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时代小贴士:“现实历史上骑兵可分为弓骑兵,重骑兵和轻骑兵,而弓骑兵可能是最早出现的骑兵种类,人类使用马匹作战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铁器时代,但是很长一段时间骑兵都没有被当做一种单独的兵种出现。那个时候大多运用的战车,而马匹也只不过是拖动战车的工具罢了。这个时候的单独的一人一马的配置大多作为侦查用的斥候或者运输物资的后勤兵而已,在战场上骑兵鲜于出现。

  中国历史上,大约在春秋战国时期,公元前307年,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代表着中国骑兵正式开始。而西方则以亚历山大大帝于公元前333年的伊苏战役中击败波斯大流士三世作为骑兵时代的开始。

  “救命!救命啊!救了个命啊……”

  只见不远处尘埃滚滚,一个身穿黑白格子相间脚踩着一双熊猫棉布拖鞋的男青年正面容扭曲狰狞,作死的往前飞奔着,在他身后几名穿着骑着高头大马穿着游牧民服装的大汉正疯狂追逐着他。这可不是什么奇怪的电影片场,同时也不是什么节日活动,其实说实话夏羽本身也不知道自己为啥会来到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他就是一个不怎么爱外出,喜欢一个人躲在寝室里研究各种各样冷兵器以及古代军事战术战法的死宅而已,现在多说无益,千言万语混成一句话——WTF!?什么鬼!?

  “哦咯咯咯……喝!”

  几个追赶的游牧民们逐渐追了上来,他们接连从背后拿出套锁喊叫着不断在头顶飞旋起来,虽然并没有全力策马,但是眼前这个跑的贼快的男人也确实让他们着了一惊。不过也因为是这样,也许能够在奴隶市场上卖个好价钱。

  正所谓狗急了能跳墙,人急了速度也不慢啊!

  “嗖,嗖,嗖”几声划破空气的声音,正狂奔中的夏羽突然觉得身上一紧,套锁准确无误的套在了他的腰间,然后马上的人一使劲,绳索猛地收缩,夏羽瞬间倒地,被狠狠的摔在马背后拖行起来。

  古代被马匹拖行而行是一种很痛苦的惩罚方式,高速运动中,坚硬而粗糙的地板会刮烂衣服,磨烂皮肉,就像躺在滚烫的铁板上面被炙烤一样。

  “噗……噗……啊噗!呛……咳咳,呛死我了!咳咳……”

  所幸的是一来夏羽穿着的睡衣比较厚实,而且这里是属于半荒漠性质土地,地表上细碎的覆盖着一二十公分的沙粒。不过虽然一时不会受伤,但是这迎面而来的尘土和颠簸的晃荡也是搞得夏羽是七晕八素的好不难受。

  “吁”的一声拖着夏羽的几个游牧民勒住缰绳停了下来,目光向背后的俘虏投来,想看看他有没有死掉,要知道死人对他们来说可没多大用处。

  按照黑话来说这个叫着“放气”,作为奴隶主最烦的就是手下的奴隶们不老实听话,身强力壮的容易造反,而体弱多病的又值不了几个钱,所以一般在找到那种优质壮劳力的时候,奴隶主都会想办法先好好整整他们,弄得他们筋疲力尽,但是不至于弄死。因为只有那种既能干又听话的奴隶才能卖到一个好价钱,看样子现在地上那个人应该是没多大问题了。

  一个梳着个几条大辫子满脸胡子的大汉走到夏羽身边,用脚尖踢了踢他,然后……

  “哇……”的一声,一股黏稠酸臭的呕吐物不断从地面那个家伙的嘴里喷出来,有些还溅在了大汉的鞋上,但是他只是抬脚踢进沙子里抹了几抹然后也就并没有在意了。这些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别说是呕吐了有些人甚至被弄得大小便失禁的都有。

  夏羽他也真是到了八辈子大血霉了!

  原本他只是半夜起床迷迷糊糊的去上个厕所而已,等他不小心蹭了一跤摔醒之后,就发现自己神奇的出现在了一个四下空空荡荡的沙漠里。然后又很神奇脑袋顶上大太阳出着,紧接着还没等他有些短路的神经还没转过来的时候,就又很神奇的莫名其妙跑出来一伙骑着马的家伙朝自己迎面而来,一开始他还下意识以为是做梦,直到嗖的一根利箭不偏不移正好划过他的裤裆……

  在感觉到胯下那一股淡淡的凉意之后,他终于回过神来了——“我勒个羊驼!!!救命啊!!!”

  最后就有了开头那一幕了,现在躺在地上的他只觉得天旋地转,头昏脑涨,就好像有几百个人同时对着他耳边使劲敲鼓一样,迷迷糊糊之中他看见自己身边有几个人影晃来晃去。原本就挺晕车的他,现在更是觉得简直要连肠子都给吐出来了,顺着不断沿着嘴角流下的“翔”状物质,弱弱的,弱弱的一声传了出来——“老……天……这……逗……逗……我玩呢!?呃……”然后就很果断的双眼一闭嘴巴一歪,双手一撒,双腿一蹬,果断的晕了过去……

  这动作简直干净利落,潇洒无比啊!啊咧!?怎么好像在夸他一样……瞬间囧囧的!

