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至清则无鱼的说法可不适用于这个水潭,清澈的水中满是游鱼。风凌放下冥寂幽,准备捉几条鱼,一日未完成基础境界就不能脱离对食物的依赖。

  放下冥寂幽,打坐调理一番。褪去衣衫,挥舞着木矛就跳进了水中,不料潭深水多,鱼儿在其中时而往东时而往西,加上水中的阻力风凌竟然只能看着如臂长的大鱼溜着自己玩。

  风凌只好在小潭出水口守着,这办法虽然笨。但不得不说很好用,一下午的时间捉住了五条大鱼,由于寒潭水凉,所以风凌二人没感到多么炎热。

  削尖了几根树枝,将鱼穿起来架在火上烤熟。虽然没有加任何调料但二人都吃的很香,风凌现在的肉体年龄才十六岁比冥寂幽年长三岁,秉着一鱼一肉当思自己得来不易的份上把剩下的鱼都吃进了自己肚子里。

  忙完这一切天又变的凉爽起来,西方天边一片火红,忙碌了一天的风凌还没来得及欣赏,冥寂幽脸色苍白一口猩红的血液就喷在了火堆上,发出呲呲的声音。

  风凌一时慌了手脚,魂力全无的他无法检查冥寂幽的伤势。印象中冥寂幽的脸色就很白的,不过此时却不同于平时,是一种毫无血色的煞白。

  而在此时一双闪着油绿色光芒的双眼向着这里望来,使风凌顿时紧张起来。

  丢掉木矛,这等武器对凶兽起不到丝毫作用,也就用来开路吧。拿起兵器碎片,站在冥寂幽身前,将他护在身后。硬着头皮上了,以前别说凶兽了就是妖兽风凌也可以毫不费力的杀死,但现在情况颠倒过来了。

  火光映照下的猛虎显得格外狰狞,它缓缓踱步。仿佛吃定了风凌二人,事实上也差不多,虎,狮,熊的攻击力都比同阶的其他兽类强大。

  风凌心中怒吼,竭尽全力调动着元力。但丹田部位却毫无反应,虽然元力没有丝毫增加,但他的气势却在节节攀升,一种强烈的粉碎气势。

  风凌的眉心突兀的出现一道血线,血线内部仿佛隐藏着什么。风凌向猛虎望去,猛虎也望向他。四目相对,风凌的眼中射出一道红线径直没入猛虎的眼中,就在此时破空声响起,一道响箭发出清吟射进猛虎的左眼带着一道血线在猛虎的脑后穿出。风凌见几个大汉拨开杂草走到猛虎跟前,捡起了地面上带有血迹的箭。感到他们并没有恶意,而且有种很亲近的感觉。其中一个人还对风凌露出憨厚的笑容,疲惫如潮水般涌来,风凌再也无法保持之前站立的姿势与冥寂幽一般倒在了地上心中暗道:“看来这东西还算有点用处。”

  ……

  当风凌摇晃着沉重的头颅醒来时,发现自己与冥寂幽在一间木屋里,而且被用鼎泡在猩红的粘稠液体中。像是兽血而且液体的温度还在逐渐上升着,因为有火在铜鼎下面猛烈的燃烧着。风凌急忙跳出了鼎,拿起桌子上的衣服胡乱穿上。然后走向冥寂幽准备将他‘脱离苦海’,竟然来到食人部落了,汗?不料一位眉须皆白面带些病态的老者忽然出现在了风凌面前,笑眯眯的看着风凌,让风凌生不起一丝恶意,但风凌有种被老者看穿的感觉,眉心发热抵消了这种感觉。

  “这个娃娃受了内伤需要以此秘法慢慢疗养,并不是要加害他。看看你身上的伤也都痊愈了吧?”老者看着风凌说道。

  风凌认真感觉一下,咦?还真的好了!风凌心中暗道。看到老者并无恶意便问到:“老爷爷,这是哪里?”

  “这里是飓风族,我是这里的族长飓风扬。是我让羿儿他把你们接回来的。”

  “老爷爷知道我们要来?”风凌满是疑惑,老者这样做有什么目的吗?

  “想不知道都难喽,你俩弄的动静有点大,连赵吕两族都察觉了。如果不是在我族域内接你俩回来还真有点麻烦。”咳咳,忽然老者咳了几声眉头紧皱,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老者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坐上,又指着旁边的椅子示意风凌坐上。“不知小友怎么称呼?”

