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府东端有一座山,南托太白,北临东海,山有九峰,绵延数十里,葳蕤秀丽。

  九峰深处,有一座高约两丈的石刻牌坊,上面刻着“复山书院”。牌坊后百步外,便能看见朱红色的大门,左右一副楹联,上联,武为安邦,护华夏大好河山;下联,文以载道,教百姓安居乐业。匾额上书着横批“文经武略”。大门两侧立着獬豸石像,更显威严。

  书院里,有一阁,牌匾上书着“解惑斋”,斋内,一个穿着灰色直裰,身材微丰,长须方脸的中年男人正整理着书籍。中年男人旁边站着一个少年;白衫玉面,英气勃发,正是复山书院天才弟子——江玦。

  中年男人翻着书道:“你为什么同意让一个少女亲手杀人呢?”

  江玦清冷的声音说道:“我只想给她一股力量活下去。”

  中年男人转头盯着他道:“杀人的力量?”

  )看I正…版$章)m节$上YC酷k匠网eS

  江玦道:“杀人的力量!”

  中年男人道:“星儿好像对这个少女有点好感吧?”

  江玦道:“老师,星儿这次表现很好,没有违背过您立下的规矩,武功也大有进境。”

  中年男人苦笑道:“我司徒旒本就资质平平,儿子能好到哪去?你不用替他说好话,我心里知晓。”

  江玦抱拳垂首道:“老师乃人中之杰,武学的造诣,天下恐怕已少有敌手。”

  司徒旒大笑道:“我有什么造诣?不惑之年,无事所成,唯一的成就就是不负山、丘二位将军,培养出你们这批国之栋梁,尤其是你。”

  江玦道:“老师过谦了!”

  司徒旒道:“你不在书院的五个月,江湖中发生了一件大事。”

  江玦道:“荧惑守心陨星降,秦皇帝陵天机藏,寸人之虹映谜色,海晏河清归人皇。”

  司徒旒点点头道:“正是这首诗,现已传遍五湖四海,大街小巷;男女老幼,柴夫菜农,人人能诵。”

  江玦平静地听着,这就是他,能不说话,一定不说话。

  司徒旒继续道:“七天前,太康城传出人皇付虹的踪迹。据说,秦王,梁王闻讯立即派人前往,江湖中有实力野心的帮派也暗中筹谋抢夺这个人皇。”

  江玦道:“他们抢的不是人皇,而是天下民心。当下,弟子最好奇的是,这个传言怎么来的?”

  司徒旒肃然道:“我可以告诉你,这不是个传言!”

  江玦剑眉微蹙,不解之意甚浓。

  他接着道:“五十年前,北胡犯疆,敌将闾曼天生神力,根骨奇佳,自幼在中原学武,二十岁便无敌于江湖。后来回到本国,随军出征。关外一役,仅凭他一人之力,就杀伤了大半前军将士。”

  江玦道:“后来先皇亲到齐云山,拜谒名隐——葛君,求他挽救百姓于铁骑之下。葛前辈雁门关约战闾曼,两人斗了一天一夜,翌日黎明,葛前辈以羽仙第九剑击杀闾曼。”

  司徒旒颔首道:“相传,葛君战后化境成仙,再不入尘世!”

  江玦道:“这和人皇有什么关系?”

  司徒旒道:“半年前,我应四大门派掌门之邀,前往齐云山一聚。一日夜里,雷电乍起,狂风怒吼,引得山中飞禽走兽奔窜四逃。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瞬时雷息风止,天上一团烈火斜直而下。我等随烈火落去方向追寻,然后发现了葛君生前住所。”

  江玦道:“里面有这首诗?”

  司徒旒道:“其实不只这首诗,葛君还在墙上留下了谶语,是人皇与羽仙剑谱的关系。”

  江玦道:“怪不得这么多人要抢人皇了!可老师,您和四大门派掌门绝不会将这等必掀起江湖大乱的秘密说出去,又怎会尽人皆知呢?”

  司徒旒叹道:“自然是‘水’在作怪!”

  江玦道:“果然是无敌无攻,无所不至。”

  司徒旒道:“你现在明白,这个人皇有多么地重要了吧?”

  江玦苦笑道:“近日,坊间还流传出他是先皇的后人。寸人之虹——付虹,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司徒旒盯着他叹道:“这件事的真假有谁比你更清楚呢?”

  江玦道:“学生即刻动身前往太康城,寻得人皇。”

  司徒旒道:“咱们若要推翻秦王、梁王这两股的势力,恢复先皇江山,还天下百姓安泰;这个人皇,一定要得到!”

  江玦道:“学生明白!”

  司徒旒道:“这次六大书院各派出了两名精英弟子,你们在太康汇合,一同保护人皇。务必在明年春分“六院论学”前,将人皇带到岳麓书院。我会在那里等你。现在,你去挑选一个院中弟子结伴前往。”

  江玦跪下道:“学生与星儿即刻前往,请老师珍重!”

  司徒旒稍显疲惫地坐在太师椅上挥挥手,示意他离开。

  江玦出了解惑斋,早已等候司徒星立即迎上来道:“怎么样?大哥,我爹是不是像我猜的一样,让你带着我去保护那个人皇?”

  江玦径直走开:“快去收拾东西,半个时辰后在御书斋等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