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救人水火(上)

  朱仕倪再次醒来的时候,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他晃晃脑袋,一阵疼痛袭来。对于昨晚的事情,他只记得酒和酒坛。

  穿起衣服下了床,朱仕倪打开房门,一缕明媚的阳光照在他身上,他远眺着火红的朝阳,露出一副享受喜悦的样子。

  这时方寻花已走到他旁边,同被阳光照耀着。

  朱仕倪低声道:“昨晚有什么发现?”

  方寻花闭上眼轻轻道:“发现太多了!”

  “捡重要些的说吧!”

  “都很重要!”

  “那你头开始说。”

  “这家的主人根本没有出游洛阳,而是被他们关在了一个地窖里。昨晚我探查时,发现西南角一间偏房里守卫森严,于是我扮作他们的人混了进去,发现了地窖。”

  朱仕倪道:“发现真‘杨问柳’的踪迹了吗?”

  “也在地窖里。他中了‘无为散’,我们现在要想办法拿到解药。”

  “你有办法?”

  “没有,所以你一定要想出来。”

  “那你得先告诉我,什么是‘无为散’?”

  方寻花道:“弱丹田,软筋骨,令人无所作为的毒药。这种毒只有水宗才有,看来他们是水宗的人。”

  朱仕倪又问道:“什么是‘水宗’?”

  方寻花揉着脑袋无奈道:“水宗你也不知道?”

  朱仕倪傻笑着摇摇头。

  方寻花道:“这些以后再谈,你先想个办法救地窖里的人!”

  朱仕倪盯着他一张美得不可方物的脸颊突然道:“有一个办法,你听听看······”

  方寻花听着,脸刷一下变红,嗔怪地瞪着朱仕倪,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兄弟这么早找我,不知何事呀?”周维匆忙从房间里迎出来。

  朱仕腼腆地道:“大哥,我有件私事想请你帮忙。”

  周维佯怒道:“哎!你我兄弟,用不着说请不请的。来,进屋里慢慢讲。”

  朱仕倪边走边道:“大哥觉得方兄弟此人怎样?”

  周维想了想道:“少年才俊,武功高深,就是脾气不大好,有些小家子气。”

  朱仕倪轻声道:“大哥可知他为何脾气不好,而且小气?”

  周维摇头道:“这我怎会知道!”

  朱仕倪附在他耳边道:“因为她是个女人。”

  “什么!”周维大惊,不由嚷出了声,随即被捂住了嘴。

  0H酷匠m网%y永久免2Z费…1看1t小说|

  朱仕倪红着脸道:“大哥,你知道,女人度量都很小的。”

  周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笑道:“怪不得兄弟你对他言听计从。若方兄弟是位佳人,照他的风采,定是天下一等一的美人,兄弟好福气呀!”

  朱仕倪苦着脸道:“可他不愿意从我,我又打不过他,所以特来请教。大哥在江湖久负盛名,一定会有办法吧!”

  周维思索道:“让方兄弟变得手无缚鸡之力,任君采撷,也不是没有办法。可兄弟你今天就要离开这里,恐没有时间成这件美事吧?”

  “就是今日要离开,所以弟弟才亟亟向大哥请教,不然以后还能依赖谁人呢?”

  周维稍稍犹豫,随即咬牙道:“也罢!兄弟开口,做大哥的,哪有不帮的道理。”

  朱仕倪感激道:“倘若有一日,我得功成名就,定然不忘大哥今日之恩。”

  周维从腰间掏出一拇指般大的桑皮纸包放在桌上,然后道:“这里面装的是一种药,武功再高强的人闻了它,都会变得与普通人无二。”

  “这么神奇啊!”朱仕倪感叹道:“不会对身体有伤害吧?药效多少时辰?”

  周维又从怀里掏出一个极小的白色梅花瓶,仔细谨慎地倒出了两粒棕红色的药丸。他道:“这是解药,等生米煮成熟饭之后,你喂方兄弟吃下,打坐运功约两刻钟,便可复原。”

  朱仕倪不停地点着头道:“大哥,我记下了。”

  他伸手接过解药,道:“怎么不见二哥、三哥呢?”

  周维道:“他们去接那位天下一等一的人物了。”

  “既是如此,我回房沐浴更衣,等候客人到来。”朱仕倪起身道。

  “嗯!该当如此。”

  朱仕倪径直走到方寻花房门前,推不得入,敲门道:“方兄,我有急事,快些开门。”

  “你等会!”

  朱仕倪等了好一会房门才打开。方寻花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脸颊红润未消,眼眸含水,浑身散发着香气。

  朱仕倪见了他先是一愣,随之满脸嫌弃嘲讽的表情。

  方寻花冷冷道:“你这样子真的很招打。”

  朱仕倪笑着进了房间,看到浴桶里的水还冒着热气,便道:“原来方兄在洗澡啊,我还以为你真要扮作女人呢!所以打扮得‘眉如青山黛,眼如秋波横’。”

  方寻花道:“你的计划怎么样了?”

  “解药到手了,而且我打听到假的杨问柳与刘儒已去迎接那位大英雄,如今不在府中。”

  “他们何时到达?”

  “酉时之前,我们必须救出君子之盗,不然就会和他一样,被关在地窖。”

  方寻花摸着下巴思考了一阵,道:“我要闯进地窖解毒救人。”

  朱仕倪苦笑一声,失望地瞧着她道:“是我们一起去,不然留我在这里任人宰割啊?”

  方寻花略带愤怒道:“你早就想到了法子为什么不早说?”

  朱仕倪道:“你想了这么久,我以为你有更好的办法!”

  正午,日照当头,虽值此深秋季节,但仍会觉得燥热。

  “不知人皇大人来此何事?”一个挂着腰刀的男人迎上来拊掌道。

  朱仕倪笑道:“无事,我与方兄弟见这里防卫颇为严密,心里好奇,便走过来瞧一瞧。我俩能进去吗?”

  男人泛起了为难的脸色,支支吾吾,闪烁其词。

  朱仕倪冷声道:“怎么,我不够资格进去?”

  男人大惊半跪下去急道:“周大哥吩咐过,任何人不得进入这间房。”

  “大哥正在午睡!”朱仕倪横眉怒目道:“我今日还非进不可,不过你放心,之后,我会主动找大哥道明原委。”

  他说罢也不理那男人,径直走向房间,一脚踹开房门,走了进去。周围虽有不少守卫,却无一人敢加以阻拦。

  朱仕倪进屋环顾一圈道:“这里什么都没有呀!”

  旁边的守卫头领笑脸相陪道:“是啊!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

  朱仕倪指着地面上的一块木盖道:“将它掀开!”

  “大人不可呀!周大哥有过吩咐······”

  “掀开!”朱仕倪震怒道。

  头领无法,只得命人打开地窖之门,同时派人将此一切通禀周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