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一位身着古朴长袍的老人牵着一个衣衫破旧的小孩行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无数的人与车辆与他们擦肩而过却没有发现他们这对奇怪的组合。“师尊,他们怎么看不到我们啊?”小孩灵动的双眼中闪着天真的神色。老人溺爱的用手摸了下他的头说到“这些人都是某种规则的产物,只能按照设定好的程序行走,没有自己独有的思想,他们自以为自己的想法是真实的,其实不过是那种规则的显化。而我们在规则之外他们当然看不到我们。”

  小孩脸上露出了他这个年纪不应该有的执拗道:“他们真可悲,我爸爸死去也是被这个规则设定好的吧?”

  “可以这么说。‘”

  “我想打破规则!”

  “好!”

  灵魂深处传出这些声音,记忆如流水般一幕幕划过,变作朦胧的景象渐渐不真切了,风凌心中一痛,带着泪水的双眼猛然睁开。

  “师尊!”风凌喊道。这时才注意到了自己的身体已变做虚幻。虚幻的双脚踏着黑暗的水面,感到刺骨的冰凉。不过在这时没有在意它。

  “这就是师傅说的时空隧道吗?竟然只有灵魂可以通过,不过四周一片黑暗,该怎么辨别出口呢?算了沿着这个方向走下去吧。”风凌喃喃道越往前走,这种冰凉就愈强烈,这更加深了风凌的想法最初还能感受到这股冰凉,随着前行的距离逐渐扩大,这种感觉便没有了,不知是真的消失了还是自己适应了它。

  水还是那浅浅的一层,不起一点波澜。说是时空隧道,不如说是另一片空间,四周没有屏障,至少无殇是看不到的。他所知道的只有无尽的黑暗,跟触到小腿水,在无尽的黑暗中坚持一个方向走是不可能的。

  风凌不知换了几次方向,甚至他自己都怀疑自己能否走出了。就这样盲目的走着,一年,两年……渐渐地水变得深了,没过了无殇的膝盖,水又刺骨了起来,无殇麻木的灵魂微微颤动了下。唤醒了他的知觉,突然直觉告诉他危险逼近,于是转身急忙向后跑去。

  本来静止的水突然猛地波动起来,形成一道水壁,而那消散了许久的暴风也不合时宜的吹了起来,又将他卷起抛下。随着流水狂风移动,不知是否是他在这时空待的时间久了适应了这里。风与水已经奈何不了他了。只是将他卷起,流水与狂风在他身边变换,交替的划过他的灵魂。

  风凌起先还能清楚的感受到那刺骨的疼痛,但随着时空隧道内各种力量的侵蚀下他又迷失了,诚然他这次与上次相同意识都在一点点的消散。

  但这次他感觉可以反抗,不至于像上次一样直接昏睡过去了。那种无力的感觉,他最反感!心中怒吼起来“不,还没找到治疗师尊方法!他的心愿不能止于我手!”这样想着时空风暴又算什么,拼了!将小骨剑插入自己胸口发出耀眼白光,虚幻的双手合在一起不断地做出一些晦涩的印记,眉心的火焰摇曳着慢慢变大,点燃了全身,嘴角露出了一丝决然笑容。

  古老的身影愈发模糊,而胸口处却有几根土色细丝异常明亮。“邢疯子竟已经触摸到混沌了,将一丝混沌之力打入我的体内我却毫无察觉。致使我构筑空间隧道不稳!果真好手段。”

  风凌似乎发现眼前有几点零星的亮光闪烁,拼尽全力向前奔去。果然有几点亮光闪现在黑夜中,这更加深了风凌的信念。不过看似咫尺的距离实隔千万里,咫尺天涯。望山跑死马的道理风凌懂得,可现在他别无选择。

  此时古老也发现了那一道亮光,风凌发的光……。

  清晨东方微明,月还在悄悄的隐退,依稀可见几点星光闪过。微风缓缓吹来,淡了几片薄雾。一切看起来难么飘渺,潺潺的流水声,又为这清晨凭添了几分灵动。

  小湖边的石板上,正有两人静坐。娇小的女子,依偎在男人宽阔的怀中。

  男人身着一件古朴的锦袍,剑眉之下的双眼中满是柔情。怀中的女子袭一件月白色的长裙,裸露在外的肌肤,有着羊脂玉般的光泽,温润无比。脸上带有几分红晕,大大的清澈眼睛眼睛闪闪发亮如暗夜般的眸开阖间瞬逝殊璃,樱桃般的小嘴不点而赤。一头秀发轻挽在紫玉簪,恍若仙女,雍容华贵。一只玉足轻轻地在湖水中摇曳着。

  不过此时男人却把眼光放在了女人那隆起的腹部,叹了一口气缓缓道:“神族与妖皇族最近又加强了对我极族的打击力度,看样一场大战在所难免了。况且始界族也蠢蠢欲动,我极族并占不到什么好处。”“哼,若不是与我族世代交好的古族骨老在千年前失踪,神族跟妖皇族怎么敢这么大胆!”怀中的女子颦眉。

  “淅雨,快要开战了,我身为极族的少族长必然要带领族人御敌。恐怕不能再多陪你几天了,你要照顾好自己跟腹中的胎儿。”风极握紧了手中轻吟着的剑道“风患长老为我把脉时告诉我,我怀的是一个男孩孩儿。现在,在我腹中很安静,呵我还能感觉到他吸收外界的元力呢!长大后一定又是一个你!云淅雨娇巧的手握住了风凌的大手。

  “孩儿,既然是男孩。长大后一定要守护极族!”