  “卧槽!?哎呀!别摸我啊!哎呀!?我勒个羊驼啊!再碰我一下试试,看老子不削你!呃……我勒个大擦!!!你摸哪里呢!?我灭了你……”

  此时夏羽在心里早已把正对着自己一脸不怀好意的笑着,这里摸摸那里捅捅的猥琐大汉咒骂了无数遍!在被他们抓住之后,等到他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只见自己被装在一辆挤满了衣衫褴褛的人群的马车当中带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当中。

  他所待在的地方充满了恶臭与肮脏,这车上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些气色还算不错,有些面色焦黄或者惨白,简直就像要死了一样。而且大多数人身上都清晰可见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有的像是被鞭笞出的,有的又像是被锋利的东西割开一样。也不知道这些人多久没被清洗过了,一股股酸臭粪味甚至类似肉类腐烂的气息不断往夏羽的鼻孔里面钻,几乎熏的他要窒息了!而且这些还不时关键,关键是,关键是——我勒个羊驼啊!我衣服被换掉了!?

  我勒个羊驼啊!!被换掉了也没什么!

  最:新=$章节上酷匠LS网;x

  我勒个羊驼啊!!!换掉了也就换掉了,为毛线……为毛线……还是个开裆裤啊!!!

  这个时候正好轮到这货奴隶贩子贩卖夏羽的时候,他被强行从那肮脏的马车里给拉了出来,然后双手被绑成了麻花不说,脚上还带着脚链。只见站在高台中央的那个满脸胡子拉渣,一脸猥琐的笑容,用那张就像是吃完了大蒜臭豆腐还不刷牙漱口的嘴巴对着台下围得满满当当人群大声吆喝起来。

  大汉:“来来来!看看啊,看看啊!看这手臂,这腿把子,这小脸,还有这体格!买回去绝对不亏!下得了田地,进得了工坊,既能打扫卫生,也能看家护院。要是你们都不需要的话,有些特殊爱好的话……”

  说话着,那粗壮黝黑的大手对着那背后破烂裤子露出来的某某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嘿嘿嘿,这手感做些其他事情也不错啊!哈哈哈哈……”就连一直雄实的说话语气也变的猥琐起来。

  “卧槽!!!”

  这一拍可不要紧,差点没吓得夏羽直接从台子上蹦起来跌在下面去,还好被那个大汉及时拉住后衣领。但是还是惊得他尖叫出声,七窍出了六窍,三魂丢了六魄,猛地扭过头去。震惊着一张脸死死的盯着旁边的家伙。

  夏羽:我草草草草……你妈的个蛋啊!玩我呢!?拍我屁股是几个意思啊!?什么叫“下得了田地,进得了工坊”?不应该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吗!?还有什么叫“特殊爱好”!?老子是直的,直的!而且,而且还是雏呢!雏儿呢!!!呼,呼……好吧,好吧,就算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关键是,你他妈真的好丑啊!!!能不能换个好看点的过来啊?就算要肛我,好歹也让个俊俏点的小白脸过来啊!!!

  呜呜呜,救命啊!呜呜呜,妈妈咪呀啊!呜呜呜,苍天啊!大地啊!老娘啊!老天爷你是在逗我玩么!?

  大汉:“哎呦喂!?嗓门不小啊?哇哈哈哈,来大伙看看,看看,这声音多有力啊!一看就是中气十足!买他绝对错不了,回去不管干嘛绝对让你乐呵乐呵的合不拢嘴!哇哈哈。”

  见手里这个小崽子这么一叫,大汉不亏是老油条,马上就想好了词怎么推销这个货物了,一边像放机关枪一样扯着,一边拉着夏羽四下逛着仔细的打量着台下那些买主的表情。

  这下可怜坏了无辜的夏羽了!就像是老鹰捉着无助的小鸡仔一样,那边转一圈,这边走两步,那边露一脸,这边打个转。现在是又饿又渴又累,浑身上下酸疼无比不说,还被晃的晕头转向,东倒西歪的。就算到了这个时候,下意识中也还不忘了双手合拢护住某个要害!谁叫,谁叫是开裆裤呢!呜呜呜……

  此刻别说内心是万马奔腾了!就算是一万只羊驼奔腾都不足以表达夏羽此刻的心情了……

  “神啊!谁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神啊!谁到底能过来英雄救美或者美女救英雄,再或者狗熊还是啥玩意的随便了!!!神啊!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鬼事情啊!!!我这……你这……那这……这这……我——俺要回家!呜呜呜,俺要回家!呜呜呜……”

  此时这就是夏羽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唉,可怜的娃啊!忍着点吧!他所不知道的是这一切其实才刚刚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越狱兔3631说:

逗比出现!难道世界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