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兵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最重的一种骑兵,这种骑兵在当时拥有最好的装备和最高超的作战技巧,同时身价也是最高的。这就是10世纪时的拜占庭骑兵,也就是所谓东罗马帝国的骑兵。拜占庭重骑兵主要分为两种一种叫做Clibanarii,重骑兵,另一种叫做Klibanophonroi,超重装骑兵。

  拜占庭的重骑兵们通常身穿多层铠甲,最里面为锁甲,中间位鳞甲,最外层还穿着用破铁片串成的板块装甲,做好在套上一件短袖的棉质或者皮质的长袍。手臂和小腿上也穿戴着铁质胫甲用于保护,即使连马匹都会用铁马凯层层包裹。如此坚实厚重的装备,简直是武装到了牙齿。拜占庭的超重骑兵从建立之初就一直战功累累,鲜有败绩。1071年拜占庭重骑兵于曼兹科特大白于土耳其塞尔柱王朝的轻骑兵之下,从此超重装骑兵退出历史舞台。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因为之后经济的原因,超重装骑兵难以维持其高额的军费,所以才没有再次出现。

  拜占庭重骑兵作为有史以来负荷最大的骑兵,也常被戏称为“铁罐头”骑士。中世纪之后很多重装骑兵都或多或少受到了拜占庭超重骑兵的影响,欧洲有句俗话常被有些戏谑的用来形容重骑兵“一个全副武装的法兰克骑兵可以撞坏一堵城墙”。当然了这句话的真实性我们不得而知,但是面对将近半吨重量的重骑兵的迎面冲锋恐怕没有人不会觉得胆战心惊吧?

  这里还有几个关于重装骑兵负面的趣闻:西方历史上某位查理国王曾经率领重骑兵们去讨要农民税收,结果因为跌落于泥泞的田地里,而被一群农夫们拿着小刀一个个给捅进盔甲缝隙割了喉咙。有名的红胡子国王巴巴罗萨也是因为喝了点小酒,跌落于雨天的泥地里,结果淹死在齐腰深的水塘中。究其原因几十公斤重的盔甲是在太沉,一旦不幸倒地,想站起来也就难了!

  “呼……啊,呼……啊,贝爷救我……”

  (旁白君:贝爷指著名荒野求生节目主持人贝尔格里斯,被喻为“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逃出来已经有十几个小时了,现在正值午后正是荒漠当中一天最热的时候,毒辣的太阳正在头顶不停发射出炙热的光芒。

  夏羽跑出城之后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才对,总之只要保持移动应该也就没问题了吧?从出城之后他就一直由着驴子的性子往前走着,也不急着催促它往哪个方向跑,按照他的想法就是仔细查看下地形然后再说。

  但事实上在他看来旁边走来这一路根本就没啥不同的,除了乱石,沙子和灌木就是灌木,沙子和乱石,完全就是一样的光景好不好?又荒凉又毫无人烟的,其实很大程度上他都是在听天由命的节奏,可是谁都不知道的是他所走的方向在几个小时之前刚好有一队人马路过。

  连续走了八九个小时的夏羽此时早已筋疲力尽,饥渴难耐,还不停的打着喷嚏,挂着两道亮晶晶的鼻涕。都说沙漠地带昼夜温差大,没想到荒漠也差不多,而且明明白天还挺暖和的,可是一到晚上那冷的叫一个犀利!差点没把他给冻成冰雕,还好这一路上一直被毛驴弄的颠簸颠簸的睡不着,否则他搞不齐就一睡不起了都。

  对了,其实他为啥跑了八九个小时都不去休息一下,搞得自己这副样子?一来呢,确实是害怕再被抓回去当苦力;二来呢,他也想早点回家;最后呢,最后呢,好吧!他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停下来,这毛驴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药一路带着他就是狂奔不止。

  噗通一声,终于毛驴因为体力不支带着驼在悲伤的夏羽一齐倒在了地上,被晃得都有些灵魂出窍的夏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使劲了摇了摇脑袋努力想要让自己保持清醒。只见在大太阳地下一只半死不活的毛驴和一个累的半死的男人头对头,脚对脚并排躺着。最后那个男人缓缓的把头歪向右边,此刻两双满含热泪的眼眶对视着……

  夏羽用快哭了的声音:“我勒个羊驼!你个臭毛驴!带我跑了一宿,差点没把我给抖残疾了!哎呦!呜呜呜,我的某个部位好疼啊!”

