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仕倪二人下了地窖,看到许多人颓废地倚在墙边酒坛之上。他们见来了人,个个恐惧非常,惊慌失措又不知何处去躲。

  方寻花不顾众人,独自走向南面墙角盘坐的人。

  朱仕倪安慰道:“大家不要害怕,我们是为救人而来,。”

  众人面面相觑,一个中年男人站出道:“大侠,果真是来救我一家老小?”

  朱仕倪挠挠头道:“其实我不是大侠,但有一个大侠,定可以救你们于水火。”

  他也到墙角,发现盘坐着的居然是假杨问柳。大惊之下,他一把拉过方寻花道:“这是怎么回事?”

  方寻花笑道:“昨晚我的表情与你一样。其实我根本就没见过真正的君子之盗。”

  朱仕倪惊疑道:“那外面的那个······”

  方寻花道:“那个的确是假的,不过用了易容术而已!”

  朱仕倪正欲再言,突然传来地窖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方寻花道:“我去顶住,你照看着他。”

  “你小心些啊!”他说着蹲在了杨问柳身旁。

  “朱兄弟,多亏了你的解药,大恩不言谢。”杨问柳闭着眼轻轻道。

  ☆更新最快d☆上K酷p匠◎8网}

  朱仕倪笑道:“哪里话,能帮上天下第一侠盗的忙,是在下的荣幸!”

  此时,地窖外面传来了乒乒啪啪激烈的打斗声。这虽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但朱仕倪仍担心方寻花双拳难敌四手。

  他思忖道:“我在这里毫无用处,倒不如出去与他们周旋,换来一时片刻。况且倘若他们闯了进来,这里近二十位无辜之人岂非要遭屠戮。”

  朱仕倪打定主意道:“杨大哥,你先解毒,我出去帮一下方兄。”

  他走出地窖,重新盖上窖门,一群人已将他围在刀剑之中。此时方寻花与周维正在拆招,就在千钧一发,间不容发的时刻,朱仕倪突然大喊:“周大哥,水坛主来了!”

  周维不由循声望去,分神之下,方寻花趁机一招“横扫千军”打在了他身上。周维受伤而倒,方寻花顺势点住了他鸠尾、天突两处大穴。

  朱仕倪笑道:“没想到,周大哥真的认识水坛主,而且情意斐然。”

  周维怨毒地盯着他道:“你个小兔崽子······”

  他只骂了六个字,便再也说不下去。

  朱仕倪道:“周大哥,我不是人皇,你也不是周维;我骗了你,你也骗了我,并无亏欠。”

  周维冷笑道:“这些不重要,你如今在我手里;只要我说一个字,你就会被乱刀分尸。”

  “你也在我手里,只要你说一个字,我就让你生不如死。”方寻花使扇抵住他的脖颈道。

  “哈哈哈······”周维道:“水宗的人从来不怕死!”

  “我怕!我怕!”

  朱仕倪嘿嘿笑道:“周大哥,既然都能活着,何必一块去死呢?你不想见那倾国倾城的细雨坛主了吗?”

  周维道:“我倒忘了问,你是如何得知我认识水坛主的?”

  “因为我与她勉强算是朋友。”

  “无论怎样,你今日都不能活了。至于我的死活,也没什么所谓。急雨坛的兄弟们,诛敌!”

  方寻花急道:“慢着,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放了他?”

  假周维狠毒地道:“你先跪下,然后我告诉你要怎样,否则,你马上能看到一具尸体。”

  方寻花冷笑道:“你觉得我会为了他而下跪?我能做的,只有为他报仇而已!”

  “慢着!”朱仕倪笑道:“周大哥,你先别生气,听兄弟好好解释,行吗?”

  “你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我最气的,最厌恶的,就是你不停地笑;今日我要看看,死人,还能不能笑得出来!”周维发狂地吼道。

  朱仕倪道:“大哥,今日你杀不了我。”

  “哼!那就试试,看他们能不能杀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

  话毕,几把锋利的刀已经砍向朱仕倪。他没有动,脸上仍然含着笑意。随着“嘭”地一声炸响,刀飞了出去,拿刀的人也飞了出去。

  朱仕倪依旧未动,他前面站着一个人,浑身邋遢,不修边幅,但眸子里却闪着一缕精芒。

  突然,周维大惊道:“杨问柳!”

