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凌想到了什么,松开柳怡。全力运转八卦步,同时把在其丹田深处的灰白元力调集到手心,化为一个圆团。瞬间来到冥寂幽身后,用一种奇异的手势将灰白元力拍进了他的头内。

  冥寂幽近乎全白的眼球上浮现了几缕灰白之色,接着瞳孔放大回原来的模样。神情迷茫喃喃道“我看到了冥神…”

  杨澜可是知道风凌的能耐,能躲过自己的剑,而且还能在瞬间移动。冥寂幽看似强大但速度太慢了像是刚学会某种步法不久,这种奇妙的步法怎么看也不可能是山野之人能有的,至于鲍鲲跟鲍鹏那两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自己已经忍受够了!没打算告诉他们风凌的能耐。“先联手吧,鲍鲲不是个守信的人,魔霸兽还在追着我,他们手里有魔霸兽的伴生灵药,一会等死吧。”说完手里出现两柄利剑,虽然比不上他手中的,但也算宝剑了。

  “可以。”风凌接过了杨澜递开的剑,拍了拍冥寂幽的肩膀,递给他一把。“先收拾那两个,我拼死得来的蛇皮怎么也弄得回来啊!”

  “兄弟,我可是迎春楼的人啊!加入我们我可以让你加入迎春楼内门。”虽说冥寂幽与风凌构不成威胁,可是当着自己的面加入别的势力,这是侮辱。

  冥寂幽接过了利剑,用不屑的眼神看向鲍鲲,鹏。吐了口唾沫。“没兴趣,我们不会跟恶心的人一个宗派!”

  穿青衫的鲍鲲看到着一幕,哼了一声,在腰间拔出一柄蓝色的利剑猛得挥动几下,几道狂暴的剑气毁了山洞“林怡,看你爹是把你嫁给我,还是嫁给杨澜那个贱人!”说完就拿着手中的利刃向着杨澜杀去。过于愤怒的他没有发现冥寂幽的境界成了分魂三重!这没什么,鲍鲲,鲍鹏都是分魂五重的天才,几条杂鱼不识相就不用活了。当然林怡不是……

  杨澜手中的剑发出一声剑吟,迎上了鲍鲲的剑。两把剑缠在一起,斗的不分上下。

  鲍鹏也怪笑着舔了下嘴角朝着林怡走去“林怡,杨澜没有被霸魔兽弄死,一会也要死在我大哥剑下了。你还是老实些吧,乖乖的让我大哥跟你双修,等大哥玩够了,再给我当鼎炉,进入内门岂不快哉?”

  “你们要杀了杨澜,我也不活了,败类!”少女在腰间抽出一道火红的鞭子,甩了个鞭花带着凌厉的气息向鲍鹏抽去。鲍鹏看到柳怡解下鞭子露出贴身的劲装,将她的身材勾勒的如此完美。竟忘了绝美的柳怡也是一分魂境四重的高手。

  鞭子抽到了鲍鹏的右手上,将呆滞的他抽醒。一道拇指宽鞭印带着些血液出现在鲍鹏的手上,林怡本想着把鲍鹏的剑用鞭子抽走的,没想到仅仅只差了一个境界差距竟然这么大。全力一击,只是打破了一层护体元力,都没怎么伤到他。

  “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爹是迎春楼的长老,你们一个小小的附属势力还能翻天吗?”鲍鹏伸出舌头舔了下伤口,面目开始变的狰狞起来。出招恨毒刁钻,身法灵活,林怡的鞭子只能在鲍鹏的剑招下被动防御。

  杨澜听到鲍鹏的话胸中有一口怒气喊道“你们来自迎春楼就可以耀武扬威吗?处处让着你们,真以为我是软柿子吗?林怡是我的!”出剑愈来愈猛烈,隐隐占了上峰。

  而风凌与冥寂幽只好时不时的偷袭一下,根本无法在这个战圈中久留。此时看到柳怡处于下风,不用杨澜提醒他们就去了柳怡所在的地方。

  “走啊你们!你们在这也无用,我说过让你们离开,你们不不必管我们而把性命丢在这。”柳怡在剑下苦苦支撑,艰难地说着。

  “喂,我这人比较守信,况且你怎么知道我们不行啊?”风凌在远处停下来对着冥寂幽说“寂幽给我创造个机会,念力封印开了道口子,看我的。当初我可是祖内最年轻的念师。”风凌指了下头,刚刚在鲍鹏要杀风凌时他的封印就松动了,现在刚好打开。

  更,新G最dS快上酷{匠网…s

  “胆小鬼!连跟我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境界也就只能止步于此了。”鲍鹏看着盘坐着的风凌大笑道,而后又看着冥寂幽说“你这种境界的人来十个都构不成威胁。”

