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

  耐根大声命令道,发起过一次冲锋后的骑兵们慢慢勒进缰绳把速度稍微降了下来,然后开始掉头打算进行第二次冲锋。沉重的盔甲虽然带来冲击力上的优势,但是机动性却大大折扣。

  这时候原本被冲散的几十号匪徒们也反应了过来,纷纷拿出武器准备迎战。不过轻骑兵对抗重骑兵,虽然顶多算是半重型,但是他们也是够呛。不过这群老练的强盗们却并不怎么胆怯,他们自有战术。

  当耐根他们转过头来准备发起第二次冲锋彻底冲垮敌人的时候,那些熟练的轻装骑手们早已经反应了过来。四散跑开引着这些重骑兵开始打转,硬碰硬的冲锋他们不是对手,但是如果比起速度和机动性来,耐根他们可是弱了不少。

  前面的轻骑吸引着后面的重骑追赶自己,但是却保持着匀速不至于甩掉他们太远。这段距离刚好使得追的人既赶不上也打不到,搭弓上弦回头放箭!

  这种回头箭法的战术被称为“安息人箭法”,真实历史上蒙古铁骑就是用这种箭术不知道磨死了多少欧洲骑士。就算有再厚重的装甲覆盖,也总会有防御薄弱的地方,这种战法不在于速胜敌人,一旦打起持久战了,重骑兵的战斗力难以维持太久,会陷入一种追又不追不上,跑又跑不掉的尬尴境况。

  “可恶!胆小鬼不要跑!”

  爱华一边拉扯着缰绳,一边举刀恨恨的看着就在眼前却追不上的敌人吼着。虽然马上功夫娴熟,武艺也不错,但是时不时飞过来的冷箭也让她疲于招架。还好这群匪徒真正带着弓箭的并不多,其他的十几骑只不过是带着他们绕圈,分散注意力而已。

  很快耐根他做出了及时的反应,光这么盲目的瞎追可不是个办法,必须想要法让他们慢下来。见匪徒们时不时回头射击,并不能有效的操作马匹,于是耐根吼叫着朝正冲自己身边跑过来的爱华和泰尔使了个眼神,他们瞬间心领神会,三人时常一起训练,所以彼此间默契十足。

  爱华掉头往左,泰尔也往右勒住缰绳,一下子原本分散追赶不同目标的他们瞬间堵住了前方两匹轻骑的左右道路。前面的匪徒先是一惊,但是依旧不停左右射击,想要把爱华和泰尔从马背上面打下来。但是他们可不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单手拉住缰绳,一只脚退出马蹬,躲在马的一侧蜷缩起来。让马身另一边厚重的马铠抵挡住射来的弓箭,尖锐的箭头撞击在铠甲上面,或是跌落在地或是插在了铁片的缝隙当中,但是却无一能够伤害人马一丝一毫。

  不一会儿因为没有有效的操控马匹,匪徒的马一头冲上了面前的沙丘,马蹄陷落进松软的沙粒当中,速度骤降。这一缓和可不要紧,强大的惯性差点把他们从马背上给甩下来,耐根他们见状纷纷举起手里武器,勒转缰绳,手起刀落……

  借由着速度带来的冲击力,有些弧度弯刀轻易的切开了敌人皮质的盔甲,瞬间地面多出了两具喷血的尸体。而同样的没过马蹄的沙子给这些体力极佳的马匹带来的阻碍力远没有那么大,只是缓速的转过一个弯后就能够继续发起冲锋了。

  “把他们往沙丘赶!围住他们!”

  一声令下,其他正苦苦追赶的骑兵们也纷纷三三两两配合起来。尤其专盯拿着弓箭的敌人追赶,一时又有近十骑的敌人被砍翻在地。不过耐根这二十几个人当中也有五六人倒下了,毕竟纵然马匹的防御再厚,马背上的骑士们可是没有盔甲可以保护的。

  这么来回没几个回合,这二十余人竟然将剩下的两倍于自己的敌人给压制住了,一方面是突袭产生了奇效,一方这里的地形三面环着有些坡度的沙丘,而前面又是树林,不太利于轻骑兵的来回穿插迂回。

