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你俩先测着。我有点事,走,我带你去找族长。”飓风羿露出凝重的神色拉起风凌往最高的木楼走去。风凌感到应该是对自己好,所以乖乖的跟飓风羿走了。

  其他人以为风凌太过妖孽了,需要让族长看看。但他们没有发现飓风羿眉间的那一抹凝重。

  小楼内老族长脸色苍白却正津津有味的捧着一本书看着,飓风羿用手指在门上叩了几声。老族长向门外望去道:“凌儿,羿儿有什么事吗?”

  “族长爷爷,风凌他的身体不知道怎么了,强度已经达到了炼体巅峰,但体内没有一丝元力。”飓风羿凝重的说道,他现在已经将风凌二人看作为本族人了。

  “这个啊?我早就知道了,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风凌体内应该有某种异宝将他每天修炼的元力据为己有!我在某本古籍上看到过,如果宿主可以支撑到异宝能量补充完后就会为宿主所用,因为异宝也是会选择自己主人的并不是随便就进入了你的身体。如果宿主不能支撑到异宝补充完能量后,那么便会被异宝吸干精血,而后再寻找下一个主人。通常这些异宝都是极为强大的,普通武者不能靠近更别提帮宿主逼出异宝了。既然风凌在炼体境就被异宝寄体,那么异宝的威力应该不是很大。”老族长坐在一把太师椅上缓缓说着。

  风凌心中诧异“老族长还真知道些什么,可我被这‘异宝‘附体时就已经封王了啊!”

  “老族长有什么解决的方法吗?”飓风羿问到。

  “只有补充足够的元力就可以了。用一些天材地宝最好,当然也可以慢慢修炼总有一天会修炼到足够的元力的。”老族长抚着雪白的胡须。

  “族内可有什么元力充沛的灵药?”飓风羿向着老族长急忙问到。

  “没有。能直接补充元力的灵药都很稀少,毕竟元力的多少与境界有关,强大的元力可以直接使人境界提升。”老族长话语一转“不过我族天机碑可以加快武者汇聚元力的速度,你晚上可以去哪试试。”说完丢给风凌一个小石令。“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尝试走走鼎道。”

  “谢过族长爷爷。”风凌真心感谢道。飓风族竟能对一个完全陌生的的人做到如此地步,风凌在这里就像在自己家一样。

  “没事,在这就像在自己家一样,来到这里也是缘分!”飓风羿笑道…

   风凌从族长那回到新家,冥寂幽正盘腿调息,吞吐的气息已经很正常了。听到风凌回来的声音冥寂幽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道:“我已经没有大碍了,明天就可以随着小族长一起去修炼了。”

  “叫哥!再有就是我不用跟那群孩子一起炼体了,我可以去参悟飓风族的石碑了。天才在哪也是天才!”风凌说道。

  “他们是孩子,小族长你才多大啊?”冥寂幽心中腹诽,不过小族长是天才这是举族共知的事实。

  准备好午饭,草草吃了些风凌就一如既往的盘膝修炼凝聚元力了。吃完午饭冥寂幽无事可做,百无聊赖,只好也积累些元力为冲击展脉境做准备。

  ……

  转眼间就到了晚上,冥寂幽已经积累了数量可观的元力,而风凌还是没存住一丝元力。

  夏日的夜晚虽说比白天凉爽,但还是有那么几分燥热。风凌将上衣脱下挂在肩上,也没觉得失了什么体面,反正飓风族的男人们都是这样的做法。

  风凌拿着黑石令往黑石碑走去,由于天气炎热的缘故人们都坐在自家门口乘凉聊天,尤其是在通往黑石碑的主道上最盛。人们现在都知道了族内出现了两个新面孔,而且还是天才,所以都很热心的跟风凌打着招呼,风凌一一回应。

  “小伙子要去黑石广场修炼?”一位中年半躺在摇椅上有一口没一口的抿着酒,抬起头问道。

  “是的裂大哥,我想去参悟一下天机碑。”风凌边走边说。

  “小小年纪就可以得到族长的认可,可真了不得啊!”又一位中年感叹道。这意味着族长把风凌视为自己族人了。

  “天机碑一时参悟不了也别着急,这需要机缘。”