  冥寂幽也不辩解,自己刚刚莫名其妙的连升两阶还有不少多余的元力,再不用来战斗就白白消失了。趁着这段时间自己跟林怡应该可以为大哥争到一个机会。拿着手中杨澜给的剑就冲进了战圈,跟林怡一起攻击鲍鹏。

  风凌盘膝,将那银白的碎片平铺在掌心。眼睛一直盯着鲍鹏看,银色的碎片随着风凌目光所看的方向震颤,好象随时就会震空而飞。至此,没有人注意到风凌,当然也不会连想到念师这类强大而又神秘的武者。

  冥寂幽主攻,林怡专防。使鲍鹏的剑开始有了一丝停滞,这让鲍鹏大为急恼。按理说分魂五重可以打败三个分魂四重的武者,三重的十几个也不成问题。自己竟然才跟他们两个的战力相当,这是耻辱。

  在战斗中心境不稳,破绽就会出现,趁着鲍鹏的剑被红鞭缠住冥寂幽用剑顺着长鞭踩了一步八卦步瞬间鲍鹏的左手刺去。鲍鹏看到冥寂幽冲来,想将剑挣脱出来。扭头间看到了冥寂幽的双眼,像是看到了莫大的恐惧。竟吓得待在了那里。

  冥寂幽脸色变的苍白,拿剑挑飞了鲍鹏手中的剑。就在这时鲍鹏醒了过来左手凝聚了大量的元力向着冥寂幽的胸中打去,距离太短冥寂幽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堪着拳头袭向自己。

  嗡,嗡,嗡噌……

  一声清鸣响彻虚空银白色的碎片划破虚空,径直的朝着风凌目光所看的方向射去。不见碎片的本体,却可以看到长势过高的青草被一股气流斩断了叶梢,碎片飘散在空中。

  碎片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在鲍鹏拳头到达冥寂幽胸口前,先鲍鹏一步射入了他的手腕。凌厉的剑气包裹着碎片在鲍鹏的手腕中央射出了一道近乎使手、臂分离的透明口子。使鲍鹏袭向冥寂幽的拳头瞬间报废。

  冥寂幽趁着这短暂的时间,拉开了与鲍鹏的距离。鲍鹏身上不断得冒着冷汗,幸好那碎片没有击向自己的头颅,不然这时自己已经死了吧。看来那小白脸对那个下人很重要啊……

  还没来得急再想,那射穿了鲍鹏手腕后又射向空中的银色碎片又回来了。念师讲究的就是一击必杀,不成远遁。露出踪迹的念兵就没了令敌人胆寒的神出鬼没般的灵活性,这时念兵的威慑力大减。鲍鹏噗的一声趴在了地上,堪堪躲过了这一击,不过耳朵被削去了大半,头皮的伤痕也卷了起来露出了森森白骨。

  在死亡的压迫下,这些疼痛已经算不上什么了。在风凌发动下一击前用完好的左手捡起了剑,横在身前。用奇异的手法点了几个穴脉却无法止住右手涌泉般的血液。一股强横的力量在伤口中肆虐,那大概就是念力吧。鲍鹏不是那种可以对自己心狠手辣的人,但他很在乎自己的命,或者说还有许多未完成的心愿,比如迎春楼内重多的鼎炉……

  咬牙砍了右腕处,失去右手的痛苦让其血管虬扎眉头冒出豆粒大小的汗珠,眼球密布血丝。再次点住了手臂上的穴脉,终于止住了血。这些痛苦都被鲍鹏转化为对杨澜的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让杨澜这小子不得好死!”

  冥寂幽跟林怡再次杀来,可怜鲍鹏一边戒备着风凌的念兵,一边还要以左手剑,抵御两个强敌,窝囊啊这是自自己修炼以来打的最窝囊的一次了……

  落入下峰不可避免了,那消失了的念兵,不知下次在那个刁钻的位置出现。这种等待简直让鲍鹏发狂,想着“就不应该贪婪的想把分魂九重的银角蛇皮据为己有,能杀九重的银角蛇的人怎么可能是常人……”

  有煎熬了许久猛然大悟“大哥,那个小子是念师!那念兵好象奔你去了!”鲍鹏大喊道。

  鲍鲲听到鲍鹏这么说,很是不解,这个地方怎么会有念师,那展脉五重的小子是念师?笑话!不过看到鲍鹏的惨状神色也凝重了起来。

  避开杨澜的一剑,准备拉开距离防备念兵的攻击。不料此时,一道凌厉的气息直奔眉心,立即举起蓝光剑护住眉心。风凌本就没打算攻击鲍鲲的眉心而是心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微澜止水说:

多谢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