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问柳远远望见主房外一群身穿对襟襦裙的女人,袅袅婷婷立于东西两侧。张贵加快步伐进了客厅,朝上座稽首拜下,不敢抬头。

  上座坐着一位妇人,美艳到极致,妩媚到极致的妇人。她身着一袭红色长衫,成熟却不经岁月的芳容令杨问柳看到第一眼竟心波荡漾,片刻方才平静。这就是风燕然,十年前搅得江湖天翻地覆的女人。

  美妇人旁边站着一位佳人,气质飘然的绝代佳人,紫衫一身,紫纱遮面,眼波千般动人道不尽;正是江湖无人不晓的“紫水佳人”水淼淼。

  杨问柳二人并肩走入厅内,向风燕然施了一礼。

  风燕然轻抚着臂上的红色披帛道:“给客人看座!”

  “不必了。”杨问柳道:“不知夫人找在下何事?竟需以毒羁留。还有,这里怎不见我三弟?”

  风燕然微微一笑,顿时百花失色,她道:“杨公子,你去年盗了梁王最为钟爱的《步辇图》,因此他出了大价钱托水宗要你的命,追回真迹。但君子之盗岂是等闲,晨霜坛主丰凯都抓你不得。所以······”

  “所以你便从他的结义兄弟下手。”方寻花道。

  风燕然玉手扶额,疲惫之态尽显。

  此时,水淼淼细声道:“寇姑娘,你爷爷寇淮曾经是先皇亲命的宰相,你好歹也生于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轩书之族;此刻与这江湖大盗在一起,不怕家族蒙羞?”

  方寻花闻言已惊得呆若木鸡,她女扮男装出府的事情并无外人知晓,水宗的“无所不至”,当真尤为可怕。

  相比本人,更震惊的却是杨问柳,他看着方寻花不可思议地道:“你居然是那位寇府的千金?”

  方寻花凝视着他道:“没错,我就是六年前被你拼命才救回的寇芳,那时你还只是个初出江湖愣头小子。”

  杨问柳变得不知所措,他只得避开了寇芳饱含深情的眼神,朝风燕然道:“既然你已将我三兄弟擒住,为何不直接交给梁王,反在宁陵逗留,还派人假扮我,四处散播关于人皇的谣言。”

  水淼淼道:“盗盟三兄弟在绿林中的威望试问何人可匹?”

  “所以你便借我的身份,使绿林好汉与六书院发生嫌隙,以削弱他们不约而合的同盟力量。”

  “不错,但就在昨天,张坛主居然禀报找到了人皇。我与门主匆匆赶来,不料人皇竟然是假的。”

  杨问柳不解道:“你既然到这方知人皇是假,那又如何知晓寇姑娘的真实身份呢?

  水淼淼掩嘴轻笑道:“寇姑娘在豆腐张那喝酒的时候,张坛主便调查了她!”

  寇芳惊诧道:“那你们不是应该早就明白人皇是假的?”

  水淼淼摇摇头道:“这一节,只能张坛主讲了,昨天是他在密报上笃信人皇不假。”

  张坛主埋头跪着,一言不敢发。

  风燕然道:“张贵,你就讲讲吧!”

  张贵拜了两拜道:“人皇付虹的行踪,自睢州后,一直未定,画像又毫无独特之处,难以匹对。见水坛主传书,知人皇虽长相普通,却机敏异常,豪情万千,仁义双全······”

  张贵将一日来,朱仕倪的所作所为诉说了一通。等他言毕,厅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等该说话的人说话。

  这时,风燕然悠悠赞叹道:“江湖竟有如此少年,不知他人在何处,我也想瞧上一瞧。”

  “我就在这里!”高昂无忌的声音传遍客厅四处,随着声音落下,一个笑意盈盈的少年,被侍卫擒于门外。

  风燕然蹙着眉冷淡道:“现在我已不想瞧了,拉出去养花吧!”

  “慢!”水淼淼阻止道:“门主,这人确是如假包换的人皇,付虹。”

  “什么?”张贵猛然抬起头。

  杨问柳不可置信的心情溢于言表,寇芳瞠目结舌地盯着朱仕倪。

  风燕然轻挥玉指,侍卫便撤开了;朱仕倪信步而进,朝寇芳眨了眨眼睛。寇芳自然没有兴致与他眉来眼去,今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全神贯注,也理不过来。

  朱仕倪停在了仍跪着的张贵旁边,注视着也在看他的风燕然。

  “人皇果然名不虚传。太康以假乱真,骗过英豪无数;睢州瞒天过海,留七绝诗,笑各方势力竹篮打水;宁陵深入虎穴,戏弄急雨坛主,妙计解救君子之盗。今天之后,人皇的威名,将盖过一切。”风燕然款款道。

