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寻花进退维谷时,朱仕倪忽然笑了,情不自禁地笑,就像听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而且这个笑话还是孩子讲的。其他人见状均面露惊疑之色,不解地望着他。

  朱仕倪看到几人的神情,止住了笑声,仍带着笑意。

  周维冷冷道:“你笑什么我不想知晓,记得,你只有再说一句话的机会。”

  朱仕倪朗声道:“我的尸体会交给梁王!”

  所有人听到这句话又是一惊,谁能想到朱仕倪会说如此回答?

  刘儒耐不住好奇道:“阁下此言何意?”

  方寻花已经提起内力、全神贯注,随时阻止周维对朱仕倪下杀手。等朱仕倪说罢那句话,周维却没有动手。

  朱仕倪笑着回答道:“刚才周大哥讲,我若说真话,就将在下的心送给秦王;若说假话,就将在下的尸体交给梁王。”

  刘儒道:“是又如何?”

  朱仕倪道:“那刘兄你说,‘在下的尸体会交给梁王’这句话是真是假?”

  “原来如此!”恍然大悟的方寻花不可思议地瞧着朱仕倪,似笑未笑。

  刘儒犹疑道:“你说的当然是假话了!”

  “所以就应该把尸体交给梁王?”

  “没,错。”

  朱仕倪又道:“尸体交给了梁王,那我所说岂非成了真话。”

  刘儒锁着的眉慢慢展开,长长舒了一口气,拊掌躬身道:“兄台之机敏,天下少有!”

  他又向周维道:“大哥,我相信他确是人皇!”

  方寻花即道:“周大哥洞若观火,焉能不知!况且若是周大哥投了秦王、梁王,现在早已加官进爵,封侯赐户,何必为盗呢?”

  周维目光一寒,盯着器宇轩昂的方寻花,客厅陷入了一片静寂。

  霍然,周维朝着朱仕倪跪了下去,道:“罪民周维,惊了人皇大驾,万请饶恕。”杨问柳,刘儒亦紧随着跪下。

  人皇立即扶起周维道:“周大哥,杨二哥,刘三哥,你们请起!我自幼便闻三位的金兰之情,侠盗之义,心里一直崇拜得紧;此刻岂敢受英雄一拜。”

  周维歉疚地道:“因人皇事关重大,罪民不得已而试之。故惊了······”

  “今日之事,皆为误会,切莫再提!若周大哥不嫌弃,日后咱们兄弟相称。”朱仕倪打断他的话道。

  周维激动地道:“是!兄弟。”

  方寻花一旁笑道:“人皇,你做了弟弟,还不问问周大哥发盗帖寻你,究竟所为何事?”

  朱仕倪挠挠头道:“一时高兴,忘了正事啦!”

  说罢,众人皆开怀大笑。

  周维道:“莫要着急,贤弟旅途劳顿,先去客房休息。要事咱们晚些时间再谈。来人,带人皇去客房歇息。”

  朱仕倪并着方寻花进了房间,打发了领路的仆役。

  方寻花倒了一杯水大声道:“人皇果然不凡,今日风采,当真空前绝后。”

  他说话同时,手指蘸了水在桌上写道:“此宅,古怪。”

  朱仕倪心领神会道:“哪里,方兄,刚才真是吓煞我也。周大哥手段果然不凡。”

  “这房间很安全,人皇您请休息,我回自己房里了!”

  方寻花继续写道:“夜里,我查。吸引注意。”

  朱仕倪点点头道:“这两日风餐露宿,今天大功告成,方兄可好好放松一番了。”

  方寻花离开后,朱仕倪揉了揉脖子,筋疲力尽地躺在床上,思索着最近发生的事,含着苦笑渐渐入睡。

  随着节奏渐强的敲门声,朱仕倪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片黑暗。他开口道:“来了!”然后无力地下床,摸索着点了灯,打开房门,只见一个提着灯的小丫鬟。

  小丫鬟见了朱仕倪匆忙施礼道:“大人,周大爷让您去大堂用膳。”

  朱仕倪透过微弱的灯光,看到了她青涩娇羞的脸庞,心中一动,不由想起了睢州城中的四婢,想起了火热善良大胆的梅残。

  他思忖道:“梅残姐姐当日冒着生命之危助我逃出客栈,如此天大的人情,不知怎能得还?亦不知今世还有无相见之时。”

  “大人?大人!”小丫鬟红着脸垂首喊道。

  朱仕倪惊醒,意识到失礼之处,忙躬身道:“在下冒犯了姑娘,请恕罪!”

  小丫鬟慌张道:“大人说得哪里话,我就是周大爷派来伺候,伺候大人的。”她说到最后,已如蚊声。

  朱仕倪闻言,脸立即变得通红,尴尬地笑道:“前路掌灯吧!”

  到了大堂,盗盟三兄弟与方寻花一并迎出来,先让朱仕倪入了上座,方才依次落座。

  周维道:“兄弟,这里是小地方,大哥也不知你爱吃些什么,所以就随意准备几道,请兄弟别见怪。”

  朱仕倪道:“周大哥又见外了。我对吃菜没什么讲究,只要有酒便可,遇到了英雄,我酒瘾就犯了。”

  周维大笑道:“酒虽不好,但是管够,哈哈!”

  方寻花突然冷着脸道:“喝酒之前,还是先将正事解决吧?不然等喝了酒,谁还记得正事?”

  周维乜斜着方寻花道:“方兄弟说的是。明天有个天下一等一的英雄来接人皇,共襄大举,平定江山。除此之外,在下已无正事可谈,方兄弟可还要谈些什么?”

  酷-匠p:网Z√唯X一_~正版_q,其“他,都是Eg盗$版*

  方寻花思虑一阵道:“罢了,那咱们便等明日见见那个大英雄。”

  朱仕倪询问道:“现在可以喝酒了?”

  ······酒过三巡,方寻花便第一个撑不住,醉醺醺的,手舞足蹈,居然发起酒疯来。

  朱仕倪向周维道:“方兄不行了,周大哥你派人送他回房间吧!”

  周维道:“二弟,你把方兄弟送回房间吧!”

  朱仕倪紧紧抓住杨柳的手道:“大哥,你可不能让二哥趁机溜啊。不行!”

  问杨问柳一拍桌子吼道:“谁要溜了?今天我倒要看看你的底有多深。张六金,李二银,你去送方兄弟回房。”

  “是!”两个人应声进来,架走了已近不省人事的方寻花。

  朱仕倪继续与三人拼着酒。虽然他没有喝过几次酒,可是酒量却很好,就像他没有冒过几次险,可是危险却很多,且每一次都要命。

  朱仕倪觉得自己忽然闯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世界里到处是血腥、残暴、奢侈、虚伪。他想逃却逃不出去,于是开始挣扎、反抗,然后绝望,最终适应。要适应这个世界,首先必须了解它,他冒险帮助方寻花,就是为了方寻花能带他多了解一点这个世界,这个江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