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虹放下筷子,伸展手臂,打了一个饱嗝道:“麻烦四位姐姐将还未动的那几道菜和一壶酒送到我的房里,我回去接着吃!”

  四婢见到坛主默许的眼神,立即屈膝领命,随后端起所指的几道菜,袅袅婷婷走上楼。

  付虹朝坛主笑道:“坛主日理万机,在下就不耽误您的时间了,先回房了!”

  坛主盈盈施了一礼道:“大人请便!”

  坛主目送付虹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对不知何时跪在她身旁的黑袍男人道:“查到了什么?”

  这黑袍男人正是细雨使。

  细雨使恭敬地道:“昨晚的那只乌鸦是蛟龙堂窦家的人。”

  坛主“哼”了一声道:“蛟龙堂没这么大的胆子!”

  细雨使道:“坛主英明,蛟龙堂在今年梁王寿诞上大张旗鼓地献上了至宝——蛟龙鼎。”

  坛主道:“梁王!那就怪不得他要杀这个人皇了。查清楚他们的聚所在哪了吗?”

  细雨使道:“向北三十里城外的龙王庙里。”

  坛主冷笑道:“今晚我们离开的时候,你去那里,大水冲了他的龙王庙!”

  细雨使道:“属下明白!”

  坛主又道:“你站起来吧。最近江玦在做些什么?”

  细雨使起身道:“根据线人的消息,他在太康城会合了六书院其他人之后,便去了‘付文村’,至今仍在那里。”

  坛主道:“六院弟子还有哪些没到?”

  细雨使道:“岳麓书院的宋承峰,言焱;石鼓书院的钟期,白落。”

  坛主掸了掸衣服上的一丝尘土道:“江玦跟他们通过书信吗?”

  细雨使道:“线人说他们的居所每日都有多只信鸽进出,数量不等,至多七只。”

  坛主道:“你是怎么处理这些鸽子的?”

  细雨使道:“属下将鸽子全部截了下来,确认没有重要讯息之后才放飞。”

  坛主惊声道:“你截下了鸽子?不就等于告诉他们,我们在这吗?说不定他们已经到了这里。”

  细雨使顷刻跪倒:“坛主此言何意?”

  坛主冷冷道:“你的人能截下他的鸽子,他就能盯上你的人。懂了吗?”

  细雨使汗涔涔地颤道:“属下该死!属下该死!”

  坛主冷哼道:“你该死,却还活着;如果今天晚上的事情你办砸了······”

  细雨使伏首激动道:“属下明白,誓与计划同存亡!但是如果江玦已经到了睢州,您今晚若要离开,恐有闪失。”

  坛主摇摇头道:“不会有闪失的,我走的路线,谁都不可能知道。你下去吧!”

  “是!”

  细雨使离开了,没有走客栈大门,也没有去后庭院;他向着刚刚插入紫钗的墙面走去。

  墙并不是墙,而是一道暗门;这家客栈也不只是客栈,而是“水”在睢州的眼、耳、鼻、舌。

  诺大的客栈里,好像只剩下了细雨坛主一个人,连刚刚还在的伙计,掌柜的,跑堂的都看不见了。

  “当说完话静下来的时候,居然发现没有一个能说话的人。”一个低沉失落的声音在空旷的店内传开。

  坛主循声回眸,只见二楼一张微笑的脸庞,正是付虹,他凭栏而视,姿势既不嚣张,也不愁弱;眼神虽无轻姚,也不尊重。

  坛主微微颔首道:“大人此言指的是谁?”

  付虹笑道:“自然是我!也可能是别人。”

  坛主道:“大人找属下,可是还有吩咐?”

  付虹道:“没有吩咐。因为我看你真的很美,所以忍不住想来多看两眼。”

  坛主轻笑道:“您这么看,早晚会看腻的。”

  付虹目光瞄着她完美的身材道:“看不腻,因为有些东西,根本看不到。”

  坛主顿了顿,随即妩媚道:“大人您真坏!”

  付虹道:“多少人因为这些看不到的东西,丢了性命,您还数得清吗?”

