫问天仍然感觉自己像是在与大自然相斗,虽然这只是拟化出来的,远不及实际的大自然。

  立春花开,雨水来临,惊蛰春雷。此时一只类似四脚蜥蜴的节兽攻上前来,莫问天与其较量过,从节气里知道他便是六只春之节兽之一,只见花香扑来,桃花花瓣凌空飞舞,看是柔弱无力,实则锋锐异常,好几次莫问天都是被这花瓣刮破了皮肤,花瓣过后又是大雨磅礴,将莫问天冲了一个趔趄,身上早已湿透,随后一道惊雷,又将莫问天劈的外焦里嫩的,仿佛都能闻到肉香,这还是莫问天修炼了都天神诀,各种功法加成的情况,要是普通修士这一下估计就被劈出去了。

  莫问天在这里面和这些节兽抗衡着,只能抵挡,根本就没有灭杀的想法,最后莫问天干脆打坐起来,施展起归元造化诀,任凭锋锐的桃花花瓣,滚滚的洪流,强悍的雷霆,冰冷的霜雪打在自己身上,自岿然不动,归元造化诀对于这些元素之力貌似吸收起来更为快速,似乎找到了修炼的法门,任凭外界风吹雨淋日晒寒霜,一股股的细流汇聚向丹田。

  此时武炼阁门口,一个老人来到,众人恭敬行礼道:“院长”。

  “他进去多久了。”来人正是清水学院的院长,也是闻一刀的师傅,名叫云一天,就算在整个中域也是颇有名气的。

  “回禀院长大人,此子已经进去有近六个时辰了。”一守卫道。

  “一般人进入第二层顶多带上三个小时就出来了,他尽然可以呆这么长时间还不出来,此子看来不仅有着卓绝的天赋,亦有着非常人能及的坚韧性格啊。”院长云一天道。

  两守卫对视一眼,心中震撼,想不到此人竟然能得到院长大人如此之高的评价。

  而在武炼阁二层,莫问天整整在里面呆了六个多时辰,一心沉浸在归元造化诀对周围节气兽释放的元素冲击对自身的砥砺和气海的修炼之中。

  万事万物皆有其存在的理由,修道之人不过是拿来或者模拟出来,譬如这二十四节气兽,与其说是兽,倒不如就当作是四季的体现,莫问天也由此对天地道则的领悟更精进了一步,这对于后续的修炼也是非常有好处的。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莫问天仍未出来,而院长也是一直站在武炼阁门口,双手倍于身后,脸上带着微笑。显然很是看好莫问天,希望见之一见。却并未让人打扰他修炼。

  此时,处在修炼状态的莫问天,竟感觉气海已经趋于饱满,已经隐隐有突破之势,虽然都天神诀修炼功法和自己前世修炼的有所不同,但是对于这种低境界的突破,莫问天还是没什么压力的,让全身放松了一下,体内仿佛突然停滞了一下,然后只见莫问天快速的掐诀,大喝一声:“归元造化诀,给我吸。”

  只见短暂的几秒,各种洪流雷霆竟然被莫问天如同长鲸吸水般吸纳入体内,直接化为魂力注入气海,同时按照都天神诀上所说,依靠于气海中翻腾的十二地支围绕气海旋转,是对外来狂暴魂力的稀释也是转化,让真正进入气海的魂力是更为精粹而没有后顾之忧的。只听见“砰”的一声闷响,莫问天身上泛起一道黄光,至此,莫问天算是正是踏入武师的门槛。

  莫问天之所以能如长鲸吸水般一下吸收如此多的自然元素之力,主要还是对归元造化诀的感悟上,他发现随着对这门功法的适应和熟练,尤其是六七个小时的冲击,感觉归元造化诀相当适合吸收元素之力,甚至感觉到,当自己的实力达到一定程度,且归元造化诀大成的时候,自己是否可以将任何元素之力都吸纳为魂力补充自身,光是这样想想就感觉有点小激动呢。

  通过这么久的修炼,身体的坚韧程度或者是奇经八脉的宽度都是大大拓宽,虽然身上到处是血迹,几乎成了一个血人,但是莫问天却是感觉神清气爽,每层阵法每次可以让人在里面呆二十四小时,只要你能呆的下来,当然绝大多数都是受不了强大的攻击或者感觉长久的修炼太过枯燥,受不了而离开武炼幻境。

  此时踏入了武士一重,根据都天神诀上所说,自己下一步就要凝结金丹和修炼傀儡之术了,傀儡术一般都是傀儡师修炼的,而盛武大陆也是有着不少这类职业者,甚至有邪恶的傀儡师以活人为原材料炼制傀儡术的,这种是被世人所不容的,活人炼制的傀儡虽然可以短期内拥有远超同阶的实力,不过却受到天道限制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要想更往上,只能找更高级的原材料。显然这种天道限制说明这种行为就算连上苍也是不能容忍的。

  莫问天虽然一生潇洒不羁,但也是正道人物自然对这种行为唾弃的,强者之路要走,但是也需要符合天道,顺应天道之人才能被天道所眷顾。

  当莫问天迈入武师一重后,既然还是能从这些节兽身上感受到压力,看来这武炼阁二层确实是个好地方呢,有机会得经常过来泡泡,反正就几个金币,大比晋级前五,莫问天的口袋里面可是一下就多了一万金币,当然他也提前给自己押注了明天的战斗,现在的他有信息可以干翻花骨月,而天宝阁对于冠军可以任意选两件自己喜欢的宝物,就算自己败了,现在至少也是亚军的身份,那也是可以选两件,自己身上的宝物已经够多了,当然如果没有自己需要的,自己有紫极魔瞳,随便挑两件极品,拿出去卖,肯定也不止几万金币,随便卖个几百几千万啥的,想想都美滋滋的,莫问天不禁有点财迷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