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的山林只有在清晨时才会有那么几分凉气,动物们都抓住这个时间进食,为炎热的午睡积累些能量,小草也借着此时的露水紧忙的生长,虽说烈日会将它嫩芽烤熟,但它毫不在意。

  小溪旁。树上的猴子正吵吵闹闹的争夺着果子,忽然在它们上方出现一道白色的闪电,有几只猴子刚好看到这一幕,停下咀嚼着果子的嘴巴,抬起头露出好奇的神色。

  “轰……隆隆”霹雳炸响!

  那几只猴子猛的一惊,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吓到,连手中的果子掉在了地上都没有在意。忙慌不跌的向着四周跑去,紧接着剩下的猴子也纷纷怪叫着远离这里。

  雷声散去,又响起“噗噗”两声。

  只见两道身影自半空中闪现落在了小溪中,被称为溪可想而知其中流动的水也没多少。所以没起到什么减震作用,两人被摔了了个结实。身上的衣服也被小溪中的石子划得凌乱不堪,不过他们并没有在意这些,或许他们无法在意这些,因为自他们出现在小溪到现在他们两个都没有动过。

  有一只头上有一搓白毛的猴子见没什么大事发生,鼓起勇气拽住草藤当了个秋千回到了小溪旁边的林中。或许不应该把这种行为当做勇气,只是他饿了的本能而已。警惕的看着水中的两人,摘了一个未成熟的果子丢向二人,见他们没什么反应,大叫一声立马大吃特吃起来,其他猴子见确实没什么怪事也从四处回来,溪边又重回了喧闹。

  风凌感觉头有些痛,不过比起胸腹间的疼痛来说就算不得什么了。勉强立起身子,向着四周望去。看着陌生的环境晃了下头,这才发现还有一根腿压在自己身上。

  “寂幽, 寂幽醒醒。”风凌叫着身边青年名字,见他没什么反应,眉头微绉,又转而去晃冥寂幽的身子。

  “嗯,”冥寂幽睁开疲惫的双眼,虚弱的哼道。

  “还有几粒汇元丹?”

  冥寂幽在自己腰间摸索到一个灰黑色的葫芦毫不犹豫的递给风凌,风凌接过拔掉塞子,仰起葫芦往外倒,没想到只倒出一粒乳白色的灵药。

  灵药一出四周天地间的元力都浓郁了几分,散发阵阵馨香。许多猴子闻到这股香味这时才发现风凌二人已经可以动了,汇元丹的香味可是百倍于水果啊,都贪婪的呼吸着混有馨香的空气。

  “算了,你吃吧,我没什么大事。”风凌把汇元丹塞给冥寂幽,见他没有要吃的意思道:“你不吃难道还是要我喂你啊?”风凌的语气不容置疑。

  冥寂幽知道风凌的好意,况且刚刚只是拿了下葫芦,胸口就剧烈疼痛看来五脏都已经移位了。被赵立龙随手一击成了重伤,这样迟早会是风凌的累赘,这时他还不知道风凌识海中的念力不知怎么凭空消失了,都是十几岁的少年也不会什么客套造作,接过汇元丹就吞了下去。

  更yj新a最●快上y酷匠&%网^"

  猴子们见那颗十分好吃的东西被人吃了,都狂躁的叫起来。风凌直接无视它们,心中暗道:“这又是哪里?难不成是一个小世界,王界还是皇界?连猴子这等灵物都没有开启灵智。不过也好,就我现在的状态也就比常人强那么一点,随便一个妖兽都可以解决了自己!但这里看样没有。”

  自从在族中出来后就一直居无定所,各种各样的事纷至沓来,先是被人抢了传承灵戒而后被追杀至魔殇山脉,好不容易结识了个朋友境界也回复了一部分,也被族人找到了。可是这一切又被赵立龙打回了原点!不知道庞临终有没有解决掉赵立龙?传承灵戒有没有再次易主?杨澜与林怡的婚事有没有确定?

  这些问题在风凌进入这个“王界”后就暂时被搁到了一旁,这个世界有种‘家’的感觉,很是亲近。不由自主的让风凌放松,连自己的念力元力再次消失也并不在乎了,就像在家里不管自己实力如何总有人保护。

  血脉也种召唤之意,这是在离开风族后第一次感到的,这让风凌有些相信这是风族的‘界’!

  看到冥寂幽在吸收药力心里也微微放松了些,拂起溪水洗了下脸 ,强制自己冷静下来。

  常人的肉体是脆弱的,皮肤太薄,骨骼太脆,拳头不够结实,双腿不够灵活,所以需要后天修炼,先炼体。将自己的身体磨练到一个新的高度,然后开辟适合自己的灵脉引天地间的元力进入灵脉修炼,而后修炼炼魂魄。这才真正的打好一个基础,才可以称之为武者。

  我本来体内就有大量元力魂力,可以直接越过基础境界。但现在元力魂力都没有了,就好比猛虎失去了它锋利的爪牙跟结实的皮毛。只有一个灵活的大脑外,几乎一无是处。既然重新修炼来不及了,那就靠我的智慧走出这片林子,回到人群。师父教授的技巧自从来到祖始大陆后还一直没用过呢,这里可以检验一下,见到人问下这是哪里,不能莫名其妙的就交代在这王界吧!

  在发间摸索一番,拿出一块银白色如中指般长短的的骨质碎片,仔细看那碎片也不全是银白内部似有几根血丝。这是风凌在兵器阁得到的那块碎片与之前融合所形成的,一直没找到融合的方法这次被突然转移到这个‘界’后,就自动融合了。虽然很锋利但威慑力不够,风凌向着四周看去,发现一棵粗如儿臂的小树,眼中顿时亮起来。

  “这个刚好!”

  用那碎片在小树的根部轻轻一划,小树就倒在了地上。再修理一番,弄成一把长矛似的武器。

  砍树时惊到了猴子,这时正对着风凌呲牙。风凌举起手中的木矛对着猴子们虚刺几下,猴子们闭上嘴立刻就爬到最高的树枝上去了。

  风凌嘿嘿笑起来,猴子见那个可恶的人够不到自己,又大叫起来。风凌很是气愤,随手捡起一块石头丢向猴子。

  这时冥寂幽也炼化完了药力,胸口也没那么痛了。看到这一幕不禁笑到:“大哥你也太小心眼了,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风凌不说话,嘿嘿一笑立刻抱头蹲下,似雨点般的果子立刻就将二人埋掉了……

  各种果子都很甜,两人近乎浪费的吃着。太阳就要升起了,风凌知道要乘着这段时间赶路,虽然这里有小溪但烈日却可以将它煮沸,况且晚上活跃在深林里的就不只是傻傻的猴子了,各种猛兽都将出没。

  脱下上衣,露出匀称的身躯。用衣服包裹了不少水果抗在肩上,留着解渴。冥寂幽这时还不能行走,风凌只好把他也背到背上。

  风凌背着冥寂幽沿着小溪往下游走,以一种悲壮的心情上了路。在自己的第一个家乡一个伟人曾说过“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云云”。不过风凌可不会以为会有人跟着他走这条路。

  茂林修竹,景色极美,或许被风凌的木矛所惊吓,不时有各种小兽自草丛中窜出来,迅速的跑向远方。

  风凌的肉体虽远胜与常人,但现在还未恢复,所以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各种美味跑开。

  在快近中午时,终于来到了小溪的下游。不过仍然看不到林子的尽头。小溪的下游有着由几条小溪汇成的一个小潭。散发着幽幽寒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微澜止水说:

读者大大们如果发现漏洞,希望评论斧正,微澜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