  “别盯着天机碑看太长时间,容易伤到神魂!”又有几人附和道。

  风凌谢过众人好心的提醒,途中刚好路过族长的小楼。见到老族长正微眯着眼躺在一把凉椅上,便向着老族长微微弯腰,行了一个晚辈礼。老族长点点头道:“用心去体会,能看到什么就记下来,对你的修炼会有好处的,如果领悟不到什么也不要灰心,我当初可是花了半月才浅浅看懂。”

  风凌道:“小子记住了。”直奔炼体鼎道而去,老族长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风凌那小子怎么往炼体鼎道跑啊?”飓风裂抿了口酒,看向飓风雷。

  “兴许是想见识见识吧。这鼎道虽说叫炼体鼎道,可只有磨魂境才能走上那么几步。不知道羿能走多远,走完全程的也就只有族长吧!”飓风雷唏嘘道。

  v酷|¤匠网首发M

  “不知道我们到了磨魂境能走几鼎啊,咳咳!”飓风裂突然把嘴里的酒喷了出来,一脸震惊的指着黑石广场道“欸,那小子竟然走进去了!”

  风凌满怀好奇的往天机碑跑去,不料才迈入鼎道几步就感到一丝阻力,速度放慢。也发现了些不对劲。

  此时虽然在夜间,但非常适合修炼。许多飓风族的族人都手持一枚黑石令在广场间的区域打坐凝聚元力,唯独广场内围也就是鼎道附近没有人。按理说越靠近黑石碑凝结元力的速度就越快,是专门为了风凌这样的风凌也用到这么大的区域啊。

  鼎道上虽然有些阻力可也不算很强,跟游泳时水对人的阻力差不多,跟那困元鼎有异曲同工之处,眉心的异宝也有了反应将一股能量输出似乎在鼓励风凌去举鼎。改天举举试试。风凌调整了下呼吸一步迈过第一对青铜鼎。就在这时鼎道上所有的青铜鼎齐齐颤动起来。

  嗡!嗡!嗡!一声声轻微的鼎音响起,逐渐加强!汇聚起来形成一声巨响。

  嗡!

  接着整个飓风族都听到了这声巨响。悠扬而深远,从飓风族传向寒域的四面八方!

  风凌觉得身子有点热,却没听到什么声音,只是那股阻力骤然消失,对外界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继续向黑石碑走去。

  此时整个寒域都在回荡着飓风族的鼎声。

  吕族中的一处瀑布下有一个俊朗青年正光着膀子承受着百丈高的水流冲击,却仍面不改色,体表一层暗红色的元力流转。当鼎鸣传到这里时,他站起了身子道“飓风羿竟然已经到了磨魂境,那我也不再压制了!”转身走向瀑布内的洞府向外面的侍卫喊到“我要冲击磨魂境,没什么大事就不要叫我了!”

  吕偲刚说完话,一行人就来到了瀑布旁。为首的老者直接无视了守卫的侍卫喊到“吕偲,飓风族有人突破到了磨魂境,按照规矩我们应该去送份礼,顺便看看能不能将那两个外面的人换来。你一起吧?”

  “六长老,我也快突破磨魂境了,实在走不开。”吕偲回道。

  “就快了,就快了。每次问都这样,还不是被飓风族抢了先,也不知傲气的什么一个杂种而已。”老者身后一个阴冷青年不屑的说道。

  “吕克闭嘴!吕偲他就是我吕族的人!你整天吃喝玩乐可曾把心放在修炼上。明天跟我去飓风族。”接着一行人离开了此地。只留下瀑布里面色阴沉的吕偲紧攥着双拳。

  ……

  接着门外传来噔,噔的敲门声。

  男子不耐烦的喊到“说!”

  “蚺哥,三长老说飓风羿突破磨魂又走了那飓风族的鼎道,要你一起去看看实情。”门外的青年也是血瞳跟房内的男子有几分神似,正弯着腰等候房内男子的回话。

  “没空,不去!不就是突破了磨魂境吗?再给我找几个鼎炉我也能破了磨魂!明天你跟三叔去吧,他如果问你就说我在突破的关键时刻。走不开。”赵蚺说完接着翻腾起来。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