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澜,知道他是个结巴还问他。问问这个,我看他知道不少东西。”风凌把跑得最快的那个小贼捉了回来,赫然便是先前在唐磊旁边喊话的那个小贼。丢到唐磊身边。笑话跑得再快能比的上八卦步吗?

  小贼满脸畏惧的看着杨澜,“说你们受谁的指使?迎春楼?”

  }最H新%W章uL节上酷p)匠2Q网

  小贼向唐磊投去询问的眼神。

  唐磊道:“广发说。”

  “你叫广发?”风凌对着小贼说。小贼颤抖着点了点头,那里还有一开始拦路抢劫的气势。

  “倒是个有趣的名字”

  “是是,,”唐磊想要说话但被风凌打断。

  “你还是消停点吧。广发你说。”

  “别杀我,小的什么都说。是不是迎春楼的人我不知道,只知道他们两个人都受了伤。一个没左手,另一个没有右手。他们给了一颗分魂五重的妖核。”唐磊在腰间乾坤袋中拿出一枚黑色的妖核递给杨澜。那六棱的晶体中有一只霸魔兽在做咆哮状。

  “果然是鲍鲲他们。”

  “各位大哥,他们说你们是只是一个普通的佣兵团,我们如果知道是你们绝对不可能出手啊。”

  “五头霸魔兽竟然都没把他们杀死,没想到那件灵器的威力这样大。多谢风凌小兄弟的救命之恩!

  “看来他们是想再给我们树敌啊!”

  “都是兄弟,何需道谢?”冥寂幽跟林怡见到人都跑光了,就来到了风凌这。

  “把身上的财物放下,你们就走吧。告诉你们老大,他欠我个人情。”杨澜道。

  唐磊连连道是,不知是又结巴了还是好不容易说了次连贯的话。“杨澜把两个乾坤袋内的东西全倒出来,灵草元丹摆漫了一地。风凌调侃道:“看来当强盗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竟然有魂晶,魂晶只有魔殇山脉的内层区才有,而且开采十分不便很是珍贵。”林怡在一堆灵药中找出三块拇指大小的白色晶体。

  “这些魂晶大概可以在分魂境提升一阶吧。不过我家还有不少,就送给风凌吧。”杨澜向着林怡看去。

  “好啊,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但对风凌小兄弟他们重要多了。不如把这些元丹灵药也一并给他们吧?”

  “如此甚好,风凌你要是不收下,我可就要生气了。”说着把地上的东西重新装回乾坤袋,递给了冥寂幽。

  “这样也好,收下吧。”风凌笑道。

  “再走几百里翻过荒山,就到荒山小镇了,到时都去我家,我请客。”杨澜见风凌收下了东西,豪迈的笑道。

  “我先回家,你再去找我。”林怡道。

  一行人把路遇强盗的事当成了途中的小插曲,没太在意。加快了速度朝着地面上的一抹浓绿—荒山前去。

  一个时辰后终于来到荒山小镇,说是小镇倒不如说是一座城—由石头垒成的城。至少风凌是这么看的。

  风凌面前有道宏伟的城门,是由铁制成的,不知重达多少万斤,很是巨大。可以让十人并排前行,而不显得拥挤。不过就算这样,仍然还有很多人堵在门口,需要排队缴纳入城费才可以进城。

  风凌与冥寂幽正准备排队入城,却被杨澜拉住,用手指向巨门旁边的小门道“那是我杨家的门,走那。”

  “有特权就是好啊!”风凌心中感慨万千。

  风凌一行走到小门处,正在排队的众人纷纷投来敬畏的目光。

  小门的材制是一种木头,却有一种金属浑厚的感觉,此门虽笑,但价值应该不凡。

  门前的守卫见到杨澜,急忙跑来道“二少爷,您终于回来了。家里出大事了……”

  杨澜面色稍显紧张,但没有再问。怕是给风凌他们徒增烦恼吧。

  对着侍卫挥手立即便有人将骏马牵来,“给林怡准备辆马车”侍卫都是杨家人,岂能不认识林怡。

  小镇内的道路很是宽敞,十头马并行想来也不显拥挤。可是荒山小镇是通往魔殇山脉的唯一门户,聚集了来自各个势力武者跟一些散修。当然平常人也是极多的,毕竟武者百人之中才出一人。

  杨澜骑着一头黑色大马在道路上驰骋,在途经王家最大的店铺兵器阁时神色变的疑惑起来。因为不知为何兵器阁内外挤满了人,而且全是清一色的武者。这些武者显然不是来找事的,因为杨澜听到他们的笑声以及他们脸上流露出喜悦的神色。

  “王大哥,还有符箭吗?”一个矮小秃顶的中年喊到。

  “有,一千两白银一支……”

  冥寂幽恨狠的看了一眼秃子,还能有谁?赫然便是那将风凌二人逼入魔殇山脉的赵兴!手悄然抚上了悬挂在腰间的利剑,似乎随时准备拔剑出鞘。

  风凌也看到了赵兴,当然也察觉到了冥寂幽森冷的杀意,勒住缰绳放慢了速度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道:“早晚会有机会,不要急于一时,待会跟着他。”

  冥寂幽松开了握剑的右手,点头道:“一切听大哥的。”“杨兄,这兵器阁很强大啊,一枚符箭便要一千两银子,那几个强盗身上所有的银子也就买上两柄吧。”风凌问道。

  “咦,这么说我也有些纳闷。平常也就卖百两银子。王家跟我杨家一直也不太对付,不过卖出的兵器有些连我杨家都得服气。”杨澜也并知道。

  其实符箭卖多少钱,风凌并不在乎。只是想找个理由与杨澜分开,家族灵戒可是关系到风族的未来!

  “我兄弟二人刚来此城,理应先去杨兄家。但是我身为念师,看到念术符文就走不动道,不如我们过去看看?”风凌看出那侍卫急切的神情,杨家必然有要紧的事情,杨澜一定走不开,又不好驳回自己,只好让我俩先去最多跟上几个侍卫。

  果然那侍卫听到风凌所说,不等杨澜开口便急说“老爷在家已经等了少爷三天了,再不回去恐怕老爷又要发脾气啊!”

  “罢了,罢了。我回去还不成吗?你去陪着风凌兄二人去兵器阁逛逛,若风凌兄看上什么兵器你就把帐记在我的名下!”杨澜无奈道。

  “这怎么好意思啊?光是那一枚魔霸兽的灵核就够用了。”风凌推托道。

  “应当如此,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招不待周还请见谅。我先行一步,我杨家一定要去奥!”杨澜也是个直性子,说完便先离开了。

  回到兵器阁后却发现赵兴已经走了,便跟冥寂幽性质缺缺的逛了下兵器阁,里边那些符器风凌便可以刻出也就没太在意倒是大殿角落里的兵器碎片吸引了他。其中一块指甲盖般大小的骨质碎片与其发间的那块骨片隐隐呼应。让风凌眼睛一亮,不过旁边的提示牌上却写到非买两字,还有一位看似元力高深的黑袍老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