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我们两个今天双双提升了一个境界。应该庆祝一下啊!”冥寂幽兴奋道“没酒,没肉!这怎么庆祝?”风凌摆了下手,表示无奈。

  “不用,不用。就那天我受伤时你给我做的饭就行!”冥寂幽急忙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当初被夺极族灵戒时,冥寂幽受了一掌火煞拳,火毒攻心。也没有合适的药材治疗,只好用自己的元力为他疗伤,这时风凌意外的发现了几株蘑菇,为了免于饥饿就用它熬了一锅汤。冥寂幽喝了大半才好了许多,这才给了风凌寻找灵药的时间。这时想起来那是某种灵芝也说不定,至少之前风凌没有到过。风凌也乐意这个要求,便一起去了林中找‘蘑菇’。

  ……

  ……

  在逃向这个林子时,他们得知这片林子属于魔殇山脉。而魔殇山脉中有许多灵药当然也有强大的妖兽,也就仅此而已了。

  在原来有蘑菇的地方找了好久才找到两个拇指大小的白色蘑菇。在其它地方甚至类似的灵药也没有发现。好在找到了几株展脉境的灵药弥补了遗憾心情。

  呲,啦。冥寂幽身旁的的一颗大树突然劈成两半,滑落出一块玉佩。

  “大哥,快来看这有块玉佩。”冥寂幽喊到。

  “此玉佩可以让我找到你,定要随身携带。”风凌没有去捡起玉佩反而一眼看到了树干内部的字迹,本来风凌还满不在乎可他看到字迹下方的阴阳双鱼时便果断的拿起了玉佩。

  “阴阳双鱼刻画的十分生疏,没有神意,并不是我们族人。算了,走一步看一步。”

  风凌左手拿着玉佩观察着,玉佩没什么特殊的就是用银子就可以买到的‘俗玉’。可玉佩底部的一个留字却写满了剑意,庞!让玉佩看起来多了几分神秘。

  突然风凌像想到了什么,随手捡起一枚雪白色的蘑菇,眉头一舒,对着冥寂幽道“我说那蘑菇怎么能让你恢复一些元力呢,现在想起来了,这可不是普通的蘑菇而是八珍里面的雪珍菇!它一般只生长在大泽深处,喜水而居。应该就是玉佩的主人故意放这的。”

  冥寂幽想了想也认可了这种说法。

  风凌略一弯腰一弹跳到了一棵果树之上,嘴里吃着一个红色的果子,露出一丝慵懒的资态对着树下的冥寂幽道“差不多赵家的人手也已经退出魔殇山脉了!”树下的冥寂幽抬头看着风凌欣喜道“那是不是我们可以出去这破林子了?

  ”风凌遥了下头头道思索了片刻“他们那些人最厉害的也不过展脉八重,如果不是怕赵兴被引来,而你又中了赵兴的暗算。那些人早就留在这里了!赵兴分魂三重的实力比你只高两个小境界,而我的念力足以与之匹敌了况且这里的武者普遍不如天外域的元力雄厚,我们再修炼两天巩固下境界,就去赵族将风灵戒拿回再给他们留下个深刻的教训!不然就算被族人找到,我也没脸去见他们。”

  接下风凌丢下来的果子道“只要赵兴不来那我们只要不再深入魔殇山脉就没有什么可以惧怕的了。”

  “回山洞先炼化了这几株灵药,增加些元力……”说罢风凌迈开八卦步跑了起来,冥寂幽急忙喊到“大哥等等我。”随即也迈开了略显生疏的八卦步踏着太极追了上去。不得不说八卦步的效率还是很高的,出来用了一个时辰而回去则用了不到半个时辰。

  到了山洞旁细心的风凌发现用来遮掩的树枝正在颤动,忽然一个窈窕的身影自洞内闪出,而风凌的左肩感到一股凌厉的剑气袭来。

  风凌甚至不用回头就知道自己的后方有一柄利刃在对着自己,因为那武者并没有掩饰自己剑法的凌厉,乃浩然剑。虽然剑中没有杀意,但风凌并不是那种束手就擒的人,自己要掌控全局。

  幸好那用浩然剑法的人没下死手,剑法的凌厉也在风凌所承受的范围内,可下一剑就不一定了。没有转身,身体用一种奇异的姿势堪堪躲过了那迅疾的一剑,运转八卦步直奔前方那窈窕的身影而去。

