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柱子…好熟悉的感觉。”正当古棪疑惑时,炎老敲了敲古棪的后背,轻生说道。

  炎老示意古棪不要轻举妄动,旋即走上前,干枯的手掌有力的往柱子表面一拍。

  “嗡!”漆黑的柱子立刻发出震颤的声音,在炎老所拍击的地方更是浮现出一层层的涟漪,旋即向四周扩散出去,很快便是波及到了整个柱体。

  “这是?”古棪惊奇的望着漆黑柱子的表现,一头雾水。表面看似坚实,触碰之后却又如同水面一般柔和。

  古棪也是一掌向上面拍去,涟漪再次波荡而出,而古棪却是感觉到在柱子的下面竟是有一层极具弹性的物体,在手掌拍上去时竟是直接被反弹而回,甚至还隐约有些发麻。

  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掌,古棪不解的望着炎老。

  “哈哈,真是奇特啊,像这种材质的东西在整个大陆上应该都能算得上稀有的了,只是仅凭借这些还是不能确认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炎老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就算是他阅历极其丰富,也未必能认出眼前这跟大柱子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这柱子有没有可能是专门用来封印异妖之灵的?”古棪看了看身旁的佩灵妖灵,再透过破口看了看被关在其中的一群佩灵,略有所思。

  “嗯,也不排除这个可能,试下天灵宫能否有用吧…”炎老点了点头,认同古棪的说法。

  听得炎老这样说,古棪连忙点头,天灵宫的确也像是一个万能钥匙一般,每次遇到什么困难几乎都是用其破解的。

  “嗡!”运转天灵宫,将浓郁的无色精神力能量集中在手掌之上,旋即轻轻的贴在漆黑的柱子表面上。

  没想到,被精神力包裹住的手掌竟然是直接穿透而过,随意的一抓,似乎抓到了什么,然后直接一把扯出!

  “唧!”古棪身旁一直安安静静的佩灵突然兴奋的叫了一声,古棪定眼一看,发现自己手上竟然是抓住了一个小佩灵。

  笑了笑,古棪直接像是扔皮球一样将其扔向佩灵。

  扔过去的小佩灵直接融入佩灵体内,仿佛鱼入大海,彻底的融入了进去。而佩灵也是无比欢快的上下攒动着。或许这些小佩灵本来就是属于它的东西,古棪做的只不过是帮它拿回属于它的东西罢了。

  笑着摇了摇头,古棪又是连连伸手,透过漆黑的柱子扯出许多的小佩灵,然后皆是被佩灵主动吸收而去,到的后来,柱子中的小佩灵几乎是被古棪掏了个精光,而反观佩灵妖灵却是惊人的发现,它那透明的身影竟然是变得更加透明了起来,几乎就要隐藏在空气之中,隐隐约约还会传出一股强大的灵气震荡。

  在原地呆了一段时间,佩灵妖灵仿佛是在做什么选择题一样,最终还是艰难的做出了决定。

  那就是,跟古棪!

  做出了这个决定,佩灵妖灵直接对着古棪投射而去,强行的钻入了古棪的脑袋里面,然后静静地待着。

  苦笑着摇了摇头,古棪心情大好。

  “哈哈,没想到这么容易便是收服了一个异妖之灵,运气这东西,果然可怕啊!”古棪感慨道,却是没有注意自己的手掌仍然还在漆黑大柱子里面。突然便是感觉有什么东西拉住了自己的手,当即一惊。下一刻,古棪的身影便是直接从大柱子外面消失不见,因为他已经是被恍惚的扯进了柱子内部…

  外表漆黑,内部却是明亮无比,古棪惊讶的打量着漆黑柱子的内部结构,并且寻找着刚才究竟是什么东西将自己拉进来的。

  “别找了,你是看不见我的。”

  突然,一声诡异的声音响起,古棪惊愕的四处看着,的确是见不到发声的来源。

  “请问前辈为何将我带到此地来?若是小子有冒犯的地方,小子先抱歉了…”根据声音来判断,古棪能够断定发出声音的人是一个中年人,而且是很强的那种。

  “哈哈,不用跟我客套了,一般人们都管我叫轩煌,当然,你也可以这样叫。至于为何要将你带到这里来嘛。嘿嘿,因为你是被选中的人!”粗狂且中气十足的声音再度响起,不过这次却是能够听出话语中那股自豪的味道。

  H…酷√匠#网a》永“久免&#费…看V$小说$

  “被选中的人?”古棪挠了挠头,难道自己解救了佩灵,并且成功将佩灵收服便会被某种隐藏的关卡选中,然后去做一些特别的事情?

  “嗯…从现在开始,会有很多人全力将你培养成灵神!选中就是这个意思。”

  “灵神!那不是传说中才有的存在么?”古棪一惊,但旋即又平静的道,毕竟他没有真正见识过灵神究竟是何等存在,自然不会表现的太过惊讶。

  “你说的没错,灵神的确只是在传说中才出现过,但同样的,传说拥有天灵宫的人也已经绝迹了…”

  轻飘飘的话语荡漾在通明的柱子内部,古棪感觉像有一双锐利的眼睛不断地窥视自己,在这种诡异的状态下,好像自身所有的秘密都是暴露出来。

  “呵呵,天灵宫么…真当是改变我人身的金钥匙啊…不过,既然已是选中了我,我自然全力以赴!我会成为灵神的!”万千的思绪如潮水一般涌入脑袋中。古雷,家族潜在的巨大危机,苏青儿背后的强大背景等等,都仿佛化作了一根尖锐的银针,狠狠的刺激着古棪的神经。

  “既然要变强…那我就要变成最强!我要让整个大陆都以我为尊!整个世界都是因我才存在,若是弱肉强食是最基本的规则的话,我便必须站到最顶端!这样…才能保护应该要保护的人,还有想要保护的人。”古棪握着拳头,低沉激昂的说道。的确,当人被压的喘不过来气时,能走的路,只有两条。要么被打入地狱,要么逆天奋进。

  而这两者,古棪选择后者…

  “很好,不愧是那老家伙的后人,这个归你了。”中年人说着,随后空中立马便是出现一根漆黑的棍子呼啸而来,漆黑的棍子反射着幽黑的光芒,在那上面,轩煌镇魔四个大字一闪而过,然后精准的落入古棪的手中。

  而于此同时,位于内院入口的那根大柱子,却是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引文叔叔说:

写作不易,需友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