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下来,莫问天总感觉有东西在自己脑子里嗡嗡嗡的响个不停,像有人在诵经,又像是其他的什么,抓不住头绪,每到夜晚就痛的他头痛欲裂,子夜黎明鬼哭狼嚎般,身边的邻居都受不了已经搬离,所以整个1栋就只剩下他一人。

  这样的情况大概持续了两三个月,终于有一天,头又开始疼了,而且这次特别厉害,脑袋里的嗡嗡声也特别强烈,终于,莫问天被痛昏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侧躺在地上的莫问天突然睁开眼睛,坐起,涣散的瞳孔恢复正常,一片清明,只见他自言自语道:“想不到我竟然还活着,不对,是转世重生了”。

  因为他发现这具身体并不是自己原先的,看起来弱不经风,且没有半分魂力波动,好歹自己曾经也是叱咤一方的大人物。

  莫问天闭上眼,此时属于这副身体原主人的记忆涌入脑海,有用处的并不多,原来这身体的原主人也叫莫问天,本是青云城副城主的小儿子,原本一直都是被长辈们捧在手心的小宝贝,只是不知道为什么,10岁那年突然像发了疯一样,乱砸东西,然后原本有望成为武者的莫问天却突然再也凝聚不了魂力,身体和普通武者相比也大大不如,渐渐被家族遗忘,沦为凡人,被家族流放在这所叫做清水学院的贵族学校,整天浑浑噩噩,无所事事,除了喝酒就是泡妞。

  莫问天从原主人的记忆中知道,虽然这人一无是处,却还是有几个死党,一个叫张林,一个叫赵虎,还有一个叫紫嫣,张林和赵虎的父亲和莫问天的父亲曾经都是一起征战沙场的战友,有着过命的交情,紫嫣是皇室公主,虽然有很多皇亲贵族追求她,她却不理睬,却对莫问天和张林赵虎有好感。

  苏醒来的莫问天从原主人的记忆中了解到,目前是盛武大陆盛武历1920年,距离自己陨落正好20年,不知道曾经的伙伴们都如何了,曾今的青年才俊现在应该已经而立不惑了吧。

  既然上天让自己转世重生了,那就要好好珍惜以后的日子,莫问天看看现在的身躯,一阵无言,灵魂内视,灵脉紊乱不堪,要是自己没有重生到这具身体上,这样的体制,这具身体都不太可能活的了几十年。

  正想来,此时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还没等他开门,“砰”,宿舍门被人狠狠一脚踹开了,门板飞来,莫问天巧妙地一个闪身就躲了过去,眉头微皱。

  “姓莫的,谁让你勾搭我们老大王霸天的菜的,是不是活腻歪了。”门口站着三个痞子青年,其中一个脸上有道长长的刀疤,只见他抖动着左腿说到。

  莫问天知道,这是前几天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在路上看到一个漂亮妹子,便想上前勾搭一下,没想让王霸天的小弟看个正着,王霸天是清水学院的的四霸之一,排行老三,喜欢的正是前几天莫问天勾搭的那个妹子,这群狗仔还没告诉王天霸,想着先教训一顿莫问天到时候在老大面前脸上也有光。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不一会,宿舍走廊已经站满了二十来人,都是看热闹的。

  莫问天看着刀疤脸,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并未言语。

  )酷匠rH网}正版b%首J发

  “小子,我跟你说话了,你这废物,废到连话都不会说了?”刀疤脸继续嚣张到。

  “刀哥,别跟这小子废话了,咱们先教训他一顿再说...”说完便轮着一条椅子腿朝前砸来。

  “我是不是废物,还轮不到你们说教,凭你们,还不够格给我擦鞋的。”只见莫问天上前一步,未见如何动作变抓住了拿着椅子腿砸来的那人手腕,用手一捏,椅子腿掉在地上,然后只见‘啪啪啪’的声音想起,众人还没回过神来,当先冲上来的那人已经一脸猪哥相了。

  “好你个莫问天,刀哥,兄弟们,一起上。”其实加上他自己,那个叫刀哥的男子及另外一人,一共也就三人,其他都是看热闹的,看到被打的那人一脸猪哥样,脸肿的比包子还大,其中几个小女生忍不住都噗呲笑了几声。

  “兄弟们,上!”

  三人各拿着一根椅子腿,当头砸来。仍然是一步,左手前探,顺着椅子腿砸落得轨迹,一招控鹤擒龙,原本砸向莫问天的三根椅子腿,各自砸向了另外两人,“喀喀喀”,三声骨折的声音响起,椅子腿落地,三人不敢至信的看着莫问天,感觉像是见了鬼一样,慌的跑了,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他们心里面再想什么。

  三个青年痞子模样的学生刚跑不久,张林赵虎和紫嫣就来了,看着满地狼藉的宿舍,紫嫣上前说道:“问天,你没事吧”。说完三人奇怪的看了莫问天几眼,纳闷他竟然一点伤都没受,那三个人可以学院有名的痞子,可是王天霸身前的红人,特别是刀疤脸,据说就是为王天霸挡刀留下的,因此也深得王天霸信赖。

  “兄弟,平时看你孱弱的跟个面条似的,想不到尽然还有些本事哦。”张林戏谑道。

  不过三人转而正色道:“你泡了他的马子,又打了他的小弟,只怕王天霸不会放过你,他半年前可就是武徒八重的境界,现在估计已经触摸到武士的门槛了,据我们所知,你可是一重武徒魂力都没有的。”

  看着三个好友如此的关心自己,不管是关心原先的莫问天还是现在的莫问天,他还是很欣慰的,拍了拍几人的肩膀,道:“路上妹子那么多,哥爱泡哪个泡那个,若有不知趣的,我也不是好惹的。”突然几人感觉有点凉飕飕的,分明是一股凛冽之气。

  “嗯,问天,我们是来叫你去教室了,你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去教室了,要是在旷课,这学期我们又得陪你留级了。今天是黄老师的课,黄老师可是很严肃的,你可要好好听,也好好补下你这两个多月落下的功课。”赵虎道。

  “嗯,你们去吧,我马上就来。”莫问天道。

  此时宿舍走廊人群见没热闹看了,也都散去了,三人也寒暄几句就先去了,只留下莫问天一人在宿舍,收拾着打得乱七八糟的宿舍。

  ......莫问天的宿舍楼在教学区以南比较偏僻的一号楼,整栋大楼10层,几百房间,却只有不到30人,这也和他这几个月每天晚上鬼哭狼嚎有关,大多数都搬离了。宿舍上下左右房间几乎成了这栋宿舍的真空地带。

  现在正值早上6点,课是早上10点开始,上午也就一节课,在莫问天的记忆中,那个姓黄的女老师,貌似也是个不错的妹子,二十来岁,长着一张倾国倾城的容貌,是清水学院三年级新人班班主任。还有接近4个小时才上课,莫问天并没有像说好的立刻去教室,而是关起了房门,闭上双眼盘膝打坐起来。

  前世的记忆在昨晚昏死过去醒转过来之后就完全复苏了,只见盘膝而坐的莫问天突然睁开双眼,窗外红日突然一道微不可见的紫气浸入他的双瞳,微不可见的魂力波动散开,随即,只见他做出一个古怪的动作,几乎肢体不可完成的动作,状若长弓,形如圆环,这个状态仅仅持续了五秒,“啊...”一道惨叫再次在宿舍楼间回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当风起说:

新书求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