  风凌谢过老者坐上想了想说“晚辈叫风凌,老爷爷可以直接叫我凌儿就行 。”“哦?姓风?”老者有些吃惊,不过表情一闪而逝,没有让风凌察觉。“还在鼎中的是我的好朋友冥寂幽。叫他寂幽就行了。”

  “凌儿你们既然能来到寒域那么便是我们的客人,我飓风族百年没有外来客人了。把这当成你自己的家就行,你跟我族或许还有些渊源。”老者思索了会,露出追忆的神色,据族籍记载能只有同族同源之人跟实力达到王境才可以来寒域啊!

  族人已经为你们收拾好了一间房子,等这位小友苏醒后你们就去吧。你兄弟俩身无长物还带着伤,就先在寨子里安顿下来,等伤好后再从长计议。羿儿一会来为你们带路。”飓风扬说完后便起身而去,老族长的话正中风凌下怀,连声感谢起身将飓风扬送至门外。

  飓风扬挥挥手让风凌不必送自己,风凌望着他背影挺立不过风凌的感知却觉到老族长的身影有些颤抖。“有其他人魂力的波动,老族长受过魂伤?”

  “飓风族?在风族没听说过啊?这里又是哪里?”风凌思索一会发现没有什么头绪,索性不去想了。看了一眼眉头紧闭的冥寂幽。发现他的胸口正发着光变得红润起来,而鼎中的猩红色正逐渐消散变得清澈。看来这便是那老爷爷说的秘法起作用了吧!应该还需要再吸收一会。

  风凌走出门外,一阵带着清香的微风吹来,风凌猛吸一口,而后吐出浊气感觉胸腹间的烦躁都被消除了。不禁说道真是一处宝地,比魔湖处的元力还要浓郁。

  一片石屋呈放射状整齐的排列着,而风凌就站在最高的木楼上。放眼望去,整个飓风族的建筑像一个不规则的大圆,而圆心伫立着一块黑色的石碑。

  石碑前方的道路两旁摆满了大小不一的青铜鼎,石碑很平凡,很简单。但风凌自从发现它后,目光就没有看向其它地方。石碑的材质就是那种在山林里随便就可以看到的石头。而它又很不平凡,不仅仅是它处在飓风族的中央,还是它散发着一种令人难以理解的意味,说不清道不明,只是很亲切,单纯的想要靠近它。石碑在召唤风凌。记忆中似乎有过这种感觉,只不过记不真切了。

  “小兄弟!伤好了吧?”一个雄壮的男子背上背着一把暗红色硬弓,用宽阔的手拍着风凌的后背。将风凌惊醒,看向男子试探的问到:“羿大哥?”

  “就是我!整个飓风族除了我还有谁能拉动这把落日弓啊?”飓风羿自来熟,用着不容置疑的神色说道。

  “这是王兵吧!”风凌指了指暗红硬弓。很是吃惊难道飓风羿是王境高手?随后想想又否定了这个想法,王境杀凶兽不是动一动念头的事吗?

  最$新M章节$上rS酷》+匠网

  “嗯,族长也说这是一柄王兵,让我好好珍惜,可我觉得也就比我之前用的那柄铁木弓结实点,也没什么特别的。”飓风羿取下硬弓拉了下空弦。

  这时风凌才发现弓身上有一道浅浅的剑痕。风凌现在魂力尽无无法动用极眼,不然一眼便可以看出飓风羿的实力跟这把损坏了的王兵。

  “呃,那羿大哥现在的境界?”风凌问道。

  “嘿嘿,前几天刚突破到磨魂境。”说着催动元力伸出手掌立马覆盖了一层紫色的元力,磨魂入门。

  “对了,刚刚怎么看着广场发愣啊?”飓风羿问道。

  “感觉广场中央的石碑很神秘!可以吸引我。”风凌诚然回道。

  “嘿嘿,那可是我飓风族的宝脉!据说建族前就立在那里了。飓风族的每个人都对它很亲近。它会加速武者的修炼速度,而且它上边有无穷奥秘。等过几天族长便会让你去广场感应吧,对你好处无穷。”飓风羿笑到。

  风凌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已经了解了。

  飓风羿拍拍风凌的肩膀道:“伤好了?”

  “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寂幽还要再吸收一会药力。扬爷爷的医术还真是高超。”风凌说道。

  “那是自然,族长可是族里最强大的人了,医术只是他随便研究出来的。他年轻时可是出去过寒域啊!”飓风羿说起族长脸上满是自豪的神色。

  “寒域?那是什么地方啊?”风凌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出去过寒域代表着什么,因为他连寒域在哪都不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