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凌并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而是径直走向了之前看过的一柄银色匕首,上边的符文并没有什么可取之处倒是材质还算上乘,刚好一手大小便于隐藏。

  “这位少爷要买下这柄白锋吗?”一旁的侍女见风凌三人在‘白锋’前驻足,便前来对冥寂幽询问。显然将风凌与杨澜的侍卫当成了仆从。冥寂幽正纳闷风凌为什么又回来对着一柄匕首起了兴趣?所以把匕首拿到手里观察,而冥寂幽的境界是分魂而风凌只是展脉,杨澜的侍卫又是一身软甲也难怪侍女认错要买的人了。

  “嗯,我是要买下它。不知道买下它有没有什么赠品呢?”风凌接过这把白锋那到手里把玩道。

  侍女先是有些吃惊,见风凌一脸微笑没有追究的意思便很快释然了,娓娓道:“是这样的,这柄匕首是‘分魂境’武者用的,它上面的符文可以随着武者境界的提升而增强直到武者到达煅魄境。赠品是一枚辅助符文价值两千两银子,可以直接拓印上的。增加其锋利成度,待会会有人帮您制好的。”

  “开刃是吧?不需要啊,这种成度刚刚好。不如赠点别的吧?”风凌说道。

  “这我可做不了主,您看让管事来行吗?”侍女抱歉道,得到允许后去将一位老者叫来,正是那兵器碎片处的老者。一身特殊式样的白袍,风凌估摸着得有分魂境修为。

  “少年好眼光,我是一名念师,不过这柄匕首却不是我做出来的。上边符文之高超也非我能看懂的,那辅助符文我才能勉强看懂。这柄匕首论珍贵来说足以排的上本阁前十了,不过只能在分魂境使用有些可惜。不要辅助符文会让白锋发挥不出应有的实力,本阁宁可不卖!”念师管事强硬道。

  “这老头真啰嗦。”冥寂幽小声嘟囔着。

  “要了,要了。你说多少钱吧?”风凌一阵头大,本想随便选个兵器买了顺便饶上几个兵器碎片,不想节外生枝,怕被这念师看出骨片的不凡。没成想这老头这么啰嗦。

  “一万两银子!”老者说道。

  “行,我买了。”说着便要跟侍女去付钱,杨澜的侍卫立马前去对着侍女说:“把帐记在杨家,我家少爷自会来清。”

  “呵,原来是杨家的贵客啊!那我这兵器不卖了。”老者听到侍卫的话后一怔说道。

  “你可要想好,不给我杨家面子?”侍卫满脸通红,喝到。

  “你一个小小的侍卫还能代表杨家?让杨~~来说还差不多!”看着一脸不屑的看着侍卫道。

  侍卫很是愤怒却不敢反驳。

  “那我自己出钱可好?”风凌拿出两枚魔霸兽的灵核,说道。

  “不卖!凡是跟杨家有关系的人一并不予出售!”老者态度强硬,说着便要招呼人手将他们三人赶出兵器阁。

  “你是念师?来看看我眼睛。”风凌走向前去看向老者,给冥寂幽打了个手势。

  看正*版-章节s上酷Pt匠=网

  老者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竟然直接晕了过去,风凌伸出手臂扶住了他,背过身去让众人以为他们两个在交谈,手中的骨片一晃,一道细小的白线闪过恰好被二人的身影遮挡。

  “算了算了,不卖就不卖,走了。”风凌拍拍老者的肩膀将他唤醒,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风凌一行就已经出了店门。

  只剩下目中无神的老者,狂然大怒。

  “杨家的人把白锋偷走了”

  ……

  在荒山镇东部刚甩开杨澜侍卫的风凌两人换了一身衣服来到一个小酒馆,对着的正是赵家所在之处。

  “寂幽,你怎么把白锋一并给拿来了。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风凌端起一碗白酒捻起几个豆子吃着。

  “这怎么又成我的错了?不是你给打手势让我拿的吗?”冥寂幽又恢复了那无奈的苦瓜脸说道。

  “罢了,既然拿了你就用着吧。不过给杨澜带来了不少麻烦,等这件事完了给他炼制几件上等的符兵赔礼吧。”风凌道“再说也是那王家的人先找的不痛快,依我看啊杨澜大哥要是在兵器阁肯定也会先动手了。”冥寂幽道。

  夜晚将至,两人又叫了一壶魔烧,这是魔殇山脉附近卖的最好的一种烈酒,度数极高。每个进出魔殇山脉的武者都会痛饮此酒。

  正值夜晚,小酒馆人也开始多了起来。此地是离魔殇山脉最近的几个酒馆之一,不然风凌二人也不会第一时间逃进魔殇山脉了。他们互相交谈着,分享着自己的经验,趣事。兴致所起,便吃上一大块兽肉,浮一大白。大声嚷嚷着,很是豪迈但并没有让人感到不适,相反风凌二人被他们谈论的事情深深吸引着。

  “听说了吗?魔殇兽尊又出来了,半月前那场地震跟黑色闪电就是他出世闹出的动静。”一魁梧巨汉说道。

  “瞎说,分明是有异宝出世!狂灵小队传出看到过一柄猩红巨剑悬在魔殇山脉上空,几个时辰才消失。那些强大势力都派高手去查证了,昨天我还看到过迎春楼的郭三爷来到东城呢!”有人反驳道。

  “不对,最近魔殇山脉的妖兽都往核心区奔跑,一些强大的妖兽也不在乎自己的境地跟守护的灵药了,都说是去朝拜兽尊了,这倒是让许多猎杀小队捡了漏子。不过我们可没那好运气喽。”巨汉身边的人说道。

  这里的武者境界普遍不高,不然也不会来此喝酒了。所说的大多离奇,至于真假就见仁见智了。

  “那道黑色闪电不是我们被传送到这里时,天地法则不一导致的吗?”冥寂幽嘟囔。

  “走,去赵家拿东西。”风凌付了酒钱,与冥寂幽闪入了黑夜,跃进了赵家。

  “乖乖,还是俩高手,估计也是去捡漏的吧。”

  …………

  风凌一记手刀放倒了一名在赵家院子里巡逻的侍卫,而冥寂幽也将白锋抵在了另一个侍卫脖间,正要动手解决掉他时被风凌拦住道:“留着他,带我们去找赵兴。”

  侍卫一开始不从,想大声喊叫不过被冥寂幽一瞪就老实了下来,带着二人去找赵兴。最后在一间还算华丽的院子前停了下来而后也被风凌的一记手刀给放下。

  赵家不大,这一路也没发现其他的侍卫。当然也许有别的原因,比如这时风凌跟冥寂幽就红着脸站在小院里听着房里传来的声音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最终风凌拍了拍冥寂幽的后背而后一脚踹开了房门。

  床上的两人不知所措,慌乱中将身子藏在被中,女人被吓昏了过去。赵兴在看清风凌二人的脸后狞笑道:“我当是谁呢?既然来了,这次就别再跑了!”虽然是黑夜屋里也没火光但分魂境的武者就已经能夜视了。

  咻!

  一道白光划过赵兴的脸颊,留下缓缓渗出血液的伤口,赵兴一愣感到森然寒意。这是何等速度,自己竟没有丝毫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