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淼淼又道:“我还想知道,这次败在哪了?”

  江玦道:“你的计划很大胆,意想不到,所以我也险些上钩。”

  水淼淼道:“你是怎么瞧出饵里有钩的?”

  江玦道:“你是不是发现了在客栈跟踪细雨使的人是高哲?”

  水淼淼点点头。

  他又道:“你为什么能发现高哲?飞絮若要跟踪一个人,会随便被人察觉吗?”

  水淼淼犹疑道:“他是故意被我发现的?”

  江玦道:“所以他无论听到了什么,都是假的!”

  水坛主忽而长长叹了一口气,寞落道:“那后面这个计中计呢?你怎么看透的?”

  江玦道:“其实我根本没有看透,只不过做了两手准备。”

  水淼淼道:“你就兵分两路!可凭你一人之力怎么可能搜遍偌大的客栈?况且你们连人皇的长相都不知道!”

  江玦道:“从付文村来的时候,我们带来了假人皇—文峰峰。只要他大喊两声,人皇一定会自己出来的。除非······”

  水淼淼道:“除非客栈有隔声的暗道!”

  “因此我还要等一个人。”

  “机关暗室双耳中,奇门遁甲十指间;岳麓书院——言焱”

  江玦轻轻颔首。

  水淼淼环顾道:“他们也在这?”

  江玦提了嗓音道:“四位现身一睹江湖‘紫水佳人’水坛主的芳彩吧!”

  语音刚落,城门口便有一行四人依次拊掌道:“在下岳麓书院—言焱,宋承峰;石鼓书院—钟期,白洛。”

  谁也不知晓他们是刚刚在那里的,还是早就在那里了。

  水淼淼道:“你早就知道人皇并不在我们手中?”

  江玦微叹道:“他从你那逃了,真是今天最坏的一个消息。”

  水淼淼丢过出一条锦帕道:“这是他留下来的。”

  江玦翻开锦帕,但见几行笔格遒劲的字:渊兮湛兮道难觉,了心明己贵自得。

  身如浮萍沧海粟,鸿鹄安知燕雀乐?

  水淼淼道:“‘身如浮萍沧海粟,鸿鹄安知燕雀乐?’,颇有庄周之德,七贤之风啊!想来他更适合练复山书院绝学—归去来兮剑吧?”

  她话里的意思,其实是说如果人皇落在六书院的手中,那么江玦的地位就会改变;她说的是实话。

  江玦淡然望着水坛主徐徐道:“于在下而言,重要的不是人皇练什么剑法,而是他在哪,要去哪!”

  水淼淼道:“既是如此,那我们山水有相逢!”

  江玦道:“诸位请便!”

  这时,司徒星站起身活动着筋骨道:“凭什么!大哥,咱们应该消灭这些人,以免他们再为祸天下。”

  水淼淼在清风中摇曳着绝美的身姿,走至司徒星身旁,玉手抚着他的脸颊软语道:“小相公,你还小,还不懂天下之事。”

  司徒星扭过羞红的脸驳道:“哼!你虽不小了,却也不懂。”

  水淼淼咯咯笑道:“小相公,你说是不是因为有大,才看到小;因为有美,才看到丑。”

  司徒星思索了一阵道:“大概是的。”

  “你能为天下解祸吗?”

  “现在自然不能!”

  “你知道谁能为天下解祸吗?”

  “此乃天机,我怎能得知!”

  水淼淼笑道:“你既然不能解祸天下,也不知谁能,又怎么能看到我在为祸天下呢?”

  司徒星顿时愣在那里,无言以对,目光投向江玦。

  江玦道:“星儿,他们要走!他们不走,你怎么能算留下来呢?”

  司徒星听到最后几个字,眼神一亮,不服不甘的凝重表情消失,转而被愉悦取代。他让开路道:“诸位请便!若是你们不去为祸天下,我又怎么知道谁能来为天下解祸呢?”

  水淼淼施礼后朝众人道:“回客栈!”

  “慢!”丰凯接过话。他已经控不住心中的刀了!

  “我也没说快行啊!”水淼淼圆场道。

  丰凯指着江玦道:“‘慢’的意思是,我要与他比试一场。”

  水淼淼带有一丝恳求的口吻道:“不打不可吗?”

  丰凯温和地看着她道:“放心吧!”

  江玦静静望着丰凯二人,这时道:“晨霜坛主刚刚经了一场恶战,不如另择他日吧!”

  丰凯冷声道:“你不也打了?阁下如此推脱,莫不是怕‘一胜百年’的名号保不住?”

