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炒小菜来喽!”小二从厨房端着菜盘熟练敏捷地走向餐桌,道:“客官,您的清炒小菜一碟,清茶一壶,请慢用!”

  客官道:“小二,此去距付文村还有多少路?”

  小二道:“不足六十里,若是客官脚力强的话,餐后即行,酉时便可到达。”

  客官道:“多谢!”

  小二躬身陪笑道:“哪里,您还有什么吩咐?”

  “不用了!”

  说话的客官衣着光鲜华贵,神采雍容,年纪不过十五六,正是复山书院的司徒星。与之同坐的还有三个人,分别是江玦、高哲、邢雷天。

  司徒星看着桌上的饭菜道:“大哥,这些菜不会有毒吧?先用老办法试下毒吧!”

  江玦瞥了他一眼,也不作答,自顾自吃起来。

  这时,高哲道:“星儿,不用担心,没有毒。昨天晚上,我来过这了,并不是匪窝。况且,这两天伪装袭击咱们的人,都学乖了,不在饭菜里下毒了。”

  邢雷天大叹一声道:“这些天,害得我连酒都不敢尽情喝。你说盗盟向来跟老江关系铁,这杨问柳怎么就突然间要杀我们呢?”

  高哲道:“也许他有突然间要杀我们的原因吧!不过他派这么些虾兵蟹将,下作小人来什么意思?搅得人不得安生。”

  “没错!”邢雷天道:“分兵三路,害得我老雷今日都见不到楚妹妹了。这帮王八蛋,跟傻子似得,还来对付我们!杨问柳自个有本事倒亲来呀,老雷手底下跟他比划比划。”

  江玦啜茗道:“这些人无所谓,到了付文村,才是真正危险的开始。而且,最迟明天,我们便能见到真正的人皇了。”

  司徒星道:“我还是担心,付文村已无付虹至亲,他会甘冒生命危险回来吗?”

  江玦道:“你们吃好了吗?好了我们去亲眼看看,他回不回来?”

  司徒星掏出五两纹银道:“小二,结账!”

  “得嘞!”小二应声赶来道:“吆!这么多,客官稍等,我去给您找零。”

  司徒星又道:“我们马匹喂了吗?”

  小二道:“各位爷放心,骏马早饱了,就等着跑路消化食啦!”

  不多时,小二用一小方锦缎托着碎银子匆匆过来,道:“客官给,您看看,差不差数。”

  司徒星正欲伸手去抓,只听江玦喝道:“慢!”

  司徒星手悬在了空中,不解地望着他。

  江玦对小二道:“银子上有毒对吧?”

  小二脸瞬间吓得煞白,银子散落在地上,他埋头跪下道:“客官,您说的哪里话?饶命啊!”

  高哲道:“有何不妥?”

  邢雷天已经握紧了拳头,怒视着跪倒的小二。

  江玦缓缓道:“你演得真好,无愧于‘镜像怪’的名头。”

  “什么!”邢雷天惊道:“你是炼狱四怪之一?”

  小二因害怕变得口齿不清,道:“饶命啊!大侠,饶命啊!”

  江玦道:“小二上完最后一道菜之后,你就替换了他吧?”

  小二全身颤抖,已经说不出话来,裤子连着地面湿了一大片。

  高哲皱着眉道:“不可能,江玦,你不会搞错了吧?”

  司徒星同情地道:“大哥,这人看上去挺可怜的······”

  江玦道:“他刚才说马已经喂过了,可上菜的时候,他说‘如果咱们脚力好的话,酉时之前便可到达’。那时,他显然不知道我们是骑马而来。”

  高哲道:“也许是咱们吃饭期间,老板交代他办的?”

  江玦道:“你看他右手。”

  邢雷天道:“没问题啊!虎口生茧,五指厚大,显然是经年累月端菜的人。”

  江玦盯着小二道:“这就是问题,刚刚上菜的小二虎口没有茧,干这份差事并不久。”

  小二闻声,身体不再颤抖,眼神也没有了恐惧,从地上站了起来,与江玦对视着。

  “传奇之称,名不虚传。”声音风风韵韵,竟是少女音色。

  邢雷天一把捏住镜像怪的肩头道:“说,你有什么企图?”

  “就是,就是想留住叔叔们陪我玩嘛!”声音又变得乳声乳气,如孩童一般。

  江玦道:“我问,你答,答过你走;否则,你死。懂吗?”

  镜像怪点点头。

  江玦道:“你的三个同伴在哪?”

  “在付文村等你。”

  “你为什么独自留在这里?”

  “因为我们本来是要在这里等你的。”

  江玦又道:“计划为何要变?”

  小二道:“因为你们今天到这里之前,我二哥探视到只来了四个人,四个人里还有你!”

  江玦道:“如果我们十二人全来此,你们想干嘛?”

  小二道:“重伤几人,至少一人,延缓你们到付文村的时间。”

  “老江,你小子真是神仙转世呀!昨晚才说人多目标大,分兵而行,今天就应验了。”邢雷天捶了他一拳道。

  江玦道:“既然取消了计划,你又为何不撤?”

  小二道:“计划都是心血酿造的,我足足观察了这个皮囊三天,完全可以替代他。”

  高哲道:“可你却连他的手都没看到。”

  镜像怪道:“因为我成为过太多次他这样的人······”

  *酷JA匠网首:%发9o

  高哲指着江玦冷冷道:“你不止败给了他,还败给了自大,败给了你自己。可我不明白,你为何不一开始便装作小二,却是中途替换?这样不是更冒险吗?”

  镜像怪讽笑道:“你方才见我的时候,还像第一次那样仔细观察吗?一个人最容易放松警惕的时候,就是他做出判断之后。”

  高哲深吸口气,接着点头不语。

  他又道:“江少侠非常人可比,所以在下败得心服口服。”

  江玦淡淡道:“我已经没有问题要问。”

  镜像怪拊掌道:“既如此,咱们便在付文村再见吧!”言毕,他便飞身而出,瞬间不见踪影。

  司徒星惊魂未定地道:“大哥,若不是你,谁还能对付得了他们!”

  江玦道:“你对付不了,说明你不了解自己;不知自己的弱点在哪里,便不知敌人要攻击哪里。”

  司徒星点点头道:“对了,这个镜像怪叫什么,他们的三个同伙又是什么怪?”

  高哲道:“镜像怪就叫镜像,算是炼狱四怪里最差劲的一个。其他三个是‘傀儡怪’、‘鬼怪’、‘红颜怪’。”

  “最差的······”司徒星喃喃不语,他又有点害怕了。

  司徒星不说话的时候,其他人一般也不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