  付虹微笑道:“若不是天下群豪非说人皇是付虹,那么怎么会有‘以假乱真’、‘瞒天过海’、‘深入虎穴’这些迫于无奈的事呢?有了这些事,有了人人皆知的威名,我岂不是更难摆脱‘人皇’的名头了。”

  风燕然道:“你为何要摆脱?你要明白,有了它,霸江湖,得天下,俱非难事。”

  闻言,付虹大笑起来,笑弯了腰,笑出了眼泪。

  “付虹,在门主面前不得放肆!”张贵沉声喝道。

  风燕然也浅笑道:“想当年,汉高祖不过一亭长,宋武帝仅仅为司马。他们能完成一统天下的大业,难道自己早有预料?若非天命所归,安有此功业?人皇大人,您亦天命所归,该当安邦定国。”

  人皇道:“我如果安邦定国,岂非要首先剿灭了你们?”

  付虹不想再听这些可笑的无稽之谈,所以言语之间不留余地。

  风燕然顿了顿,道:“既然人皇现在不想谈此事,那便不谈了。让淼淼告诉一些你应该关心的事情吧?”

  水淼淼微微颔首,接着从袖中取出一张纸道:“这是蛟龙堂里线人传来的密信。信上说,梁王大发雷霆,五日后令窦家开始清剿付文村,逼人皇现身。”她说罢,莲步轻移将信放在付虹的手上。

  付虹慌了,也害怕了;这么多次命悬一线他都没有如此惊惧。那里是他的根,有他在乎的人,有无数的回忆;如果根被毁了,谁还能证明他是付虹?

  “你们需要我做什么,我全部答应!只要你们愿意救付文村。”付虹默默道。

  酷f匠HU网永久:u免!费{看;小说

  风燕然手臂撑着侧脸道:“人皇大人,这件事,水宗是插不了手的,现在与梁王撕破脸皮的代价委实太大。除非你能找到一直与梁王公然作对的人。”

  付虹皱着眉道:“除了秦王,谁还能与梁王一较长短?可秦王远在洛阳,怕是来不及。”

  杨问柳突然道:“就算来得及,他也一定不会出手。那时秦王既已得到了你,只需再发一纸檄文,即可收揽人心,何必劳师远行呢?”

  “没错。”水淼淼道:“所以大人只有依赖六书院来救付文村。六书院同气连枝,素以匡扶天下为己任,而且他们的精英弟子如今全在睢州。”

  付虹听过细雨坛主所说,转头看向杨问柳。

  杨问柳点点头道:“这的确是如今最好的办法,江玦若在,付文村就一定不会出事。”

  付虹报以感激的眼神,然后向风燕然道:“我是不是立即可以动身去睢州?”

  风燕然道:“人皇大人行事,谁敢阻拦?淼淼,你便随人皇去一趟,沿途协助并护他周全。”

  “是!”

  付虹又道:“您打算如何对付杨大哥与方兄弟,还有这宅院一家二十口?”

  风燕然道:“杨大侠是我的客人,自由来,自由去;我为何要对付他们?至于这里的主人家,全怪急雨坛主行事过激,事后定让他好生道歉。”

  “那我们现在一块离去,门主可有异议?”

  “自然没有。”

  于是,付虹三人向雨门主施了一礼,便离开了。

  宁陵西城门外,夕阳带血,瑟瑟晚风,四个坐在马背上的人停而不前,正是付虹一众。

  “兄弟,你于我有活命之恩,于情于理我都应同你一道回太康。但我大哥、三弟被困于长安,生死未卜······”杨问柳一副迫不得已的样子。

  付虹道:“杨大哥,长安之行,更是凶险,你万万小心呐!”

  一句“更是凶险”,杨问柳已知付虹心意:二人肝胆相照,勿需客套多言。

  寇芳仍一身潇洒公子装束,拊掌道:“你隐藏了人皇的事情,我瞒了自己的女儿身份。朱仕倪,咱们扯平了。”

  付虹邪笑道:“方兄弟,路途遥远,你一定要将杨大哥照顾好啊!”

  寇芳霎时羞红了脸,低声道:“一定会的!”

  “哈哈!寇姑娘,希望下次见面,我还要改口。”骏马长长一声嘶鸣,付虹大笑着策马而去。

  杨、寇二人注目相视,脸上既染上了晚霞的灿烂,亦泛起希望的笑意。

  寇芳嫣然道:“你有没有发现,付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杨问柳点点头,挥鞭一声破空,马蹄奔腾向前。寇芳面露温柔,紧随其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