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啊!好舒服啊!”

  一到休息的地方,爱华就迫不及待的倒在大床上,又是捶腿又是揉肩膀的。这一路奔来跑去的可算把她给累坏了,就算是个女汉子也总有扛不住的时候。还没在床上躺暖和呢,生性率直的爱华有些自言自语的说话了。

  “还真没想到这个死胖子竟然对我们还能这么客气?我还以为他早就忘了自己是谁的手下了呢!老爸在北边要打仗这个死胖子也不知道派兵去支援一下!”

  爱华的语气当中无不带着一些不满与怨恨,坐在一边的耐根听后赶紧有些略带责备的说:“小妹!说什么呢!说话的时候要多过过脑子,乱说话会害死人的!”

  爱华:“可是……”

  “闭嘴!”还没等爱华反驳,耐根直接打断了她,“图鲁姆根本就不知道北境告急,再者说了我们这次来也属于意外事件,原本我是打算悄悄跑到叔叔那边寻求支援的,可是谁曾想中间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临时决定到图鲁姆伯爵这来已经是有些唐突了,要不是为了整顿整顿人马好重新出发,我才不愿意冒这个险呢!”

  爱华虽然不怎么喜欢思考,但是听到老哥说到这里她也有些猜出来了,略有些吃惊的直直望着耐根说:“咦!?难道你还想要求搬救兵吗?不怕再被抓啊?”

  ,酷K匠《。网、唯a3一m.正3‘版r&,“&其他d都是%盗$版…y

  耐根摆了摆手说:“放心吧!不会的,这次我们没必要偷偷摸摸的了,既然都已经这么明目张胆了,那么干脆休息几天然后再去招募一些雇佣兵,权当做是一次巡游跑去叔叔那边去好了。现在最该担心的是怎么才能做到不被起疑心,有些人可是等着看我们家族出丑呢,一旦北边有失,父亲的麻烦可就大了!”

  “有道理,说的也对。”爱华听到这里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不再说话了。

  撒拉耶冷帝国内部主要分为三大势力,一方以国王为代表“国王派”,一方是以耐根家族为代表“功臣派”,还有一方则是以国王的胞弟为首的“皇亲派”。国王这一派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功臣派那边和皇亲派却矛盾重重,两派无论是在政见还是军事战略上都有着极大的分歧。并且两派下属的领主间也是经常为了点封地间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争个不可开交,甚至隐隐有些剑拔弩张的架势。而作为国王一派除却在中间不停的调解和打马虎眼外,也没有太多的办法,毕竟虽然名义上国王是国家最高的统治者,但是因为分封制度本身缺陷,这些手下的领主都是手握重兵,权力实在太大,国王也算是受制于人。

  正所谓“内忧外患”,有时候一个政权真正可怕的不是外部的敌人,而是来自内部看不见的暗流涌动。

  比起耐根他们舒适的大房间大床不同,夏羽则跟着这些下属们到了类似集体宿舍的地方休息。一起吃饭,一起睡觉甚至还在一起洗澡,作为一个性格不喜欢热闹而且不太合群的宅男来说,哪里受得了和这群有些粗野的汉子待在一起啊?

  “呃……这……这尼玛是个……”

  呆滞着表情一手拿着毛巾一手护住某个部位的夏羽正呆呆的站在水池边上一动不动,原本以为等到洗澡的时候可以稍微安静一下,但是没想到这里却这么多人!只见一群光着屁股的大老爷们十米见宽的热水池中,你一言我一句热闹非凡,甚至有些还在嬉笑打闹,完全没有一点遮掩的意思。虽然都是大男人,但是,但是这么奔放的真的没问题吗!?这让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洗澡的夏羽情何以堪啊!

  夏羽:我……我勒个去!?要不要这样啊?我说老天爷你是在耍我吧?莫名其妙把我带到这个地方你也就算哒,现在好不容易能够洗个澡舒服舒服你也让我清闲一点好不好啊?这么一大群人光着腚挤在一起是个什么鬼啊!?而且就算是集体澡堂你也一人配条毛巾好不好啊!?这露着个(duang!我是马赛克)到处乱跑又是几个意思啊!?这是逼良为基的节奏么?对了,还有,还有那边那位像是印度阿三的哥们,既然知道用毛巾,好歹用来遮挡下那啥,当头巾顶在脑瓜顶上是几个意思啊!?

  不远处的阿三哥一边护着头顶的毛巾一边挡开别人嬉闹着要抢走毛巾的手:“不要闹,不要闹,头发刚洗干净擦干,不能湿,不能湿!”

  终于硬撑一个多小时之后,宫殿的宴会终于开始了,这伙人这才不紧不慢的拿起衣服走出了澡堂,而这个时候夏羽也终于能够长舒一口气放下挡在裤裆的手掌了。刚准备走进水池花个几分钟泡个澡的时候,他的目光突然凝固在这怪异的水色上面。

  夏羽:“我草!?什么鬼!?这水都浑了?哥们耶!你们到底几天没洗澡啦!?我……我……我……”

  一分钟后,“我勒个羊驼!不洗了!”

  因为并非什么正式的宴席,只是为了替王子殿下稍微接风洗尘而已,这次的宴会并没有邀请太多的客人,只有耐根那一伙人还有图鲁姆伯爵和他的几位臣下参加罢了。宴会上并非像夏羽想象中那么严格,大家就是端着个盘子面对着眼前这一大桌好吃好喝的,想吃什么拿什么,想喝什么端什么。

  夏羽一边啃着鸡腿一边自言自语着:“这就是宴会吗?跟自助餐厅也没什么两样吗?呃!?卧槽!那个人别拿我鸡腿……”

  整个宴席上面氛围都挺自由的,大家有吃有喝嘻嘻闹闹的,夏羽也借此稍微了解了一下这里的情况。毕竟自己是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的,现在“我在哪里?”“现在什么时候?”这是夏羽最想知道的问题。

  夏羽对这里了解的越多,对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的事情也就越来越疑惑。他现在身处一片叫做凯法罗大陆的地方,而这里是撒拉耶冷帝国边陲的一个小城,按时间算的话好像已经是凯法罗纪2015年了。我的个天啊!这不应该早就已经二十一世纪了么?怎么这里的人看上去还是跟古代没什么区别啊?这长剑盾牌,这金属盔甲,这复古式的宫殿,还有那“伯爵”的称号,这俨然就像极了中世纪欧洲啊!?

  此时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拿着鸡腿啃着的夏羽,正站在阳台外看着头顶的残月出神……

  “吧唧,吧唧……(咀嚼的声音)凯法罗大陆是吗?奇怪的地方,奇怪的时间,还有奇怪的人?吧唧,吧唧……我这到底是咋了?穿越了还是什么?简直太狗血了!心塞啊……唉……”

  想到这里夏羽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毕竟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不知所措的。可是过了这种忧愁仅仅持续了几分钟之后,夏羽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猛地抬起头来……

  “哎呀!?卧槽!差点忘记了!这个……这个……这个鸡腿简直太好吃了!再拿几个去……”

  这里是凯法罗大陆,这里是完全相同的时间内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也许夏羽没办法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但是有一点却毋庸置疑,他这个完全陌生的人已经开始走进凯法罗的历史当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