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了!”一句淡淡的声音回答道。

  “大哥?”司徒星闻声眼前一亮,其他五人也眼前一亮。

  所有人都环顾寻觅着声音发出的位置,直到他们看到一个白影缓缓走来。

  所有人看着白影愈来愈近,迎着月光与火光,慢慢看清他手里的那把剑,那像染了月色的长衫,看清那双像夜一般黑,剑刃一般亮的眸子。

  “江玦?你居然敢来!”水淼淼首先打破了诡异的宁静。她说的话虽然是在质问,可声音里却透着不安。

  霜门主瞧出了她的不安,指着江玦道:“你就是那位江湖的传奇?”

  江玦瞥了一眼霜门主,边走边道:“你就是暗毒王,蜀中唐门百年难出的败类,唐高等?”

  侏儒门主闻言,眼神瞬间变得狠辣怨毒,沉声道:“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

  江玦朝着司徒星,且行且言:“你因垂涎堂嫂美色,居然先将自己的堂哥毒死,又奸杀了堂嫂,事后将其分尸抛入井中。”

  唐高等的眼睛本来就不小,此时目眦欲裂,眼珠凸出,布着道道血丝,更是骇人。

  他狂怒道:“是谁告诉你这些事情的?是谁!是谁!”话还没有说完,唐高等就动了,整个人扑向江玦。这一扑虽然勇武有余,却全攻不守,破绽百出,江玦只要出剑直刺他濂泉穴,对方仓促之下转攻为守,一气必弱。

  江玦没有出剑,也没有要出剑的意思。他反而徒手迎上了唐高等来势汹汹的毒掌。更意想不到的是,霜门主见江玦要对招,突然向后退去。后者紧跟过去缠住他,竟逼得唐高等袖里出剑,躲开江玦粘着的手臂,好像他掌上有着奇毒似的。

  这二人,惯用剑的用起了毒,惯用毒的却使上了剑,在旁的诸人脸上不由出现了疑惑之色。唯有丰凯的眼睛开始慢慢变得兴奋狂热,甚至烧红了一直冷如霜的脸庞。

  水淼淼觉察到丰凯的异样,即道:“怎么了?”

  丰凯压抑不住激动道:“江玦果然名不虚传,唐高等要输了!”

  水淼淼锁眉道:“我连他们在打什么都看不懂!”

  丰凯道:“你说唐高等有何资格能当霜门门主?水圣大人凭什么青睐于他?”

  水淼淼嗔道:“你说话注意点,隔墙有耳!”

  “唐门主人称‘暗毒王’,极善暗器与用毒,二月泰山脚下,想要英雄救美的昆仑三弟子温角还没出招就死了。这般令敌不知所守的本事,天下少有。”

  丰凯点点头道:“没错,不过他不只能令敌不知其所守,更能令敌不知所攻,因为他的招式总是让人看起来有很多弱点。”

  水淼淼盯着仍在打斗的二人思索道:“难道那些弱点,都是陷阱?”

  丰凯默默道:“是的!都是陷阱,每一个陷阱都是致命的。门主佯装气急败坏,好让江玦以为自己激将之计得逞。可是,他早就看透了门主的想法,并且轻而易举地化解了这些杀招。”

  水淼淼不屑道:“哼,他其实只要不去攻击那些破绽就行了,也没甚高明的!”

  “可是江玦不仅化解了这些巧布的陷阱,还让门主的暗器百毒无用武之地。”后面的陆长空忽然接话道。

  “什么意思?”水坛主问。

  陆长空冷眼道:“他每一招都粘着门主,这么近的距离,面对的又是这种对手,暗器还有什么意义?”

  水淼淼道:“我明白,可是这么近的距离,不也是下毒的最佳时机吗?”

  陆长空叹了一口气道:“这才是真正的高明之处,门主现在时刻都能下毒,可是他不敢。”

  “不敢?”

  “恩!他不敢。下毒的机会越多,他就越不确定哪个机会最好,就越不敢。江玦又如此有恃无恐,他就更不敢了。”

  水淼淼凝视着愈加兴奋的丰凯徐徐道:“长空,霜门主真的不敢试一次?”

  酷匠j网首发~n

  陆长空摇摇头道:“不敢,因为只有一次机会,一次便决定着生与死;如果江玦掌上也有烈毒,那么门主最好的结果就是同归于尽。”

  “其实换做是我,我也不敢!”他说到最后不由自嘲起来。

  “可是江玦敢,从出手开始,他就已经胜了,勇气和智慧的胜利。”丰凯紧握住手中的刀道。

  此刻,江玦与唐高等已拆了数十招,后者已经使了三招长河落日,想要先拉开一段距离;江玦自然紧紧贴着,不使其得逞。

  江玦躲过一剑,单掌劈向霜门主;霜门主早已摆出“长河落日”的姿势。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霜门主要使出第四次“长河落日”这般基础简单的招式时,他却变招了,一股青烟突然从他的身体爆出,袖剑转而刺向江玦胸口,左掌封住了对手继续突进的路;同时,数支漆黑锋利的流星镖居然从江玦背后袭来,挡住了退路。

  江玦好像早已知晓唐高等会变招,所以袖剑刺来的时候,他身体已经侧开,侧开身体时,右手已打中了唐高等左臂曲池穴,逼退了毒掌。同一瞬间,江玦腾空跃起,躲开了流星镖。霎时,宝剑出鞘的龙吟声打破了黑夜的静寂,剑光顷刻坠下,玎玲两声,但见那把袖剑甩掉在地上,唐高等也倒在了地上,嘴里咳着血,江玦负剑淡然立于一侧。

  江湖中谈之色变的恶魔此刻的狼狈模样,正应了那句老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一切都太快了。快的是出人意料!最终,用剑的还是用剑,使毒的还是使毒;江玦还是江玦,唐高等,却不再是唐高等了。

  司徒星首先从震惊里转到喜悦中,随即躺在地上欢呼大叫。

  “江玦,你,你不要冲动,别忘记你同伴的毒,还得靠我解!”唐高等仍骄横道。

  江玦乜斜了他一眼道:“你信不信?”

  “信什么?”

  “俯仰之间,天下还有人尚可救他们,却再无人可以救你!”

  闻言,霜门主一愣,然后低头叹道:“你到底想怎样?”

  “解药!”

  霜门主犹疑片刻,无奈顺服地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江玦道:“每人两粒,运内力吸收,一炷香即可解毒。”

  江玦接过药瓶,看也不看,便扔到赵玉明手里;他明白不必看,因为一个想活着的人,绝不会拿生命开玩笑。

  见众人服了解药,江玦又道:“人皇在哪里?”

  霜门主怒目相视道:“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说!我就算死,也不会背叛水圣大人。”

  江玦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已经对你没了杀心,所以借着自己人的嘴顺便向你的主子表一下忠心?”他说话的语气,不带一丝情绪,就像这件事和自己毫无关系。

  唐高等脸色时青时白,恐惧显然已经藏不住了。他现在终于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可怕:明明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却完完全全置身事外,由这个人自己决定;在决定的过程中,他的信念就已慢慢被瓦解了。

  能为而不恃,就是一道攻心的武器;还有什么比“诛心”更厉害的招数呢?

  “门主真的不知道,人皇大人自己走了!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可往往,不可思议的事情才是真的。”水淼淼替唐高等开脱道。

  江玦望着她仙女似的身躯,轻轻道:“我知道!”

  “那现在你能放了门主?”

  江玦微微垂首,然后四个灰衣人抬着一辆轿子,将狼狈的霜门主接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