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虹嚼着骨头开心地道:“坛主姑娘,你消息还真是灵通啊!知道他昨天欺负过我,今天就罚他跪着向我道歉。就他那个体型,爬这几十步,真是要累死他了!哈哈。”

  坛主脸上又泛起微笑,道:“你们两个人进来吧!”

  话音刚落,两个灰衫男人便疾步进来跪在坛主旁边。这时,胡非为也跪走到了付虹近旁,满身大汗,气喘吁吁,膝盖磨得血迹斑斑,惨白的脸上带着如耗子遇见猫时的恐惧。

  付虹见到胡非为的样子,心立即软了,再也提不起吓唬调笑的心情,然后道:“胡公子,请起身吧!跪这么长时间,真是难为你了!”虽然话是对胡非为说的,但他的目光却一直盯着对面的坛主。

  坛主轻轻点头,以示同意。

  这时,跪着的灰衫男人道:“启禀坛主,他已经不能站起来!”

  “为什么?”付虹惊疑地问道。

  “因为没有双脚的人,站不起来!”

  付虹手中的筷子掉了,但他丝毫没有意识到;等到他意识到的时候,心里只剩下一腔怒火,而且已经烧到了脸上。

  他冷冷地道:“这是坛主的安排吗?”

  坛主瞧了一眼胡非为道:“你们两个说我怎么安排的?”

  灰衫男人道:“坛主说,不敬人皇大人的人,应该得到处罚!”

  “什么!”付虹大惊道:“你们把那对父女怎么了?”

  灰衫男人道:“昨晚当着爹的面把她女儿送给了这头猪,第二天一早我们又把这只猪的脚砍下来,让他跪着过来。这么做全是为了给你出气!”

  付虹喘着粗气,竭力压下心里气愤与干呕的感觉,怒瞪着跪在地上若无其事的两个人,接着伸手取了一壶酒,抬头一口气吞掉大半;然后脸上勉强挤出一分笑意道:“你们两个真会办事呀!有理有据,有条不紊的。可惜啊!你们今天却都要死在这里。”

  二人相视一眼,然后同时望向仙气飘飘的坛主。

  付虹继续道:“你们不用指望坛主,她不会因为你们两个而得罪我的。是——吗?坛——主。”

  坛主微微颔首道:“既然大人让他们死,他们怎么敢活?”

  话音刚落,付虹脸上的笑意尚未展开,地上跪着的两个灰衫男人胸口上已经多了一把匕首,鲜血在沿着地板四处流淌。

  付虹“哇”地一声,将方才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四婢见状立即上来服侍。

  坛主道:“请大人保重身体!”

  这时,又进来七八个人,抬走了尸体和半死不活的胡非为,清扫了地面。很快,一切都恢复了平常,所有人都很平常,除了付虹。

  付虹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呕吐,然后换了一双筷子接着吃饭,好像一切都的确是平常。

  在付虹狼吞虎咽的时候,坛主伸出玉手倒了一杯酒,双手呈给他道:“大人慢些用!”

  付虹接过酒杯,靠近鼻子闻了闻;霍然,酒杯从他的手中滑下,跌落地上。

  付虹平常的眼神盯着坛主,一言不发。

  此时,坛主的美目也盯着付虹,轻声道:“大人莫不是怕酒中有毒?”

  付虹摇摇头道:“我不怕酒中有毒,只怕酒中有血;我只喝酒,不喝血!”

  XN最^《新@章(节*上》酷_*匠"t网

  坛主道:“昨夜大人便说过,江湖之人皆饮血,谁都无法置身事外!”

  付虹冷笑道:“那我现在只想喝你的血,对别人的,暂时没有兴趣。”

  话毕,四婢齐刷刷跪在地上,身体颤抖不已。

  坛主拍案而起,怒目相视道:“大人想喝属下的血,只怕还不易!”

  付虹嘲笑道:“易,很容易。人之过也,各于其党;你这般不惜下属的性命,想来是跟你的主子学的。所以······”

  坛主不等言尽,突然挥袖,付虹只觉眼前一闪,脖颈一凉,接着他回头望去,一只紫钗已插在了墙上。

  “大人有没有想过,假如您见不了我的主人,那还怎么喝我的血?”坛主说话间,又优雅地坐下来。

  付虹转过头哈哈笑道:“我敢死,你敢杀吗?你若不敢杀,我便非喝你的血不可!”

  言尽,周围陷入了静寂,坛主一直盯着视死如归的付虹;良久,她长叹了一口气,竟低首啜泣起来:“难道大人非要妾身死不可吗?”声音哀怨婉转中带着妩媚,任谁也狠不下心。

  付虹冷冷道:“我只想喝你的血,怎么会让你死!”

  坛主幽幽道:“您不想杀死妾身?”

  付虹凝视着坛主,笑叹道:“我不想,很不想!因为你若死了,不知会有多少人因此而遭厄运,眼前的四位姐姐,恐也会受到迫害。”

  坛主收了泪道:“大人真是宅心仁厚,今日之事,是属下错了!”

  付虹自嘲道:“坛主只是不想跟我一般见识而已,您要是想对付在下,何止千百种方法,又怎容我在此叫嚣呢?”

  坛主施礼道:“属下岂敢!”

  付虹面露微笑道:“能不能烦请坛主做两件事情?”

  坛主道:“请大人吩咐。”

  付虹道:“一是,保住胡公子的命并送回府上;二是,将那位可怜的少女送回家中,再给老汉一些补偿,要是能给那个少女找个如意郎君就更好了!”

  坛主点点头,回头环顾四周朗声道:“你们都听到了?大人吩咐的,一天之内完成,不得延误!”

  付虹闻言长舒了一口气,无力地坐在凳子上,脸上挂着那种一如既往暖洋洋的,满足的微笑。

  付虹微笑的时候,胃口总是特别好,所以他的胃口一直很好;但是他胃口好的时候,却很少有近在眼前的佳肴美酒,所以他很珍惜这样的机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