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酒中乞丐(下)

  乞丐少年媚笑着送走了四人,欲要回到自己桌上,继续喝酒吃肉。这时,跪在地上的老汉站起来一把扯住乞丐的乱发,一通乱打,边打边道:“你个小混蛋,坏了我女儿的名声,我打死你······”

  很快,其他客人纷纷见义勇为,加入了围殴乞丐少年的行列。

  乞丐抱着头,蜷缩着身子,单薄的身体承受着诸人的拳脚。最后是少女哭着向老汉求情,他悍然凶愤的脸色才缓和下来。少女搀着老汉离开了迎宾酒馆,天色暗了,其他人也都散了。乞丐动了动身体,慢慢爬起来,露出一张仍在微笑的脸。

  他一瘸一拐地走回自己的位子上,颤颤地给自己倒上一杯酒,举杯饮尽,满足之感跃然脸上。

  酒家来收拾桌上狼藉的杯盘,瞧了一眼独酌的少年乞丐,长叹了一口气道:“你本就是自顾不暇的人,何苦来管别人的闲事呢?”

  乞丐刚才虽然护着脸,但脸上还是不能完全幸免,嘴角淤青还带着血迹。他夹起一粒花生,轻轻放进嘴里,只用半边咀嚼;边嚼边笑道:“也许我太闲了,才想管闲事。”

  酒家不可思议道:“你居然还能笑得出来,我要是你,早就,早就······”

  乞丐兴致盎然地道:“老板!你就是你,所以不用管闲事;我就是我,所以即使这样,还能笑出来!”

  酒家摇头道:“像你这么式不要命的人,我是头一次见。”

  乞丐哈哈大笑道:“我可惜命啦!谁说我不要命?”说罢,又饮尽一盅。

  酒家盯着他一阵,苦笑道:“你不像个乞丐?”

  乞丐半醉半醒道:“哪不像?”

  最YU新E章节q4上酷bR匠l网。

  酒家道:“心不像!”

  乞丐伏案大笑道:“那你,那你说我的心像什么?”

  酒家肃然道:“像火,一团猛烈的火!”

  乞丐晕乎乎地道:“老板,你说得不错,我心里有股火,所以要喝酒浇灭它。再来一壶酒,一斤抹猪!”他说着从身上翻出所有的银子,只有五两多点,都扔在了桌子上。

  酒家脸上不觉挂起了笑意,关上了客栈大门道:“好,我给你拿!你把银子收起来吃下顿吧,这顿,我请客!”

  不多时,酒菜齐备。菜多了几个,酒多了两坛。

  乞丐望着桌上,悠悠道:“老板,你弄这么多菜,我······”

  酒店老板坐在了桌旁道:“你吃不完?”

  乞丐道:“不是,我付不起!”

  酒店老板笑道:“不是说我请客吗?不用你付账!”

  乞丐道:“你请我,却还没有问我愿不愿意!”

  酒店老板哭笑不得:“那你愿意不?愿意我请你一块喝酒吗?”

  乞丐拍了一下老板的肩道:“当然愿意!”

  交杯换盏之间,狂笑大骂之余,一坛酒已经下肚,二人都醉醺醺的。

  酒店老板道:“小子,我告诉你!上半生我笑得加起来,都没有今天多!”

  乞丐道:“老板,我也告诉你!上半生我喝得加起来,都没今天多!所以我现在一点都不能喝了!”

  酒家大笑道:“小子,你不行了吧!今晚别走,住在我这,明天咱接着喝!”

  乞丐打了个嗝道:“不用了,我得走!”

  酒家道:“为什么?”

  乞丐道:“因为该走的时候就得走!”他说话的时候,就左手抱起另一坛酒,右手拿着一只鸭腿,踉踉跄跄地走向半掩着的小门。

  酒家道:“你把桌上的银子拿走啊!”

  乞丐道:“银子!送给有命又好心的人花吧,这样的人,实在不多了!”

  酒家擦着通红的眼睛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还请你喝酒!”

