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根据密探来报,江玦正朝营地而来。但是,他们只有三人。”窦善谋道。

  窦豹手里两个铁球不停地摩擦旋转着,当铁球突然停止,他道:“你不是猜测六书院所有人都会来此背水一战吗?为何只来了三人呢?”

  窦善谋沉声道:“江玦识破了我的计划。”

  窦豹:“那咱们还要按照原计划,全部前往付文村吗?”

  窦善谋道:“不可,若贸然进击,很可能会腹背受敌。”

  窦豹缓缓道:“谋儿,你在江湖虽有`运筹帷幄’的名头,却一而再的输给江玦,你可知为何?”

  “请父亲明示!”

  “因为你的谋略是有限的。”

  窦善谋严谨道:“何为有限?”

  窦豹道:“有限就是你每想出一计谋,便自觉完美。你的敌人在你的计谋面前永远就是瓮中之鳖。”

  窦善谋垂首道:“孩儿知错了。请父亲告诉孩儿接下来怎么办?”

  窦豹道:“让马当先按原定计划率一千精锐,直捣付文村。”

  “那咱们呢?”

  yA酷\J匠ez网唯hy一c正Kk版BM,,O其N他都是"盗版W

  窦豹道:“将台摆宴,准备迎接江湖传奇来此。”

  “是!父亲。”

  江玦三人策马来到敌营,只见营门大开,四面张灯结彩,更有窦家公子四人立于营门口作出恭迎之态。

  邢雷天悄声道:“老江,你看他们又有什么阴谋诡计?”

  江玦答道:“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言毕,他便大步流星地走入营内。

  窦家四位公子齐声道:“窦家恭候江少侠多时。”

  江玦还了一礼道:“多谢各位。”

  窦善谋道:“请三位入席吧?”

  高哲边就坐边道:“点将台无将令,却有大堆美酒佳肴,当真奇宴啊!”

  窦善智道:“奇人办奇宴,奇宴待奇人。”

  “好!”高哲赞道:“好一场奇宴!”

  窦善智举杯向高哲致意江玦道:“窦副堂主何在?前辈未来,晚辈擅自入座,失礼失礼!”

  “无妨!”窦豹笑着从帅帐走到主座坐下,道:“既然今日在此的都是奇人,也不必遵循那些俗礼了。”

  江玦点点头,以示客随主便。

  窦豹又道:“来吧!相逢不易,咱们先干一杯。”

  众人饮罢,窦善智道:“世人皆知雷怒好酒,不知雷大侠可品出此酒?”

  邢雷天嗤笑道:“杜甫有诗云:坐开桑落酒,来把菊花枝。说的便是此酒,质清香醇,入口绵甜。”

  “好!”窦善智道:“在下亦是好酒之人,今日逢知己,当饮一大白!”

  邢雷天望向江玦,江玦没有示意他不能喝酒,于是雷怒陪了这一杯。

  窦善谋拍拍掌道:“有美酒,岂能没有美人。”掌音刚落,将台后面便涌出十几名衣衫裸露,环肥燕瘦的美人。她们娇笑着分围在眼前这些男人身旁。

  高哲冷冷道:“阁下到底何意?奇人何必如此下作!”

  窦善谋一把搂过一个女人,“呲”地一声撕开了女人身上本来就不多的衣服。双手在她丰满的胸膛,修长紧致的大腿上来回游走。他笑道:“奇人也是男人,是男人就会喜欢女人,难不成高兄喜欢男人?”话落,一众女人大笑起来。

  高哲推开身边的几个女人,铁青着脸望着江玦。

  江玦像什么都没发生是的。四个女人挤在他身上,一幅想将他整个吃下的表情,他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突然,他道:“窦前辈,您也是男人,也应该喜欢女人吧?”

  窦家四兄弟闻言脸色瞬间变阴,笑不再笑,个个怒视着江玦。

  窦豹这时笑道:“那是自然,只不过在后辈面前,我这个老人,还是庄重一些的好。”

  江玦道:“前辈自然庄重,也定不会像几位公子一样,当着父辈的面,行此床笫之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