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3、说

  睢州,南接太康城,家家养蚕,户户能织,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并独以“出文绣”而闻名天下。这里每年都要向京师运送大批的丝绸制品,以供宫廷和王公贵族所用。

  睢州城内的大多数人,都不缺衣服穿;大多数人除了不缺衣服,其他什么都缺。所以这里衣服穿的工整的人,不一定是有钱人。可有种人在哪都一样,那就是衣服穿到破破烂烂的人,一定是穷光蛋。

  “迎宾酒馆”里就坐着一位衣服穿到破破烂烂的穷光蛋。面对这种人,酒家总是让他们先付钱,后点酒菜;因此这个看上年纪轻轻的穷光蛋,还能坐在店里。

  穷光蛋点了一壶酒,一盘花生米,半斤襄邑抹猪。

  一个穿得像乞丐的人,却坐在了乞丐不应该坐的位置上,难免引得其他客人侧目鄙夷。这个乞丐依旧饮酒自乐,悠然自得,吃相也不像乞丐,反倒装出豪气雅色。

  酒馆又来了两个人,一老一少,老的是老汉,少的是少女。老汉和少女入了座,要了一点小酒和小菜之后,酒馆里来了四个男人,个个衣着光鲜,肥头猪脑上写明了自己是“富家子弟”。

  这四个男人一进门,就奔着那一老一少的酒桌而去,全都围在那个少女身旁。

  其中最肥的男人揉着自己脸上的赘肉道:“小娘子,来这种地方,只能吃些粗茶淡饭,不如跟大哥哥走,去吃山珍海味,珍馐百般。”

  少女战战兢兢地喊着“爹爹”。

  老汉将少女拉到自己身边,求肥男人道:“小女年幼,还请几位大官人高抬贵手。”

  这时,第二肥的男人道:“既然你把话挑明了,我不妨告诉你,刚才说话的是胡员外的公子,我大哥胡非为!他看中了你的千金,想收五房小妾,这不仅是你家的福气,还是你家的财气。只要你答应了,以后你家再也不用每天织布卖那几个臭钱了。”说完,他就朝桌子上扔了一个鼓鼓的荷包。

  老汉被吓得跪在地上,泪求道:“大官人,不行啊!小女万万配不上这位官人呀!”

  胡非为恫吓道:“为什么?难道这小娘子已经配了他人,非完璧之身了!”

  “没错!这位胡非为兄果然洞若观火啊!”循声而去,只见一个乞丐打扮的少年笑嘻嘻地瞧着胡非为的肉脸。

  胡非为微微皱眉,眼睛就藏在了肉里:“你是个什么东西?爷爷的事情也敢来插嘴!”

  乞丐少年哈哈笑道:“小人姓朱,名仕倪,仕途之仕,倪姓之倪。”

  胡非为突然一脚踹在乞丐身上道:“爷爷问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谁让你说自己名字了!”

  这一脚虽然动作缓慢,但力量不小,乞丐从地上费力爬起来笑道:“大官人,这个小娘子,前几天已经委身于我了。”

  此话一出,四座哗然,少女气愤地指着乞丐说不出话,然后伏在父亲肩上痛苦,老汉脸色更为难看,一副想吃了乞丐的脸色。但惧于胡非为在旁,跪着不敢乱动。

  胡非为四人听闻此言,显得趣味更足,淫笑道:“小乞丐,你说说,她怎么委身于你的?”

  乞丐少年欲贴耳告诉他,胡非为又是一脚道:“爷爷让你当着在座大伙的面说!”

  乞丐笑着从地上爬起来道:“有两次!第一次我蹲在他们家门口,等着老东西和老婆子出去卖布之后,悄悄潜进他们家里,将这小娘子给······”他说到最后自己“嘿嘿”猥笑起来。

  此时少女的哭声更惨,更浓。

  胡非为道:“第二次呢?你又潜进他们家了?”

  “不是!”乞丐得意道:“第二次,她主动找的我,还说自己想······”

  第二胖的男人瞪老汉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老汉与少女都已哭成一团,哪还说得出话。

  “哈哈哈·····”胡非为四人捧腹大笑道:“好小子,有胆子!我还以为这小家碧玉样的是个清纯的,没想到也是个荡妇,哈哈!”

  四人中微瘦的人道:“大哥,这小贱人咱还要吗?”

  胡非为瞪起眼,瞪到别人刚刚能看见,怒道:“这种贱人,要她干嘛?咱们走!”

  第二肥的人从桌上拿起鼓鼓的荷包,慢吞吞地追上胡非为一起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