  江玦道:“既是如此,请赐教!”

  他拔出剑道:“此剑乃是东晋铸剑家赫连阳为陶渊明师祖打造的,名曰归兮,师祖正是持此剑创出了归去来兮剑法。”

  丰凯道:“刀为刃,刃非刀,我的刀叫‘刃刀’,为欧冶子后人欧冶平三十年前所铸!”

  江玦持剑微微躬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果然翩翩君子,风度甚佳。

  丰凯眼眸紧缩,突然射出一道精芒;刀已出鞘,速度以载刀,力量以控刀;他用刀,就像用手一样灵活。

  顷刻,丰凯已甩出了七把刀,他直接使出了杀招,因为他知道,如果这招也不能胜江玦,那就不必浪费时间了。

  他认为只有这一招有把握胜,很多时候,有一招已足够。

  江玦也像其他人一样,不停躲开丰凯真真假假的刀。难道他也会像其他人一样,输在这“夺命残影”之下?

  丰凯握着第十刀如风暴般呼啸而来。千钧一发之际,他的对手却闭上了眼睛。

  没错,江玦闭上了双眼。他模样仍然云淡风轻,毫无生死一线的紧迫感。

  丰凯的十把刀已经围住了江玦,而后者的眼睛还没有睁开,也没有打算睁开。

  十把刀又变成了一把,接着空气的撕裂声,刀剑相交的玎玲声刺耳不绝。霍然,万籁复寂,一丝声音都不见了。

  决过生死的两个人都还站着,江玦睁开了眼,丰凯却闭上了眼,满脸苍白与失落。

  司徒星又第一个欢呼起来,高喊着“大哥赢了”。

  江玦收了剑,眼神制止了司徒星的激烈反应,道:“晨霜坛主承让了!”

  丰凯看着手中的刀道:“江兄刚才为何要闭上眼?”

  江玦道:“丰兄又为何闭眼呢?”

  丰凯面带自嘲之色道:“我想看看江兄闭上眼看到的。”

  江玦道:“看到了吗?”

  丰凯摇摇头。

  江玦又道:“丰坛主的真假十刀太过厉害,我看每一刀都像真的!所以干脆闭上眼,就一把刀也看不到了。”

  丰凯道:“当所有的刀都消失了,再出现的那把就是真的。”

  江玦道:“所以闭上眼,能看到的也很多,有时候甚至比睁着眼还要多。”

  丰凯道:“这句话我记下了,所以下一次再碰到你的时候;你就算闭上眼,我也会让你看到十把刀!”

  江玦拊掌道:“随时候教!”

  丰凯又道:“你刚才使出的那招叫什么名字?”

  “归去来兮第五剑,窈窕寻壑,崎岖经丘。”

  “再见!”丰凯收了刀。

  这时已过来两个灰衣人扶着丰凯,水坛主一行人便陆陆续续返回城中客栈!

  见水淼淼他们渐行渐远,司徒星开口道:“大哥,今日一战,你又要扬名天下了!”

  “你大哥的名气还需再扬吗?”鸳鸯君子赵玉明笑道。

  司徒星道:“自然不用,可此番打败了霜门主,晨霜坛主两人,皆水宗十绝之一。”

  赵玉明道:“刚刚一战,江弟最让人敬佩的,还是他的勇气与智慧,那种关头,能想到闭上眼和敢于闭上眼的,江湖中除了他,怕也没有几个。”

  “是啊!”鸳鸯淑女封欣偎着赵玉明。

  江玦:“大哥大嫂谬赞了。今日窦家没有赢,水宗也没有赢;我们,也不算赢了。”

  “为什么?”司徒星问道。

  “因为真正赢的是人皇,只有他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高哲缓缓道。

  江玦点点头:“希望他不要出事,平安地等到我们找到。”

  这时,“雷怒”邢雷天嚷道:“咱们肯定能找到人皇,但也要活着找到呀!”

  高哲瞅着他道:“你要死了吗?”

  “是啊!快要饿死了!”

  赵玉明笑道:“咱们兄弟姐妹几个有五年没聚在一起了吧?现在子时已过,不知还能不能找到把盏夜话,一醉方休的地方?”

  “地方和酒菜已经准备好了,江弟初见我时,就交代准备一桌宴席!”石鼓书院钟期带着笑意道。

  “那好,我们快去吧!”邢雷天焦急道。

  “就你贪杯!”

  N最u新,章节上酷◇匠网Of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