  朱仕倪笑道:“没错,他就是真正的君子之盗!周大哥,多谢你的解药。”

  杨问柳走到假周维的身旁,伸手揭下了他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一张方脸,面相神韵居然极似城外卖酒的豆腐张。

  朱仕倪与方寻花相互对视,交换了惊讶的心情。

  方寻花问道:“豆腐张是你什么人?”

  假周维瞥了他一眼道:“他是我大哥,我们同属雨门。大哥是引渡人,专门负责吸收江湖中一些有用的人。同时,随缘收集情报与江湖动向。”

  杨问柳道:“我大哥是不是在你们手里?”

  “不,他在长安被梁王抓住了。我们得到了这个消息,才假扮‘人鬼两惧’。我知道这点伎俩定然骗不了你,所以便从刘儒下手;使他邀你来这,让他对你下毒。你果然对自己的三弟不加防备,故中了无为散。紧接着,我们偷梁换柱,用假君子之盗,代了真杨问柳。”

  杨问柳道:“既然你将自己的诡计说得如此痛快,我也给你一个痛快。”

  他言罢便使掌击向假周维的天灵穴,却被人拦住。朱仕倪挡在假周维与杨问柳之间,道:“杨大哥,你不能杀他!”

  杨问柳锁着眉道:“为什么?他告诉我们这些话,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待援助,并不是悔过。”

  朱仕倪道:“我知道,而且援兵可能已经到了。我们不杀他,还可以作为筹码,换回刘三哥。”

  杨问柳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盯着朱仕倪,道:“朱兄弟实非常人,处变之不惊,宅心之仁厚,天资之聪敏,令在下佩服。”

  朱仕倪道:“哪里!大哥谬赞了,我对江湖事知之甚少,能活到今天,已是幸运了。”

  “那你今天幸运到头了!”假周维狂笑道:“你想拿我换回刘儒?哈哈,水宗里,没本事活着的人,都得死。”

  他指着周围一干持刀的护卫道:“所以,他们得死,我得死;你们,也得死!姓朱的,他们两个都懂,你不懂,你就是个傻子!自作聪明的傻子!”

  朱仕倪苦笑着点了点头,苦笑里夹杂着难过与失望。

  “他既然认识细雨坛主,怎么可能不懂水宗的规矩。他装作不懂,其实是为了救你一命。所以杨大哥才说他宅心仁厚。这里真正不懂的,只有你一个。”方寻花叹息道。

  假周维眼神猛然一滞,随即慢慢合上了眼睛,不再言语。其他人好像也已无话可说,房间安静了下来,却没有安静很长时间。

  浩浩荡荡的脚步声、马蹄声传进屋里,然后是屋外护卫隐隐约约的听命声。最后,一个洪亮的声音道:“杨大侠,水宗雨门主早闻君子之盗侠肝义胆,卓尔不群,今日有幸相遇,特请君出门一叙。”

  杨问柳大声回道:“我亦早已久仰风燕然门主,若能一睹芳华,实为幸事。”

  他又向朱仕倪回道:“既然兄弟你想绕他们一命,现在我便与他们一起出去,你二人留在这里,以免不测。”

  朱仕倪抱拳躬身道:“多谢杨大哥!”

  这时,方寻花沉着脸道:“不行!我要同你一起去,出了事,也好有个照应。”他决心已定,一副不容分说的模样。

  杨问柳叹了口气道:“那好吧!只是留不懂武功的朱兄弟一人在此······”

  “大哥,你在外面安全,我在这里自然安全;你们放心去吧!”

  话已至此,杨问柳不再多言,解开了假周维的穴道。

  假周维盯着朱仕倪道:“所有人,收刀,撤!”

  房门打开,一干人陆续出去,周维也转身离开。他一脚跨出门槛的时候突然停住,道:“我叫张贵,急雨坛坛主。”

  朱仕倪展颜笑道:“张大哥,咱们待会再见。”

  张贵大步流星地离开,后面跟着杨问柳与方寻花,只剩下独独一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