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康是座小城,人不多,名人更少。但入秋的两个月来,这里可谓风云聚集,豪杰聚会,英雄聚首;随处可见江湖名士的走动,王公贵族的脸孔。

  名人多了,生意就好了;城内大大小小的客栈、赌场和妓院每日都人满为患,除了一家叫“野花香”的妓院。这家妓院里每天只接待一个客人,同一个客人;而这个客人给的钱比其他人满为患的青楼挣得总数要多得多。因为这个客人是人皇付虹。

  今日是白露,芳草仍萋萋,秋风已瑟瑟;今宵烟笼寒水月笼沙,酒家不打烊,歌舞不绝耳,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野花香”灯火通明,莺歌燕舞;五个女人在房间里个个花枝招展,袅袅依依,围着个身材短小,五官勉强端正,面带淫荡笑容的人。这五个女人都是太康城各青楼的头牌,每个都是众星捧月;她们能同时服侍一个男人,只因为这个男人是“人皇付虹”。

  一个穿着绿裙的女人娇笑道:“人皇大官人,您以后要是一统天下了,可不能忘记姐妹们!”话毕,其他四个女人也一齐起哄。

  人皇大笑道:“你们放心,等我成了天下之主,把你们都接进宫去。”

  他指着绿裙女人又道:“你做皇后,其他几个做贵妃!”

  然后,几个女人腻在人皇身上,口口称“谢主隆恩”。

  霍然,房门被一股烈风吹开。

  人皇付虹惊奇道:“这房间是内屋,怎会有如此强风?”

  绿裙女人抚摸着他道:“您是天人,遇到的自然都不是普通人可以理解的!”

  付虹哈哈笑道:“皇后说的是,说得极是!”

  这时,进来了四个蒙着面纱,穿着粉色罗衫的女人,立于左右两侧,手提莲花灯;曼妙姿容,肤如蝤蛴,凸翘有致,隐约可见。

  四个挑灯女人之后紧跟着一个因罩着黑色斗篷而看不清脸的人。他进门立即朝人皇单膝跪地道:“在下水中,细雨使,恭祝人皇万安!”

  人皇正盯着四个罗衫美人心猿意马,被斗篷下的人一语惊醒,然后咳嗽两声道:“你是何人?竟敢深夜擅闯。她们四个又是何人?”话到最后,人皇又恢复一脸色相。

  细雨使道:“属下不敢!因奉了主人之命,特请人皇移驾,以保贵体安全,亦能侍候周到。这四个婢子,就是负责侍候您的。”

  人皇听言立即起身,挣开那五个女人的厮缠,走到一个罗衫美女的前面,一只手托起她的下巴,另只手颤巍巍地摘下粉色面纱;露出的是一副绝色的容颜。

  接着,人皇匆匆扶起跪着的细雨使道:“贵主人说这四个绝色姑娘是,是我的?”

  细雨使笑道:“只要您愿意,主人府中三百佳丽,任君撷取。”

  人皇清清嗓子道:“不知贵主人府在何处?”

  细雨使道:“就在距这三里外,下面已经为您备好了轿子。但如果您要是觉得天色已晚,不欲出行,咱们也可以明天再来接您!”

  付虹本不想去,但听穿黑斗篷人的意思,如果他不去,这四个美人就要走;他见了她们,就觉得那些青楼的头牌个个庸脂俗粉,再提不起丝毫兴趣。于是他道:“既然贵主人盛情相邀,我也不好作辞,事不宜迟,咱们便动身吧!”

  细雨使摆出请的姿势。一行六人出了“野花香”,皓月当空,冷光寂寂,风动灯影。

  人皇瞧着一轮明月道:“月明星稀、乌鹊南飞,今晚的月色真美啊,和美人一样美!”

  细雨使恭顺道:“没想到大人也是个诗情画意的才子!”

  人皇大笑道:“小才,小才!咱们这便上轿吧!”

  “你上去,恐怕再也下不来了!”一个悠远动听的女音传来。

  人皇立时大惊失色,眼睛盯着细雨使,身体慢慢远离轿子。

  细雨使怒声道:“何人装神弄鬼,妖言惑众?连真面目都不敢露的小人,又遑论别人的安危呢?”

  言尽,东旁柳树梢上飘然落下一个倩影。她一袭白色广袖长裙,像从月宫下凡的仙子,远观足以倾城。等到她飘落在众人眼前,才知倾国容颜;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冰肌玉骨,似月一体,周身泛着月光的冷寒之气。

  人皇早已目瞪口呆,他见了这白裙女子,心下瞬间又觉得那四个罗衫美人俗不可耐。

  细雨使道:“观佳人之容采,必然是冰仙——楚云婷吧?”

  白裙女子淡淡瞧了一眼细雨使,然后转向人皇道:“你,跟我走!”

  付虹听见仙女要求,想也不想,连连点头,向她走去。

  “慢!”细雨使道:“主人告诉属下,只要大人需要什么,我们就必须求到。如果大人喜欢这个女人,属下大可献给您,您又何必跟她走呢?”

  人皇停住脚步,盯着细雨使道:“这话当真?如若你能说服这位仙女随了我,他日,我愿把拥有的所有一半分你。”

  冰仙蹙眉瞧着人皇,眼神中挂着一丝不屑。

  细雨使对冰仙道:“人皇大人是天下第一奇,你是天下第一美,两个天下第一,可谓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不如让我家主人保个媒,成天下第一婚事吧!”

  人皇不住点头,脸上猥笑频频。

  冰仙楚云婷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剑,薄如宣纸,软似蒲苇,剑宽寸余,剑锋裹着银霜,无脊无格。

  细雨使拍手道:“既然如此,在下便请你去吧!”

  霍然,楚云婷周围出现九个穿着灰色斗篷的人,个个抱刀直立。

  人皇大惊道:“你可不能伤了我的美人!”

  细雨使抱拳道:“大人放心,他们有分寸!”

  话毕,九人同时出刀,分攻人身九处弱点。冰仙挥剑截、削、刺、格,衣袂在风中飞扬作响,形体招式之灵动美妙,是舞剑而非用剑。

  细雨使道:“你不用挣扎着等人来救你了!到太康的六书院其他弟子现在已经自顾不暇了!”

  楚云婷荡开一剑,扶摇向上,剑幻白影,幻影成千,光华耀眼。突然,幻影齐坠,地下九人同时以内力挡住剑气。一声巨响,九人被震向四边数步。冰仙缓缓落下,面色苍白,汗气微显。

  细雨使鼓掌叫好道:“不愧是丽正书院数一数二的人物,就连这只好看,不好用的花哨招式——流风回雪,也能把我手下九个副史打到无动手之力,当真厉害!”

  楚云婷依旧淡淡眼神望着他,没有任何情感的表露。

  细雨使又道:“还好,我从不轻敌,所以来的时候,借到了急雨使手下的九个副使。请冰仙子也将他们打发了吧!”

  言毕,周边又出来九个穿灰斗篷的人,抱刀而立。

  楚云婷握着剑微微颔首,九人刀已出鞘,招已在刀上,朝她而来。

  “慢着!”一少年的声音悠悠传来。

  酷!匠网2k首e发b$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