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金米拍卖行,古棪寻了一处隐蔽的小道,顺手将大黑袍扔到臭水沟里去。像这种大黑袍,对于古棪来说就好像是一次性用品,用一次就扔,炎老的灵魂符文里,还有成堆的这种东西。可以想象,炎老往日肯定也是经常穿着大黑袍到处跑,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兴奋的拍了拍怀中的黑色卡片。印象中,好像也就第一次腰包那么鼓。

  “看来有句古话说的对啊,人越有钱,就越自信!”

  在炎老的鄙夷声中,古棪大笑道。旋即拿着黑色金卡游荡于各种大大小小的药材坊,最终花了三万金币购买了足足三万份炼制炼制速灵药液的药材。平均下来,一株药材的价格仅一枚金币,毕竟不是什么珍贵货。

  带着满满的收获,古棪回到了住处。

  并没有立刻着手炼药,而是静静的盘坐起来,回复着体内的灵气,将体内的灵气回复到一个接近饱满的状态。

  意识高度集中后,古棪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这片始终白茫茫一片的世界。在无边无尽的天灵宫中,古棪环视了一圈,除了炎老的灵魂符文后,还有一点冰白在其中闪烁着淡淡的光芒。一颗赤红色的圆珠子与其仅仅相依,像是被其俘虏一般,不停的围着它旋转,正是那赤狐的魔灵。

  而此时的赤狐魔灵看起来可却并不像当初那般透明,虚幻。好似与冰晶处的久了,自身也在不断的被其改变着,其中的赤狐虚影变得越发的真实。就好像一个孕育已久,准备重获新生的胎儿。

  欣喜的望着这一幕,竟是意外的发现冰晶竟然有这种神奇的功效。

  “难不成冰晶能将魔灵从新孵化?”古棪心中这样想着,难免有些激动。

  “嗯,往日也是对此有所见闻,据说若是有一定的机遇,冰晶便是会孕育出新生的魔灵,新生的魔灵将会有一个质的飞跃,不过究竟能够变化到何种程度,估计也就只有那冰灵族长才能说的清了。”炎老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古棪的身旁,摸着白花花的胡子仔细的打量着那围绕着冰晶旋转的魔灵,旋即轻声说道。

  “新生魔灵?那意思就是说,这冰晶有能给魔灵升级的能力?”被炎老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不过立马便是郑重的说道,对于炎老的这种拉风的出场方式,古棪也是在逐渐的习惯着。

  “嗯,可以这么说。而且等这颗魔灵成功孵化之后,你可以继续融合其它的魔灵,以此内推。比之常人一生只能融合一颗魔灵来说,算是极为逆天的能力了。”

  “是吗?那魔灵啊魔灵,你可得要快快的长大~”闻言,古棪双眼立马爆射出刺眼的光芒,两只手掌不断的搓动着,恨不得马上打破赤狐魔灵外面的那层薄膜,将其中的小赤狐给放出来。

  “得了吧你就,先前说了,孕育魔灵是个极为漫长的事情,且不说你是否具有那个机缘。而且...能够将一个家族引向毁灭的道路,这冰晶就对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听得药老这么一说,古棪才稍微冷静下来,脑海里迅速的回想着那日自称冰灵圣宗的老者!

  冰灵圣宗,从字面上理解,此人非圣即宗。但不管是圣也好宗也好,对古棪来说都是极其强大的存在,而如此强大的存在最终还是走向了陨落之路难免让人感到惋惜。从而对其留下来的冰灵折子、冰晶、冰灵御兽决以及和其配套的灵技都重新摆正了态度。至于那灵技,古棪尝试了许多次都是不如所愿,或许真如冰灵圣宗所说要将御兽决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才能有资格修炼吧。

  “吼!”

  天灵宫中。突兀的一声嘶吼吓了古棪一跳。一个体型庞大的身影出现在这里,正是那日被炎老收服的莽山妖猿。

  似是感受到古棪不和善的目光,莽山猿两个硕大的拳头不断的锤击着厚实的胸脯,以此挑衅着。

  “臭猴子!小爷的地盘你也想撒野?”见状,古棪立刻暴喝道。一脸的不满,心想以前打不过你让你耍威风,而如今也算是一个阵营的了,多多少少得有点规矩了。何况,自己身后还有炎老这尊大神不是?

  “哈哈,行啦。你俩就算是不打不相识吧。”炎老在古棪羡慕的目光中掠上妖猿宽大的肩膀上,好不惬意的用手掌支撑着脑袋,淡淡的说道。

  “什么不打不相识?我们都还没打过呢!不过,小猴子,看在你是我老师的爱宠的份上,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你呢,时不时出来帮我教训几个煞笔就当你将功补过啦。”古棪用极度不满的眼神瞟了炎老一眼,旋即略带一丝怒意,冷笑道。

  到了莽山妖猿这个级别,灵智比一般的魔兽要高出许多。多少也能听懂得动古棪的话语,旋即将脑袋扭到一边,足有一只拳头那么大的两个鼻孔喷着粗气,发出嗤嗤的声音,表示很不爽。

  “哈哈,飓风,别理那小子。除非是被人打到要升天的地步,其它任何情况都让他自己搞定。”炎老乐了,大笑道。

  “飓风?好啊,合着你帮它把名字都起好了,交师不利啊~”古棪一阵无语,对炎老这种为老不尊的表现表示很是不满。摇了摇头,旋即也表示不愿意在这里跟一人一兽纠缠,意识逐渐的推出了这片天地。

  “既然药材到手了,就赶紧抓紧时间炼制吧,你们家族那边肯定是撑不了多久得啦。”

  “放心吧,干掉琥珀家族和木家,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快速的整理了一下思绪,收起了结在面前的手印,从修炼的状态退了出来,灵气的充实度也接近了饱满。

  紧跟着,灰色的暗沉药鼎出现,一份份药材也是被古棪整理好来,满满的铺了一地。

  “刚学了点炼药的皮毛便是要炼制这么多灵液,我这命啊,也真够苦的!”望着满地的药材,古棪一阵哀嚎,不过手上的功夫却并没停下来。一株株的药材在前者的操控下,不断的飞进那口药鼎中被炙热的火焰煅烧着。

  随着炼制速灵药液的熟练度不断提高,古棪已是能够做到在毫无差错的情况下快速的炼制出品质不错的药液,并且能从一开始的一份一份炼制逐渐的上升到三份,十份,甚至是五十份一同炼制。进步的速度让得炎老都是连连咂舌。而这一切,都是天灵宫强大的精神力带来的。

  炎老不由自问,当年自己处在这个级别的时候能否有这样的炼制速度?答案是否定的,或许纵观整个炼药界,都是寻不出像古棪这样的‘天才’吧。

  摸了一把不断涌出的汗水,古棪体内的灵气再一次被榨干。不由得摇了摇头,又是无奈的盘坐在大木盆中,极为肉痛的倒入了好几瓶速灵药液,快速的回复着灵气。

  而反观地面上的药材,也只剩下三分之一多了。再过一阵子,或许就能全部炼制出来。

  酷hb匠Z网=正y%版'首…发

  到时候,便是反击琥珀两家的时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