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十分安静的空间这时却因风凌的到来变得狂暴起来,时空风暴再次源源不断地往风凌身上招呼,撕裂他的灵魂。这时风凌所能看到的光芒已经非常清晰了,也变大了许多。希望就在前方,怎么能轻易放弃!风凌怒吼着逆风而行,不顾风暴的肆虐,可是灵魂残缺的疼痛让他颤抖不止。

  两极山上摆满了推衍因果需要用到的灵材,在山巅有一巨大的白色祭坛被立着通体沐浴在奇幻的薄雾中,占用了整个山峰。祭坛上刻着密密麻麻的魂阵与整座山峰合为一体。而五祖跟风夜就在两极山山脚的一处广场上,一队队的风族魂师跟元者紧张的忙碌着刻画阵图,搬运空灵石……

  “照顾好极族”五祖拍拍风夜的肩膀,一跃而起跳入了祭坛当中,不久整个极族的元力被祭坛瞬间吸收,所有人都感到一阵窒息。一道鸿蒙气息自祭坛中冲天而起。

  风夜望着那道气息大喊到“五祖走好。”眼泪不由的滴落,因为他知道这个老者为了极族付出了什么!在魂冥坛中窥测天机,是以自己的灵魂为引。凡窥测天机者将永不如入轮回,神魂皆灭!这都是被神族逼的!随着风夜的喊声响起两极山旁的族人也跟着喊起,悲愤的感情弥漫开来,最后整个极族的人都喊到“五祖走好”声音直冲霄汉就连极族外的神族强者都为之动容。五祖看到这一幕时摇了下头露出一丝笑容。而后灵魂裹挟着天命眼消失在了天际。

  风凌真的快要魂飞魄散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没有恐惧,有的只是无尽的遗憾!在迷茫中他似乎看到了一个跟师傅一样慈祥的老者在抚摸着自己,但他清楚的知道他不是师傅……不知过了多久风凌缓缓醒来了,看到近乎透明而又像被绳索锁住的师傅浮现在自己的身边慈祥的看着自己,顿时流出了眼泪,喃喃道“徒儿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古老笑着说“没事就好,为了让你能在祖始大陆活的快乐,我已经将你的一部分记忆封印了。等你实力强大时便会自会解封。”风凌果然跟少了点什么似的,“去吧,开始你新的生活。”骨老将风凌粗暴的丢入了面前的巨大光门。“我也会跟风噬一样了吧!”

  半日后极族五祖传回在魂冥坛上空的信息只有一个凌字,却有荒凉跟希望两种极端的意蕴!令风族高层不解!与次同时风族小族长诞生取名——风凌!谁会想到这不是一个巧合,又有谁知道他是一个生而知之者呢?

  ……

  ……

  初夏森林的清晨到处弥漫着淡淡的雾气,当雾气前进的途中遇到一株生长在山洞前的灵草时凝结成水珠,使灵草的叶片弯成一个美丽的弧度。突然叶片震动,水珠自叶上划落。

  一个衣衫破烂的少年出现在山上洞口,虽然衣衫破烂但被清洗的很干净。衣饰的破旧并不能掩去他的专注,反而凭添了几分不羁。一双如墨般地眼中满是坚毅神色,当他飞快地走进洞口看到那一株碧绿的植物时眼中得坚毅化为了激动的神色。

  “这银角蛇王还真能挨饿,让小爷我多等了半月!还好它走了,不然我真的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能得到这蛟蛇草。”风凌将这株只有三片叶子而茎如蛇躯的碧绿灵药连根拔起,放在手心感觉玉质的叶片入手一片冰凉,刚好克制火毒。“咦,搞了半天这蛇竟然是母的!”顺着风凌的目光看去,洞穴的深处竟有五枚闪烁着青光的蛇蛋。风凌心中想道“靠,这贼老天难道最近看我顺眼了?不忍我最近消瘦了许多,送福利来了?给寂幽补补身子也好啊!”随即用手拿起一枚蛇蛋贪婪的看着,并在心中幻想着蛇蛋的美味。幻想刚刚升起就感到了不对劲,看着手里颤动着的蛋喃喃道“这蛇蛋怎么会动啊……不好小蛇妖要出来了。”忙慌不跌把蛇蛋丢开,不成想蛇蛋落在了其他的蛋上。听到一声蛋碎的声音,风凌大叫一声不好,脚下立马有淡淡青色光辉浮现,踏着八卦步就开始了跑路。

  风凌刚跑出洞口就听见森林深处传来一声嘶嘶的吼声,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直奔森林外而去。硬是在茂密的草丛与荆棘中踏出一条路来,仅有的衣服也被其刮去一部分。不过这时他却在乎不了那么多了,因为他直觉告诉自己他被盯上了,后方树木折断的声音似乎印证了他的直觉的可靠。

