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剑留香红颜怪仍在惊疑的时候,江玦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这时,红颜怪对付虹道:“你说的居然是真话。”

  付虹道:“我很少骗人。你给我解毒的时候,高哲大哥便告诉我,他们已经到了。”

  红颜怪道:“他是如何告诉你的?”

  付虹道:“一丝柳絮打在了我的脸上。”

  红颜怪点点头,又道:“江大侠,你听说过我吗?”

  江玦依旧淡然不起波澜的声音,道:“如雷贯耳。”

  红颜怪道:“我手里的利器距人皇的心只有半步长短,你能不能在这把剑刺进他的心之前,杀了我?”

  江玦道:“可以,但是不必。”

  红颜怪道:“不必,是什么意思?”

  江玦道:“不必的意思是,我有筹码,你也有筹码,不必打杀,同样能解决问题。”

  付虹面带笑意,大叫道:“谈判,这个好,这个好!”

  红颜怪不理付虹,道:“你抓到了我二哥,还是小弟?”

  付虹好奇道:“为何不能是你大哥?”

  红颜怪冷笑道:“哼!凭他们也有本事抓到我大哥?天下没有任何人可以,四大门派掌门、六大书院山长,五湖四海帮总帮主,唐门大掌柜,他们都没这个本事。就连号称`无所不能’的水宗水圣也不行。”

  付虹不由叹道:“虽然你说的这些人我都不怎么熟知,但对比之下,感觉你大哥着实很厉害。”

  江玦道:“傀儡怪以无胜有,举世难寻。”

  红颜怪方才满意道:“你们知道便好!”

  “可他如何厉害,终究不过傀儡而已。最多是一件举世无双的杰作,算不得人。”话音未落,邢雷天、楚云婷、水淼淼三人已站在江玦身旁,地上还躺着两个男人。

  红颜怪身体一震,随即盛怒道:“谁说的话?站出来受死!”

  “我说的!”邢雷天向前一步道:“今日倒要看你杀不杀得死。”

  红颜怪道:“杀不死,不过既然我杀死你们,那杀他,也是一样的。”话毕,她的短剑已刺向付虹。

  红颜怪出剑的时候,高哲也出剑了。高哲的剑很快,和他的人一样快。红颜怪一时间便被逼退。

  “没想到飞絮大侠除了一身轻功外,剑法也如此了得。然而手中之剑暗淡无光,乃是凡品,极不相称。水宗不比六书院勤俭,好剑还是有几把的。下次定赠一把给飞絮大侠。”水淼淼突然开口道。

  邢雷天冷笑道:“你懂什么?老高为了这把剑,险些丢了性命。”

  水淼淼问道:“此剑有何来历?”

  邢雷天道:“旧剑如酿,锈迹留香。”

  水淼淼惊道:“他手中的,是留香剑?那把欧冶平大师打造出的最奇特的剑?轻如纸,坚如金。”

  邢雷天没有回答,有时候,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B^更新最g$快f上Kr酷@匠.网

  她又道:“可这把剑不是一直在孤胆人——李群手里吗?”

  邢雷天道:“五年前,有一次老师教我们春秋剑法的心法心得。他说,春秋是史,先读史,后悟剑。江湖剑与史休戚相关的,唯有春秋剑法,留香剑。”

  “高哲立时便问,为什么留香剑与史有关?”

  “老师说,旧剑如酿,锈迹留香,不就是说的历史吗?”

  水淼淼道:“然后他去找孤胆人?”

  邢雷天道:“他为李群鞍前马后了三个月,替他杀了十一个仇人。然后李群才承诺,可以用嵩山北峰之巅的水灵芝来换留香剑。”

  水淼淼道:“水灵芝,只有在暴雨初晴后才能长成在绝壁之上,只有一天寿命,日落即凋零。”

  邢雷天道:“他晚上迎着暴雨上山,坐在崖边等着。你没办法想象,刚经过暴雨冲刷的悬崖究竟多危险,除非见到他下山时,身上血淋淋的七道伤痕。”

  水淼淼道:“为何这些本该名传江湖的事迹,我从未听闻?”

  邢雷天道:“老高说,留香剑不欲耀眼人前,它的主人也应如此。所以嵩阳书院的师兄弟对此事很少外传。”

  水淼淼望着剑法飘逸的高哲赞叹道:“留香剑,无论从哪方面看,都跟他是绝配。而他,诚然一个迷人的男人。”

  付虹站在他们不远处,听着他们的对话,也向高哲投去敬佩羡艳的目光。

  这时,红颜怪已经倒在了地上,短剑也跌落一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