  Q酷a匠{-网u正_S版2√首发

  他在赌,赌那少女没有动手的想法。赌那少女对拿剑的人很重要。少女在在看到自己或者说看到那用剑的人是就已经呆在了那里。他成功了,用那兵器碎片抵在了少女白皙的颈处。看似经历了很长时间,实际上不到片刻。

  这时冥寂幽也踏着生涩的八卦步到了,看到这一幕就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运转起分魂境的元力包裹起双手向着拿剑的少年袭去,拿剑的少年也发现了冥寂幽转而将剑指向了冥寂幽。现在风凌占据主动有人质在手。虽然平时不齿这种要挟别人的手段,但冥寂幽明显不是拿剑少年的对手,体表的护体元力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级别的。再说风凌也没真的伤害少女想法,或许少女醒过神来了对着拿剑少年喊道“杨澜哥哥,不要。”然后对着风凌道“我们没有恶意,无意进入你的洞府。”

  “我知道,你没有恶意,你那哥哥也是坦荡之人。只是,”风凌说着看了下山洞,又往远处走了些。

  少年依旧拿着剑,在与冥寂幽交手前停了下来。挽了一个剑花散出一阵寒意,他动怒了警告冥寂幽不要向前,而后将剑收入鞘内。近了冥寂幽才看清少年的模样,少年长的并不英俊但一股凌厉的气质却是他人难以比拟的。身上的衣服有数道染血爪痕,却无狼狈的模样。冥寂幽也不是那种咄咄逼人的人,可以说是一个君子,见对手停手自己也在少年前五步停了下来。

  “小贼,放开怡儿!”

  风凌回头看去,早就感到洞中还有人在,所以一直防备着。出来的两人一人手中正拿着银角蛇的皮用手摩索着,对着风凌露出不屑的神采,就连对那拿剑少年也是一样不屑仿佛天生高别人一头似的。

  不过当看到风凌用不知名兵器抵着的林怡时就来了个大变脸,立马换上了关切的笑脸。一个穿青色衣衫的少年说道“怡儿,都说了杨澜那小子的贱命不会死在霸魔兽口中的。你看他不是回来了。”另一个少年也低沉道“贱人,就是命大。”说完还朝着拿剑少年方向吐了口唾沫。

  “鲍鲲,如果不是杨澜哥哥,你们早就被霸魔兽被吃了!”少女很愤怒的喊道,她太过激动摇了下头以致于风凌那没有用力的兵器将她白皙的颈健划出一道细线。

  “喂!臭小子,你以为你那境界能杀死分魂境的高手?况且我还在这,识相点放开怡儿。”

  说了几句,感觉风凌境界太低身份不够,就朝着冥寂幽看去,有些不奈烦道“兄弟,让你手下自废修再留下触到怡儿的手臂,对了把他手中的那个东西也留下,我就放你们离开。”青衣少年似乎认为事情就该如此解决,自己这次都有些格外开恩了,风凌手中的东西应该是某种分魂境兵器崩下的碎片,也值几个元核。说完向着风凌吐了口唾沫。似乎风凌有多恶心!

  “不用你管!”

  “哎,你放开我呗。我跟杨澜哥不会让他伤害你的,我如果动手你最少也会休养一段时间的。”柳怡用她泪汪汪的大眼看着风凌,小声说道。

  事情出乎风凌的掌控,在洞中又冒出来两个分魂境的高手,看着还不如洞外的两个人顺眼,再动用秘术就不好恢复了…风凌想着。

  冥寂幽原来在族里虽说朋友不多,没多少人理会自己,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也都被大哥收拾了。现在有人问自己能不能羞辱大哥,羞辱大哥比羞辱自己更该死,对就是该死!

  没人知道冥寂幽在想什么,但是风凌跟杨澜都注意到冥寂幽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脸色变的煞白,一双本来清澈的眼球变得无神,瞳孔猛地缩小,似乎再这样下去瞳孔会消失,脸上还挂着一丝执拗的笑,甚是可怕,似乎有幽冥地域浮现。

  鲍鹏也看到了大笑道“大哥,看那小子吓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微澜止水说:

多谢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