  “靠,这贼老天果然一如既往的找揍,还是说我运气太背了?”风凌嘴里嘟囔着,露出跟吃了一个死孩子一样的表情。想起了以前经常用到的一个字‘衰!’不过脚下的速度却没有减弱丝毫。后方传来的声音突然消失了,风凌后背发凉急忙朝另一个方向滚去,一道橙色的闪电自后方劈来,刚好落在了风凌之前停留过的位置。“橙色的闪电,分魂境的妖兽!要不是小爷身体出了点状况,这种境界的妖兽我一口气就不知道吹死多少个。”风凌心里愤愤道,虽然听似真的跟他‘吹’的一样,不过脸上的神态就跟他真吹过一样。

  连自己的形象都不都不在乎了,就别在乎这些细节了。银角蛇王见自己一击没中,就变得更加狂暴了起来。这次的猴子实在可恶,往常见了自己都急忙躲开的。猴子的味道不好吃,自己也懒得捉他们。可是这次竟然敢偷自己用来进阶的灵药,等杀死这只猴子后就去林子里灭了这个狡猾的族群。银角蟒摇动巨大的头颅准备再发出一击。

  奔跑着着的风凌身上浸满了绿色的草汁,看起来真象一只猿猴。魔殇山脉里的猿猴有往自己身上涂抹草汁的习惯,以此可以用来遮掩自己原有的气味。

  玩命奔跑的风凌自然不会知道自己所鄙视的妖兽竟然有这种想法,不然他一定会不顾银角蛇的电击,去跟它大战一场的。风凌是骄傲的,他的种族是他父亲唯一继承给他的东西。即使拼着受伤也要给银角蛇一个教训。告诉它自己不是猴子!曾经的辉煌跟而今的低落并没有打击到风凌,因为他有足够的自信可以再次回复巅峰!但自己的尊严不容任何事物所侮辱,如果有人犯之则杀之!这是便宜爷爷告诉自己的,他对自己很好,所以他的话一定要听。整个家族的人都听他的,虽然这时他跟父亲应该不在了吧。自己一定会为他报仇的,对就是这样!

  $酷AI匠@网b正版rA首发z

  再次险险的避开了一道闪电,这时风凌的元力已经消耗了大半了,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银角蛇干掉的!风凌知道自己的状况不容乐观,这种代价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一咬牙喊到“拼了!”便在此处停了下来,闭上双眼双手结印,往自己的眉心注入一股呈灰白之色的元力。

  银角蛇见到风凌停在哪儿不动了,以为是怕了自己。不过现在认罪已经晚了,死吧!银角蛇张开它那布满唾液的大嘴想一口吞了风凌,虽然猴子肉不好吃,但自己的愤怒只有这样才能够平息。

  就在银角蛇的鼻息吹到风凌的脸上时,风凌的眉心裂开了一道缝隙正好对着银角蛇的双眼发出两道血光。将银角蛇的双眼炸碎!吃痛的银角蛇疯狂的摆动着巨大的尾巴袭向风凌,风凌的元力像是雄浑了许多,踩着尾梢就跃入了银角蛇的嘴巴。逼开了银角蛇嘴中那两颗狰狞的牙齿,用手在脑后头发上拽下一块兵器碎片,直接刺向了银角蛇的上颌,这里是它防守最薄弱的地方!果然碎片刺开了这里的血肉,直入脑中,在此时银角蛇的牙齿已经把风凌的左臂给划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再用点力就能把风凌的臂骨划断,贯穿风凌的身体。不过银角蛇的牙齿也就止于此处了,风凌先银角蛇一步破开了它的脑子!

  银角蛇的脑浆掺着血液淋在了风凌的全身,狰狞无比!它的头颅在半空中垂了下去,嘴巴闭合将风凌卡在了里面。精疲力竭的他把怀中沾满血液的蛟蛇草取出,吞服了一片叶子。恢复了一会后风凌也没有立马出去的想法,运转青色退化灰白色的元力注入那兵器碎片中艰难的割着银角蛇的血肉,而后将右手伸入银角蛇的脑中摸索着,一会像得到了什么,把手缩回手中赫然多出了一块橙色圆形晶体银角蛇的妖核。尚未死绝的妖蛇身体的某些部位还在痉挛着,使风凌也跟着颤抖。

  彻底虚脱的风凌在即将昏睡过去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哭着喊到小族长。便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小声叫道“我在它嘴里!”睡梦中似乎看到了冥寂幽哭泣的脸,便强忍着困意说到“我没事,睡醒后就会好的。你不用再喂我灵药了,你先治好火毒吧,把这蛇的银角跟皮弄下来后再回家!”最后似乎看到冥寂幽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