  毛驴不甘示弱:“啊呜儿!?啊呜儿?啊呜——啊呜儿!啊呜儿……”

  !酷%.匠Z网5唯a)一,n正*Z版,其他都◎R是盗版

  (大家好就由我旁白君来翻译下,毛驴君这句话的意思是:你说啥!?俺带你跑的!明明就是你扯着俺的耳朵一晚上好不好啊!疼死俺了……)

  给个特写,毛驴那原本笔直竖立着的雄赳赳的耳朵,此刻上面早已红肿不堪,仔细一看还能隐隐看见几条红色的血道道。好吧,夏羽这货直接抓着毛驴的耳朵跑了一路,也难怪这驴子不听话停不下来了。其实这也不能怪他,毕竟他也是第一次骑马……呸!骑驴,别说是缰绳马鞍了,就连驴鞍他也没看见,就看到那一对毛绒绒的大耳朵竖在他面前。结果……结果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就在这一人一驴弥留之际,所幸天无绝人之路,夏羽凭借着强大的生存本能(其实是被一股浓烈的尿意给憋醒了。),终于在越过一个十几米高的沙丘在不远处发现了一片绿洲。此刻瞬间积蓄在夏羽体内依旧小宇宙的能量爆发,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朝着那希望之地飞一般的,飞一般的爬了过去……

  “咕噜噜,咕噜噜,咕噜噜……呃——啊!好好喝啊!终于得救了!呼……”趴在水边贪婪的大口大口喝着湖水的夏羽长舒了一口气,然后随手扯过旁边低矮的灌木上不知名的果实就往嘴里塞。

  果然人的求生本意志是强大的,让夏羽能够成功获救。不过从另一角度来说,就这么乱吃野果真的好吗?没直接把他给毒死,也真是走了狗屎运了。对了,那头驴子呢……

  不远处的荒漠中秃鹫已经开始成群在天空上盘旋起来,地面上隐隐可以看见一个渺小的影子。

  毛驴奄奄一息的叫出最后一声生命的绝唱:“呜……儿!呜呜!啊……呜……儿……(翻译:俺……草!哭瞎!俺……死……定了……)

  就在这个一两公里大的绿洲另一头,还有一些人早就已经待在这里躲避酷暑了。而这伙人不是别人,正是策划正常混乱并且最终从庄园逃出来的那两个壮汉,此时他们二三十的人马正在另外一边扎营休息呢。

  在凯法罗大陆上存在着大大小小众多的国家和城邦,其中实力最为强大的有六个,就在这六个大国之间更是战争不断。而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其中一个大国的贵族和他的护卫,并且从姓名上来看似乎还与某个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撒拉耶.耐根是那个金发男子的名字,而另外一个黑皮肤的人叫做罗德.泰尔原本只是一个黑人奴隶的后代,但是由于身手不错以及一些特别机缘巧合成为了耐根的护卫并且忠心耿耿。

  耐根这时正半躺在树荫下休息,而泰尔则正在不远处整理马匹上面的装备,过了没一会儿一个穿着黑色衣服裹着厚厚头巾的人径直朝他走了过,然后拉下面罩毫不忌讳的坐在了他的身边。如果不是拉下面罩取下了头巾,很难看出这个看身形挺健壮的人竟然是个女子?而且虽然长得挺漂亮乍一看像个贵族小姐,但是从她的眼神里却完全看不出一丝大家闺秀特有的娇气反而更像个老练的战士。

  耐根似乎意识到身边多出了个人了,于是微微睁开一只眼睛看着那个人说:“爱华?你跑过来干嘛?还不赶紧休息一下,等下又要出发了。”他说话的语气有些平静又有些意外,似乎早就知道这个女人会过来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