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十五落花

  “她不能跟你走!”忽然一个幽冷的声音传来。

  李不白峻目环视一周道:“阁下是谁?”

  幽冷声音道:“水!”

  李不白闻声一震,面露惧色道:“不知阁下是雨、露、雪、霜、泉、瀑、湖、海八门中的哪一位?”

  少女见旁边的魔头有了怯色,心里不由重燃了活着的希望,更仔细倾听二人的对话。

  幽冷声音回道:“你知道我们,这很好,说明你不只是个自大狂。”

  李不白唯诺道:“江湖中,谁不知‘水有百态,不死不灭,无攻无敌,无所不至’。”

  幽冷声音道:“如果我让你加入‘水’,你会拒绝吗?”

  李不白苦笑道:“那真是荣幸之至。但在下还是很想知道,加入和不加入,对在下有什么区别。”

  幽冷声音道:“不加入,你自以为傲的计划会众人皆知。加入,这个女孩就还是你的。”

  闻言,少女的精神再次瞬间崩塌,身子又软了下去。

  李不白抱拳道:“既如此,那好······”

  “他不能加入‘水’!”忽而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传来。

  李不白被这个有声无影的人又一惊,深觉自己的智计武功受到侮辱,心中悻悻难安。

  幽冷声音道:“他为什么不能加入‘水’?”

  稚嫩声音朗笑道:“因为‘水’肯定不会收死人。”

  幽冷声音道:“谁说他死了?”

  稚嫩声音说:“我大哥。大哥说十五落花,今天最后一朵,落的这朵叫李不白。”

  听到这话的李不白仿脸色变得铁青,手中折扇被紧紧握住。

  幽冷声音道:“你大哥是谁?”

  稚嫩声音道:“我大哥说,你最好别知道他是谁,最好快点走,因为当初‘平湖坛’的坛主也想知道他是谁,所以才惨死。”

  李不白顿时一脸煞白,江湖中敢威胁“水”的人,本就没有几个。

  幽冷的声音再没有发出,偏僻的小巷转瞬间变得和原来一样幽静。

  李不白动不敢动,逃不敢逃,只能站在原处以不变应万变。他这个位置,恰能一招擒住旁边的少女,到时候不管是做人质还是挡暗器,自己都会主动得多。

  这时,稚嫩声音又道:“李不白,你害怕了?”

  李不白嗤笑道:“阁下是谁,既要取李某性命,又不肯真人相见,只能以一些暗器毒针取胜,使些小人手段罢了。”

  说话间,巷中便多了两人。一个少年,看模样十五六岁,白色中衣外罩着红色窄袖薄衫,腰间系着流苏,手中一把剑,面目俊朗,神采奕奕。少年旁边的人,一袭白衫,秾纤得衷,剑眉入鬓,目若星辰,文质彬彬。

  李不白只看了那白衫人一眼,心中便生出自惭形秽之感,随即拊掌施礼:“朋友二人的风采,当真天下少有。”

  少年冷笑道:“你不用拍我们马屁,像你这种没有人性的畜生,也敢妄谈人的风采。”

  李不白脸色极为难看,阴森地说:“想杀我?你们两个还不够格,把你们的人都叫出来吧!”

  少年讽笑道:“畜生,你以为你想什么我不知晓吗?你想套出我们有多少人,人在哪里,这样才更有把握逃跑。”

  李不白的脸白了,咬牙道:“既然知道我的用意,为什么不立刻杀了我?”

  少年道:“唉!如果我要出手,你势必有机会拿住一旁的姑娘做挡箭牌。凭我的功夫还不能一招杀你。”

  “哈哈哈···”李不白大笑道:“你是说你这个黄口小儿杀得了我?”

  少年道:“那是自然!”

  李不白道:“那你就来试试吧!

  少年道:“你必须保证不动那姑娘,我才能试,不然伤了人家怎么办?”

  李不白思忖道:“今日我若答应和这少年一战,无论输赢,性命定然不保。无论如何,保命要紧。”

  少年又道:“怎么,你不敢答应?没想到畜生也懂得惜命。”

  李不白笑道:“在下还有事,要带这位姑娘走了,阁下如果不想这位貌美如花的红颜凋零,就只管追击。”

  少年道:“你走不了!这位红颜一定能长命百岁!”

  李不白道:“你们准备好一招杀我了?”

  “杀你!不需要一招!”少年身边的白衫男人说道。

  “哦?”李不白道:“那你动手吧!”

  李不白说完话的那一瞬,一把剑便急速朝他飞去,剑后面跟着一个魅影。李不白不迎不躲,立即虎爪去抓倒在地上的少女。剑尖到李不白喉咙前的时候,少女也挡在他身前。

  剑的速度与锋利,眼看就要刺穿少女的身体,就在这时,剑锋斗转,由刺变旋,绕过了少女与李不白。

  李不白双目注血,愤然惊骇道:“这怎么可能?”

  “你的督脉和冲脉已断,从此以后就是废人了!”白衫人站在李不白背后道。

  三十多步的距离,出剑,用剑,伤敌,仅在弹指之间完成,的确令人难以想象。

  李不白扣住少女喉咙的手,因为无力而缓缓垂下。他喘着粗气道:“阁下究竟是谁?”

  白衫人接住因刺激惊吓而无力站稳的少女道:“复山书院,江玦。”

  这时一旁观看的少年接话道:“复山书院,司徒星。”

  少女死气沉沉,茫然麻木地伏在江玦肩上,空洞的眼睛盯着江玦。

  李不白叹息道:“原来是江湖传奇,‘三年不胜,一胜百年’的江少侠;刚才那一剑,想必是大名鼎鼎的归去来兮剑法吧?”

  江玦淡淡道:“归去来兮第三剑——一瞻恒宇。”

  李不白点头叹道:“复山书院‘逢敌报名,逢战讲招’的君子之道果然名不虚传。”

  江玦挥手朝李不白甩出一把匕首,后者接住了匕首;匕首七寸半,明明晃晃,锋劲逼人,上面刻着‘忠义’二字。”

  少年司徒星道:“这是当年山鹏、丘举二位将军留下的遗物,它见证着复山书院惩恶扬善,激浊扬清的使命。”

  李不白举着匕首道:“能死在这样的匕刃之下,也算是在下福分,但我还有一个请求。”

  江玦道:“什么?”

  李不白指着那少女道:“我希望她亲手杀我。”

  “为什么?”问话的,正是那少女。

  李不白惨笑道:“因为你肯定非常恨我,非常想杀我。还有一点,我自称‘十五落花’,如果十五之日,能死于花下,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少女道:“我成全你!”话毕,便莲步移向李不白。

  李不白递来匕首,少女接过匕首,匕首刺进肌肤染了血;染过血的刃更加锋利。

  夕阳西斜,晚霞将大地也染上了血色。

  少女问道:“我们要去哪?”

  。酷匠k网《#正$版z?首发

  司徒星笑吟吟地说:“你反正也没有家了,不如跟我们回复山书院吧?”

  江玦轻轻道:“其实你有选择的!”

  少女道:“不,我没有选择!”

  江玦瞧着笑意愈盛的司徒星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

  司徒星闻言脸色随即黯淡下来,默然不语。

  这是一个离乱的年代,一个离乱的江湖,又有谁能开怀幸福得笑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