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棪当天晚上回到了住处,仍旧是好生修炼一番后方才沉沉的睡下。只不过脑海中总是回荡着苏青儿的那些话,难免有些心神不安,所以第二日便是黑着眼圈起的床。

  狠狠的揉了几把杂乱的头发,旋即又是几把狠狠的搓了下脸,算是简单的洗脸了。

  “还在想那妮子说的事呢?”炎老凭空出现,摇了摇头说道。

  “嘿,我倒是发现您老的出场方式是越来越不一样了哈,通体掌都不够你这出场带劲的。”古棪耷拉着眼皮望着炎老,无精打采的说道。

  “你小子别胡扯了,那妮子说的不错,只不过她可能是估计你的面子,没把话说的太露骨。我就简单的跟你说吧,如果你实力不能快速的提升到一个极高的地步,你这个家族可以说是会被人当成案板上的鱼肉,毫无还手之力的被人宰割,到时候你肯定连想死的心都有。”随意的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手里把玩着一个精致的花瓶,炎老似是无所谓的说道。

  “提升实力?只恐怕可笑的是我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无畏的做着盲目的付出罢了。”古棪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这种雾里探花的感觉让得他生出一种莫名的无力感,这种没有方向的感觉,有时候是最要命的!

  “对手嘛无处不在,只是你看不见而已,估计麻烦要不了多久便会找上门来。而且...前段时间我还感受到了一股极为熟悉的气息,这段时间内,人多的地方我就不方便露面了,若是遇到什么麻烦,估计那妮子会直接帮你解决的,不过那可不会是个长久的打算,相信你也不想一辈子活在一个女人的保护下的吧?”

  “青儿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何她不愿意将事实告诉我呢?”听得炎老的话,古棪的心像是被尖刀狠狠地扎中一般,不断的扭曲挣扎。

  “她的做法我倒是很是认同,若是真将一些事情告诉你,还不知道你这傻小子会做出什么事情呢。而那妮子呢,若是你真的想得到她,可就真的要努力了,她身后的势力,强的足以让无数人心生畏惧,是一种绝对恐怖与强悍的力量。而她为何出现在你们家族,绝对是有着某些目的的!”

  炎老不厌其烦的说道,手上的玩物从花瓶一直换到了古棪的拖鞋。

  /《酷◎匠网{唯◇X一n.正版,.其2他$@都…x是…盗版

  “您老就这么无聊吗?我的拖鞋你都要摸几把...”古棪无语的望着炎老的古怪举动,脑袋上像是插着无数根黑线一般。

  “唉,难道你小子就看不出我内心的焦灼嘛?”炎老在这一刻终于是变幻了一下表情,唉声叹气的说道。

  “哦?”古棪随意的轻疑一声。

  “唉,就说你这小子不解情谊嘛,你被搅进这场宏大的局中,一个弄不好,小命都会轻易的送进去,你这小命没了,那我这老命估计也就没戏咯,没想到被这局给害死的我,死了后依然难以逃过这场局啊。”炎老欲哭无泪,从未出现过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可笑。

  “局?什么局?”

  ...“嗯,说了你也不懂,这就是一场局,一场将无数人都是卷入其中的局。”炎老沉吟了片刻,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听得炎老这么一说,古棪旋即联想起了苏青儿的神秘身份,联想起了炎老此时此刻只能用灵魂体的状态苟且的存活,以及莫名的出现在琥珀家族的花姓药师,的确像是组成了一个局,正所谓当局者迷应该就是这个道理了吧。

  “嗯,你现在呢所缺少的就是一股向上的动力,再过一段时间吧,相信你会很迫切得到实力的。”炎老发现古棪陷入沉思,旋即说道。

  “嘭嘭嘭~”就在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随着而来的还有古雷那粗狂的嗓音。

  “棪儿啊,在么?”

  听见古雷的声音,古棪赶紧打开门,炎老也是迅速的回到灵魂符文中去。

  进了古棪的房间,古雷先是随便的看了看,意外的说着一些让古棪有时间收拾收拾的话语。

  “你也老大不小了,得多注意下个人的卫生,房间里也不能这么乱。咦?你这床底下放这么大个木盆子是作甚?”古雷缓缓踱步在古棪的房间中,看见不顺眼的就说说一下,更让古棪无语的是,前者竟然是蹲下身子,指着那只古棪用来修炼的大木盆问道。

  “额...那是用来泡脚的!”古棪当即说道。

  “泡脚?你这臭小子,这么大个盆,用来泡我给你的速灵药液不更好?”古雷摇了摇头,随意的坐在墙边的凳子上。随意的说道。

  古棪立马便是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人当场棒击,一阵的眩晕。

  “造孽啊!咋一开始就忘了这茬啦?早这样说不就完了?”古棪内心此刻已经是接近崩溃,因为早在古族开始销售神秘黑袍人所给予的药剂时,古雷便是怀着私心悄悄的给古棪拿来几瓶,并且叮嘱古棪有时间就拿来泡泡,有助于提高修炼速度。

  “唉,就是不知道那位神秘人的身份,他那日所说的什么只是为了帮一个臭小子一个忙,我还以为是你呢,不过看来也不可能是你,你怎么可能会认识一个随便出手便是上万数量药剂的神秘人呢,而且说不定他还是药师呢。”

  “额...父亲你说的是一个老先生么?”古棪缩了缩脖子,弱弱的问道。

  “对呀,就是他,实力强到一个让我和三大长老都无法估量的地步!”古雷怔怔的说道。

  “诶?等等,你小子见过他?”古雷话一说完,想了想,立马又是问道。

  “见过啊,那天我出去玩...额,正好碰见他在一个小酒馆喝酒呢,然后没钱结账,我顺手就给结了。额...然后他拉着跟我说一定要帮我一个什么忙,我也不好意思让一个连结账的钱都是付不起的人帮我什么忙,所以就直接跟他说我是古族的,以后若是饿了啥的可以来我家找我。”古棪吞吞吐吐的说道,脑海中迅速的编制着一个连自己都不敢轻易相信的奇遇记。

  “真的?太好了!你可知道我们家族突然出现的药剂便是他所给予的啊,而且还是白送的!”闻言,古雷想也不想便是从凳子上腾起身,一拍大腿,兴奋的说道。

  “是吗?没想到他隐藏的这么深啊...”古棪装出一番毫不知情的样子说着。

  “下次见到他,切记一定不能怠慢!他喜欢喝酒,就请他来我们家族,我给他准备品质最好的好酒!”古雷兴奋的一拍古棪的肩膀,旋即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嘴里喊着:“孟管家,给我准备几大坛子最好的酒,越多越好!”

  ...“额...好一个好酒。”待得古雷走出去老远了,古棪这才愣愣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