  另一边走进树林里的强盗正慢慢的穿过树林,头顶上高大的树木遮蔽着烈日,这是一种只适合在炎热气候和湿润的地方才能健康成长的树木。树干为中空的,保存着大量清甜干净的水分,这种树木是过往的商贩和匪帮们种下的,原本只有低矮灌木的湖水边上慢慢经过漫长的年月才变成了现在的绿洲。

  头顶上五个嘴里叼着匕首的战士正从粗壮的树干上移动于大树之间,帝国不仅仅有广阔的平原,同时也不乏山林地区,这里的人个个都是爬树能手。拨开灌木杂草的声音掩盖了头顶细碎的树叶声,等到有落叶从眼前掉下反应过来的时候,冰冷的刀刃早已从天而降。

  直接从数米高的树干上面跃下,接着下坠的力道一刀刺穿了盔甲扎进了血肉当中。听见第一个人的惨叫声后,剩下的人开始反应过来,有两个人躲过了头顶的攻击,一时间互相战做一团。比起树林外激烈的对抗,树林里面也展开了血腥的肉搏战。在到处都是灌木杂草的地方,匕首反而比匪徒们手里的短刀和狼牙棒更管用。

  这个时候正在洗刷刷的夏羽也被这吵闹的声音给吸引了,随手拉过岸边的长裙套在身上谨慎的四周观望起来。

  夏羽:“卧槽!什么声音!?难道,难道有人偷窥!?”

  就在他循着声音惊疑不定的时候,就在不远处几十米外,有一队人马带着另一队人马往沙丘上方跑去。夏羽疑惑的抓了抓脑勺,然后径自跟着声音小心翼翼的往树林里面探进去。说实话一般碰到这种感觉危险的事情,应该逃得越远越好,但是也不知道夏羽是少根筋还是脑子进水了。竟然打算去探个究竟,果然死宅害死人,不仅仅是人际交往能力上,就连基本常识上都有些缺失了。

  “刷拉,唰啦……”在小心的掰开眼前的一捧杂草之后,只见迎面倒下一个不明物体……

  “砰”的一声闷响,那个倒下的物体落在了夏羽的身边。淡淡的从鼻尖闻到了一股血腥的气味,趴在地上的夏羽愣了愣,然后缓缓的,缓缓的扭过头去……

  “呃,呃……啊哦!”吞吐沫的声音,回过头,再转回去,回过头再转回去……

  来回两三次之后,然后死憋着一脸简直要泪奔的扭曲狰狞的表情,一撅屁股,一低头,倒退着向后狂爬起来……

  夏羽:我勒个羊驼!我勒个羊驼!我去你马勒戈壁的!死人了!死人了!那个人死人了!我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救了个命!救了个命啊!苍天啊!大地啊!老娘啊!救救救,救了个命啊!!!呼,呼,呼,还是这里安全一些,旁边有两根大柱子,还能有块布帘挡着。

  就在夏羽看到了那吓人的一幕连连后退了十几米后,被树林杂草挡住的那一边的声音慢慢远去了,他刚准备长舒一口气的时候,才突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

  “咦!?啊咦!?啊咦咦!?这块布好像,好像怎么怪怪滴……”

  V酷e匠.m网C首◎发

  说话着他用手拿起挡在脸钱的那块破布仔细观察了一下,然后还用鼻子闻了闻,啊!?噗……还有一股尿骚味,我草!谁这么不爱干净啊?上厕所不洗手……等等,等等!这破布好像……好像是什么衣服上的吧?想到这里他一个抬头……

  “呃……”

  简直是倒抽一口凉气,只见一个半裸着身子穿着一条极不协调的围裙的男子正躲在一个手持狼牙棒面目凶恶的大汉的胯下。就这样下面抬头,上面低头,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好一副和谐的画面!

  “呵……呵呵,你……你,你好啊?呵呵……呵呜呜,你没事吧?我,我也没事,那我先走了……”说着慢慢的往后爬去……

  十秒钟之后,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啊………………救了个命啊!!!”

  只见一个提着个围裙的半裸男如同脱肛的野驴般狂奔在沙地之上,后面跟着跳出树林的男人见状先是一愣,我的天哪!?跑这么快啊!?然后马上迎头追赶上去,而他们跑去的方向正是另一边耐根他们混战的地方……

  其实仔细看看夏羽穿着裙子的样子还是挺好看的么!呕呜……呕呜……擦嘴,放心我没吐,真没吐,干呕几声而已,男人吐吧吐吧不是罪,多吐几次也就习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