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玦瞧着地上逐渐冰冷的三具尸体,脸上竟泛起忧伤之意。

  水淼淼瞧着江玦道:“江大侠此刻有何感受?”

  江玦立时恢复了平常,道:“他们几个时辰前还是江湖中人见人畏的魔鬼。”

  水淼淼道:“从今以后再没有人会见到他们或者畏惧他们了。”

  江玦道:“所有的死人都是一样的,即便剩下生前的荣耀与功名,也只与活人有关。”

  水淼淼略带吃惊道:“这话我以前听人说过。”

  “谁?”

  “水圣!”。

  “在下之幸。”江玦道。

  水淼淼又道:“大人,您在干嘛?”

  付虹正在拖拽鬼怪的身体,故而水坛主有此一问。

  付虹道:“烧了他们!”

  邢雷天突然吼道:“你村子里的亲人尚未入土,你却忙着仇人的后事。人皇大人,您真是清高啊!什么玩意!哼!”

  付虹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

  江玦道:“老雷,你去看看钟期兄、白洛兄、承峰兄回来了没有,他们拖斗一千人马,恐生变数。”

  邢雷天朝付虹吐了一口唾沫,然后转身离开。

  江玦又道:“云婷,你回去看看凤凤是不是已经解了星儿的含羞毒。我们在此少留一刻便回去。”

  楚云婷微微点头,瞥了付虹一眼,也袅袅离去。

  水淼淼道:“江大侠接下来就要赶我走了吧?”

  江玦道:“此间大事已了,村子被焚毁,村民伤亡殆尽,幸存下来的,我师兄弟拂晓便会安排其入太康城。”

  水淼淼道:“江大侠此言何意?与我何干?”

  江玦道:“除了这些,水坛主还想看到些什么?六书院弟子全军覆没?付虹彻底归你们所有?”

  水淼淼愣了一下,即道:“江大侠说得不错,我自然想看到这些,可惜却没看到。”

  江玦道:“水坛主落落大方,真乃女中豪杰。既然鹬蚌相争已经结束,水宗这位渔翁也无须再打鱼了吧!”

  水淼淼看着一直忙碌的付虹,哑然不语。

  “水坛主请放心,人皇在我们这,很安全!”

  “我能与大人单独说两句话吗?”水淼淼问道。

  江玦刚做出“请”的姿势,付虹便道:“不必单独,你直说就好。”

  水淼淼叹了口气道:“大人那次为何能悄无声息地离开客栈呢?”

  付虹停下堆柴,凝视着水淼淼,此时东方,已现出一抹红光。

  #E酷,匠网9n正*%版B首O'发●(

  水淼淼又道:“大人可能不知,我有一婢女梅残,钟情于大人已久,日日夜夜思念您。上次命她陪客,她竟然勒死了我的客人,然后要上吊自杀。幸亏我发现得早,不然她就永远见不到大人您了?”

  付虹沉默了很久,一直到初阳的轮廓出现,他方道:“你有什么要求?”

  水淼淼道:“小女子岂敢对大人提要求。只是想,若是大人还想见这贱婢一面,就在十月十日前到洛阳城东`秋声山庄’。”

  付虹点点头,继续堆柴。

  水淼淼转身欲走,江玦道:“水坛主,在下还有个猜测,可否证实一下?”

  “江大侠请问。”

  “炼狱四怪是不是水宗建议梁王雇来的?”

  闻言,付虹立刻怔在了那里,但水淼淼并没有做出回答。

  有时候,沉默就是回答,最好的回答。

  水淼淼走了,付虹知道,她早晚会回来的;但付虹不知道,他自己应该何去何从。

  火又烧了起来,像极了朝阳散发的光芒。江玦走到付虹旁边,道:“你真的不再见见村里其他人了?”

  付虹泛起一丝苦笑道:“我不敢见。”

  江玦点点头:“你一定要去洛阳,对吗?”

  付虹道:“梅残姑娘冒着生命危险帮过我。我知道那里是秦王的首府,你们不必跟我去冒险。”

  江玦道:“我们的冒险才刚刚开始,而且可能永远没有结束。”

  付虹道:“有件事情你一定不信,但我必须要说。”

  江玦静静地听着。

  “我不是人皇,只是一个普通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