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没有等到,反倒等来了一群狐狸。淼淼,现在你能告诉我打虎的计划是什么了吧?”马车里的声音问道。

  水淼淼垂首道:“启禀霜门主,属下命人明目张胆多次截下六书院的信鸽,有意要他们发现并监视;昨晚我派细雨使打着撤人的命令去付文村,故意让他们跟踪,引来睢州。今天上午,细雨使来见我,跟踪他的人就是嵩阳书院的高哲。”

  {酷M,匠z网!正b版首发《

  “所以你特意命细雨使今晚去灭了龙王庙的窦家人,目的是让六书院的人得到你已经无人可用的消息,好让他们放心大胆抢夺人皇?”霜门主徐徐道。

  水淼淼默然不语,因为她深深明白,失败者不能多说话,功高者更不能多说话;所以她才成了“水”中最年轻的坛主。

  霜门主又道:“可我有一点不明白,你这么大张旗鼓、浩浩荡荡地从客栈里出来,他们还怎么敢出现?”

  水淼淼道:“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江玦自以为智计绝伦,肯定认为我是欲盖弥彰,铤而走险,身边确已无人可用!”

  霜门主道:“没错,要是我,今晚也会出现!”

  水淼淼道:“可是他们并没有出现,却引来了一群狐狸。属下无能!”

  霜门主朗声笑道:“不是你无能,是老虎太聪明。可惜,再聪明的老虎,得不到它想要的猎物,也是虚有其智。只要人皇还在这里,在我们手里,我们就是赢家。”

  水淼淼突然跪道:“人皇并不在这里!属下担心事有突变,所以不敢冒险,将人皇留在了客栈。为免隔墙有耳,是故不曾禀告。”

  透过窗棂,车厢里依旧泛着昏暗的光芒,却没有发出依旧的声音。霍地,暗光瞬灭,一阵强风吹开了车帷。

  家丁见状即刻将马车保护起来,忽而远方传来渺远的声音:“你等速回客栈,接人皇出城,主人有命,七日不见人皇,诸人受责。”

  水淼淼立身道:“留四人驾车回去,其余人,快!”

  言尽,水坛主并丰凯,陆长空御轻功疾行而去,剩下的人迅速列队完毕,也飞奔回睢州城。

  客栈灯火通明,照亮了半条街,街上人影零星,熟知的打更声,明亮的一轮月。

  亥时已过,宵禁伊始,差吏巡夜查人,却不愿也不敢碰到人。因为这时遇到的,总是些该管却管不了的事。

  月光下,一个黑影正慢慢靠近客栈,他不是走在路上,却像走在路上一样自在随意,飞檐、屋脊就是他的路。

  黑影落在客栈的屋顶上,但一步外树梢上的夜莺丝毫没有察觉。

  “高哲,故事发展的怎么样了?”

  这黑影就是嵩阳书院杰出的弟子——“飞絮”高哲,将高深轻功秘技《流星赶月》练到了垂柳可踏,激流能行的人。

  高哲轻声道:“你如何发现我来了?”

  “你虽然藏住了自己的影子,却也改变了那颗大树的影子。”

  高哲无奈地叹声气道:“江玦,你猜的没错,人皇果然还在这里。细雨坛主他们已经回来了吧?”

  月光泻在屋面上,照亮了一张棱角英俊的脸庞,正是江玦,他躺着道:“已经进去一刻钟了,你去告诉玉明他们准备吧!”

  转眼间,高哲已经消失了;剩下一个人凝望着星空,不知是静是悲。

  不多时,客栈又开了门,出来了更多的人;水淼淼,丰凯,陆长空骑着马走在一行人前面,其余数十着灰衫的人将唯一一辆马车围在中央。

  南城楼上,一位少年倚墙而立,正是司徒星,他焦急道:“高哥,那帮水宗的人到底什么时候带人皇来啊!”

  站在城楼墙上的高哲俯瞰着城内道:“已经来了!”

  负责开道的一骑,已经到了城门下,唤值守的官兵道:“开门,坛主要出城!”