  乞丐摆手而唱道:“流光醳醳,甘滋泥泥。醪酿既成,绿瓷既启,且筐且漉,载篘载齐。庶民以为欢,君子以为礼······”

  乞丐少年怀抱酒坛,趔趔趄趄地走在夜深人静的大街上。

  秋高月朗,凉风习习,清冷非常。乞丐虽然衣衫褴褛,但借着酒劲也不觉寒意。

  忽然,一只乌鸦随着两声叫落在了乞丐眼前的房檐上。漆黑的身体,在地上还有一个漆黑的影子。

  乞丐定睛一看,接着嘴角一笑,朝着乌鸦道:“鸦兄啊!你是专为我而来的吗?不然此间门门闭户,人人安眠,你来干什么呢?”

  他喝了一口酒又道:“鸦兄,你此时不眠,想必是有忧愁。正巧,我这有酒,咱们不妨举杯消愁。反正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这只乌鸦不喝酒!”一个嘶哑的声音从黑暗中来。

  乞丐怔了一下,随即道:“乌鸦不喝酒,你喝酒吗?”

  过了一阵,那黑暗中的人道:“乌鸦不喝酒,我也不喝酒!”

  乞丐闻言轻叹一声道:“我以前也没怎么喝过酒,觉得酒一点也不好喝。可我今天才明白,酒,并不是嘴与胃觉得好喝;而是心觉得好喝!以前喝酒,我都是用嘴和胃喝酒,今日,我开始用心喝酒!”

  那人道:“你想教我喝酒?”

  乞丐点头笑道:“没错!人心如果爱上了喝酒,可能就不太喜欢喝血了吧。”

  那人森然道:“你怎么知道我喝血?”

  乞丐哈哈大笑道:“江湖中人,一大半是既喝酒,又喝血的;剩下的一半,是只喝血的!”

  “呵呵,好!”那人也笑道:“你口中的酒不错,人也不错。你不过才十九岁,却能看得这么清楚,真是难得!”

  乞丐又吞了口酒大声道:“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那人冷冷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咳!咳!”乞丐舒了舒气道:“不是杀我,就是抓我,还有什么好问的?”

  那人道:“你承认自己是人皇付虹了?”

  乞丐郑重地道:“我是付虹,但不是人皇!”

  那人道:“‘荧惑守心陨星降,秦皇帝陵天机藏,寸人之虹映谜色,海晏河清归人皇。’付虹就是人皇!”

  付虹苦笑道:“这种诗,十人之中,大半可作。你们这群有着上天入地本事的人,却笃信不疑,我真是难以想通!”

  那人道:“你不用想通!我主人也不相信,所以派我来杀你!”

  付虹嗤笑道:“不相信还杀我,你主人真是掩耳盗铃之徒!”

  那人道:“今晚废话太多了!”

  话毕,乌鸦突然从房檐飞了起来,可飞起来的刹那,又跌落在地上,动也不动!

  嘶哑的声音没有了,付虹抱着酒坛还在摇摇晃晃地站着!

  霍然,刚刚乌鸦立的屋檐上缓缓飘落一个绝美的倩影,穿着窄袖短衫,背对付虹。月华笼罩下,即便相隔数十步,仍让付虹心旷神怡。

  等他回过神来,眼前已经多了九个人,四个大汉挑着一顶轿子,四个挑着灯、身着粉色罗衫的美人。这四个美人,正是当天“野花香”里的。还有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正在压轿,也是当天“野花香”里的细雨使。

  “大人受惊了,请大人上轿!”这声音有如林籁泉韵,动人之极。

  付虹笑笑道:“好啊,我正愁没地方去呢!”他说到“愁”的时候,身子已经坐在了轿子里。

  轿子走远了,细雨使还没有走,房檐上的背影依旧在。

  细雨使恭敬地道:“坛主!这次您可算立了大功了!”

  天籁之音又道:“哼!大功!你了解对手是谁吗?”

  细雨使道:“江玦,江湖谁人不知啊!”

  坛主微微摇头:“你不了解江玦,你永远不知道他有多么可怕!去,查清这个带乌鸦来的人是谁?”

  “是!”细雨使接到命令立刻就消失了。

  坛主轻轻抬头,望着明月,转而视线落下,到了远处那坐轿子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