  话毕,他便转身回去自己的房间,搁下面容已没有任何表情的坛主。

  夕阳西下,天边的晚霞就像一把刀,带血的刀,看到这把刀的人都明白,黑暗即将降临。

  偌大的客栈,整个白天几乎没有人进出;到了这时,客栈居然酒菜香飘,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热闹了起来。

  从客栈出来的,最引人注目的是一车队,马车四辆,每辆车四匹马拉着,每匹皆是河曲良马,紫檀木车身,金丝楠木顶,四角垂宝珠,窗棂挂流苏。每辆车前有四个丫鬟挑灯,每个丫鬟穿得更像是富家小姐;周围跟着数十名家丁。这样的车队不管走在哪里,总是能引人注目的。

  车队鱼贯出了南城门,天色已经墨黑了,月亮慢慢爬起来,遮住了星星的光。夜空如同江湖,只要你足够亮,就能悬在最耀眼的位置;事实上,只要足够亮,你无论在哪个位置,都是最耀眼的。

  最前面的一辆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两棵大树挡在了路上,因为去清理树的几个家丁已经躺在了树的旁边。

  夜,有马的嘶鸣,有风的呼啸,还有,乌鸦的叫声。坛主已经从马车里出来,她换上了一袭窄袖紫衫,额前刘海飘飘,紫纱遮面,月华笼罩着绝美的身躯,动人心魄。

  “大哥,我不管你们怎么想,这个美人,我要定了!”路旁林子里传出一个嚣张的声音。

  坛主微微蹙眉道:“你们不是六书院的人!你们是谁?”

  “哈哈哈!”嚣张的男人声音道:“怪不得你今晚要大水冲了龙王庙。原来龙在这,你都认不出!”

  坛主瞬间绷紧了身体道:“你们窦家的人,来这杀人皇大人的?”

  “不止人皇一个人!”一个喑哑冷酷的声音道。

  坛主不屑地笑道:“你们敢得罪水?”

  喑哑的声音道:“我们不敢,所以今天这里要死的人不止人皇一个!“坛主讽笑道:“就凭你们?”

  当坛主说到“凭”字的时候,就发现一个人已经到了她身后,等到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那个人的手已经搭在她的肩上。

  “美人,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嚣张的声音淫笑道。

  坛主冷冷道:“你如果再不把手拿开,今天晚上恐怕连个全尸都不能有了。”话音还未落,一只紫钗就向后面这人射去。

  “是吗?”他咬着紫钗贴到坛主的耳边道:“死在你的身上,挫骨扬灰,我都不怕!”

  “真的呀?”坛主挥起白皙的手掌沿着他的发梢轻轻抚摸着。突然,坛主手里不知何时又多了一只紫钗,向着他的百会穴狠狠刺下。

  后者好像正在等着似得,一把接住了坛主的手,夺了紫钗,接着朝她耳根吹了口气道:“自然是真的。”

  坛主微笑着挣开了手,缓缓地落下,手臂静止的前一刻,又被另一只手紧紧抓住。这只手是另一个人的,另一个人正站在细雨坛主旁边,他穿着圆领长袍,圆脸蒜鼻,一副富贵之相。

  嚣张的男人大吼道:“二哥,这个美人是我的!你难不成要跟弟弟挣?”

  “挣?哼!”二哥举起坛主的手道:“你刚才要是死了,还争得过谁?”

  ●…看g#正U版B}章g…节上酷(匠网《

  嚣张的男人定睛一看,只见坛主手中握着一支紫钗,尖细的尾部还存着清冷的月光。

  坛主松开了手道:“窦家二公子善智,果真是智计无双,名不虚传,却不知我背后这个白痴是谁?”

  男人顿时生出一阵冷汗,眼神一凛,一把揪住坛主乌黑的秀发道:“爷告诉你,我就是窦家六公子,窦善益,早知道,我就应该先扒光你的衣服,看你在哪藏暗器!不过最美的是,现在扒还不晚。”

  “已经晚了!”

  “六弟小心!”窦善智说话的时候已经扯住窦善益的衣服,拼尽全力向后退去。同时,树林里又窜出两个影子,上下齐攻,冲向美人坛主。坛主盈盈一笑,一笑就不见了;她并没有动,因为有一个人动了,这个人就挡在她前面。

  的确已经晚了,因为几乎没有人能分清楚到底这个人是先说的“已经晚了”,还是先斩断了窦善益的胳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南洺说:

  求大家的支持,且希望多些建议·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