  两个官兵不敢犹疑,急匆匆打开城门。大队人马很快也到了,由水淼淼率领着陆续出城。

  等到三个坛主出了城,城门忽然快速地关上了;于是马车和一干人被关在了城内。同时,城楼上的高哲与司徒星,两个官兵,还有从街道两侧飞身而出的三个白色身影一齐冲向马车。

  当他们靠近马车的时候,车厢突然炸开,一股浓烟弥漫开来。马车附近的灰衫人瞬即倒了下去,冲向马车的六人,有的也倒在了地上,有的趔趄了几步勉强站住了。

  浓烟散开,车厢里哪有什么人皇,只有个四尺高的侏儒正带着得意阴险的笑。

  这时,城门已被打开,三个坛主重回了城内。水淼淼下马向侏儒施礼道:“恭喜霜门主,巧施计中计,不费吹灰之力,便将这些鼠辈剿灭。”

  谁能想到马车里那个雄浑有力的声音居然是这个头大腿短,身材矮小的人发出的?

  侏儒门主大笑道:“淼淼啊!多亏了你知我心意,才有如此结果,此功当你最大。”

  水淼淼笑而不语,看着中毒的六人,随之止笑道:“门主,这其中为何没有江玦?”

  霜门主疑惑道:“没有?难不成自己逃了?”

  “哼!我大哥怎么可能逃?他只会让你们逃。”司徒星扶着地面无力道。

  霜门主摇头笑道:“可怜你这黄口小儿,不懂江湖之事,不明江湖之险。司徒旒放你出来简直是找死。”

  司徒星嘲讽道:“我虽不懂江湖,却明白你是个小人,心和外表都是小人。你此刻是小人得志,安能长远?”

  “说得好!”霜门主缓步靠近,一脸阴毒道:“你知道落在小人手里会有什么下场吗?你这么俊俏,知道脚在臂上,手在腿上的人是有多丑吗?”

  司徒星眼神逞着不惧,但心里不由怕了,全身因怕而颤抖起来,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霜门主又道:“怎么,你害怕了?别怕!你猜猜当你爹在匣子里看到一双眼睛的时候,他会不会认出那是谁的?”

  侏儒门主每向前走一寸,司徒星就向后爬一寸。

  这时,一个官兵挡在了司徒星的身前虚弱地道:“阁下也算得上武林名宿,何必惊吓一个孩子呢?”

  “哈哈哈!”霜门主疯狂地笑道:“武林名宿?哈哈,鸳鸯君子赵玉明,也会给人戴高帽!”

  他脸一转,看向那三个倩影道:“我就是个小人,小人食色,听闻赵君子的夫人鸳鸯淑女封欣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美人,今日一见,名不虚传。比她还漂亮的那位,想来定是冰仙楚云婷吧?”

  楚云婷盘坐在地上,合着眼,仍旧不染一丝纤尘的模样,雅姿美色,诚然不负仙子之名。

  “你个王八蛋,有种冲我来,欺负女人算什么东西?”另一个官兵打扮的男人怒吼道。

  门主摇摇头淫笑道:“‘雷怒’邢雷天果然是火爆脾气。但这哪是什么欺负啊?我是让她们享受一下做女人最大的快乐。尤其是冰仙,那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不知吃了合欢散后会怎样呢?哈哈哈!”

  邢雷天又要破口大骂,被一旁的高哲拉住道:“雷子,他是故意激我们,使这毒更快地侵入心脉,不要中计了!”

  门主道:“飞絮高大侠说得对,却不全对!我的确在激你们,不过,也的确要做这些事情。不信,你们看着!”

  他说到最后,真的走向三个正在运功抵毒的女人。这时,一直蹙眉盯着霜门主的丰凯道:“门主此举有违‘水道’吧?”

  门主回头喝道:“还不用你叫我怎么做事!”

  丰凯冷冷道:“我没有教你做事,而是在教你做人。”

  门主横眉怒目道:“你要造反吗?武功高就敢悖逆?今天我非得让你看看,什么叫‘做人’!”

  他指着周围的灰衫人道:“你们几个,除了冰仙不要动,去把那两个女人的衣服扒光!”

  灰衫人闻令而动,丰凯紧握住刀柄,欲要上前,却被水淼淼死死拉住。

  “大哥,你快来救我们啊!”司徒星忽然放声大喊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