  “又是孩儿,孩儿。你就不会给他起个名字啊?”云淅雨娇嗔道

  IA最i新s章◇节上o酷匠t网

  “呵呵,最近族内事情众多,竟能忘了这件事?”风极笑着挠了挠头

  “哼,我以为你会记着呢。”说罢便把头扭过去,不去看尴尬笑着的风极

  “我的孩子定然要凌驾于这世间,极族的繁盛需要一代一代人的努力!愿我的孩子带领着极族凌于祖始大陆之上!单名一个凌字……”

  风凌向着亮光飞奔而去,看似不远的距离实际咫尺天涯!不过这点距离已经不能让风凌感到恐惧了,人活着总是要有一个目标的。

  风凌向着亮光飞奔而去,看似不远的距离实际咫尺天涯!不过这点距离已经不能让风凌感到恐惧了,人活着总是要有一个目标的。

  与此同时另一处空间,骨老也发现了那零星的亮光,不过这时他体内的土色细丝已经变成了细线,他的灵魂也愈发虚幻了。“顾不得这些了,早就该死的人了,不是有执念未成自己应该早就见天旭去了吧。现在我的执念就是风凌那小子了。”骨祖心里这样想着,便向着那亮光飞去了。

  “不知老祖们叫晚辈来何事?”极族八卦殿中一位看起来四五十岁的的人对着前处盘座着的老者们问道。“风夜,你是这一代的极族族长。对这次三族来犯的事情怎么看?”靠着八卦殿内门较近的老者闭着目问道。

  风夜也盘坐下说道“神族、妖皇族跟我族本来就有矛盾,可也没到发动这么大的一场战争的程度。而始界族纯粹打着分些好处的想法,这次不知怎么让神族跟妖皇族下定了要灭我极族的野心。甚至都不在乎其余三族的看法的看法,我族在神族安插的人竟然渺无音讯,倒是在妖皇族的人传回了点消息,不过价值不大。

  “照这么说这场战争是一定会打起来?”老者依旧闭着眼看不出喜怒。

  “不过我极族占据了地利,有我族护祖大阵在他们如果想强行攻入我族,会付出他们难以接受的代价!”风夜眼中露出一丝狠色接着又道“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暗中转移了一部分族人。”

  “你做的很对,我极族最宝贵的就是族人!我即将坐化,本想着临死前拉走几个老不死的神族的之人,但最近有种不好的直觉。准备魂冥坛吧!"老者睁开了一双深邃眼,左眼漆黑一片右眼散发刺眼的光芒,这两种极端竟然诡异的达成了某种平衡。使人无意识的看去,似乎能把人的灵魂抽出。

  “不要啊老祖,我们并不是抵挡不了神族联军!您不必如此牺牲啊!”风夜急忙喊到老祖的双眼不断演化着,笑到道“不必说了,我们这几个老不死中必然会有一人牺牲,我可是费尽口舌才在他们中间抢到这个轻松的任务啊,他们还要出去迎战,多累啊。呵呵”

  就连风夜之前看到五祖的双眼时也有瞬间的失神。不过风夜的双眼也立刻浮现一种异象随即恢复了正常。五祖刚好看到了这一幕,点了点头说道“实力不错,天赋也很好。极眼都开到六十四卦了,日后可超越我等。”风夜急忙说了一句“老祖谬赞了。”老祖们平常都在八卦殿修炼,可没见他们评价过谁。就连消失了五千年,得到始祖坤眼认可的绝世天才风伏羲他也就说了一句可堪大用。极族的创始者坐化后只留下一双眼球,左眼为乾右眼为坤!

  开启两极山脉,魂师构建天命魂坛!风夜把这道指令传给了在殿外守候的长老们。而后闭上双眼运转元力,双手不断的组合做出一些晦涩难懂的手势,随着手势的加快他头上青筋开始隆起面目狰狞似乎忍受着莫大的痛苦。发出一声轻喝头上的灵脉向着眉心汇去,终于到达了某个极点眉心竟然裂开了道缝隙,并逐渐扩大。一个洁白无瑕仿佛若天成的眼球出现与血红的眉心形成鲜明的对比。这时风夜的手势已经慢了下来,不过这时做的每一个动作都十分吃力。五祖看到后把手搭在了风夜的背后,为其传送雄浑的元力。

  终于,那洁白的眼球在风夜的眉心缓缓出来立随即即被五祖拿到手里,散发出如月般清冷光辉。风夜大口的喘着粗气,眉心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蠕动愈合。这时殿外的长老传来一切就绪的消息,未等疲惫的风夜恢复元力,五祖眸子开阖间他们的面前出现一道光门布满太极纹样。提着风夜就踏了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