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着突破后的清爽之感,古棪咧嘴一笑,旋即迅速的穿好衣裳。

  “咚咚咚~”

  敲门声随之响起。孟管家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少爷,家族会议,族长召见你。”

  心里轻疑一声,对会议的内容心里也是有了个大概。把装满清水的大木盆塞到床底下,这才不急不缓的打开了房门。

  “走吧,孟管家。”

  望着那一身清爽,充满活力的身影,孟管家一愣,眼神中出现一丝惋惜之色。

  “唉,多好的孩子啊。真是可惜了...”

  ...家族议会大厅中。

  平日里极少有人会来的议会大厅此时却是聚集了家族的高层人士以及一些优秀的晚辈。几位长老此时正焦灼不安的坐在首位下方,不时苦恼的摇着头。

  “父亲。”

  古棪冲着首位上的古雷恭敬的鞠了一躬,然后古雷微笑着示意其坐下。

  “诸位,此次召见大家只为一件事,这件事可能关乎我族存活问题,若是有好的想法,可以踊跃提出。”眼神在大厅中扫视一圈,发现人员基本到齐后古雷这才开口说道。

  随着古雷的发言,大厅迅速的安静下来。由于大部分人都是知道这阵子发生了什么事情,脸色都不大好看。

  9q最Z$新$章}节上%酷1_匠M网h5

  整个大厅的气氛开始诡异起来。

  “嗯哼。”这时,一直沉默的古青山大长老清了清嗓子出声道。

  “众所周知,我古族与城中的另外两家常年来积怨不小,而这次两家的作为无疑是要把我古族往绝地里推,以目前的状况来看。恐怕...我们坚持不了多久了。”

  大长老放在桌面上的手掌狠狠的握了握,话语中带着对两家联手之事极度的不爽。

  “哼!什么狗屁速升液。大长老,我等立马带齐所有精锐,前去剿灭他们的老巢!”

  闻言,位于下方一体型彪悍的大叔猛的一拍桌子,雄浑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着,不少晚辈都是身子震颤了几下,对这毛利大叔表示很是忌惮。

  “难怪这阵子木家那帮废物如此猖狂!以为多了个琥珀家,就能轻易的踩踏我古家吗!”毛利大叔似乎很是不解气,又是狠狠的说道。

  “毛利,你来我族也得有十来个年头了,对你的人品以及实力我一点都不怀疑,不过目前情势并不如以前。若是硬碰的话,估计也捞不到什么好果子吃。”二长老显得要淡然和理性许多,食指不停的敲打着桌面上,面露沉思之状。

  “都安静下,听我说说。”

  三长老不耐的挥了挥手,旋即略微整理了一下衣裳,用一种好似全世界都以他为中心的眼神环视了一圈众人这才慢悠悠的说道。

  “近日,琥珀和木家两家的联手之事不就不再多说。但是其所造成的影响却是极其严重的。”

  “几日时间,我族坊市人气极速缩水,一个月占比收益仅有往年一个月的三分之一,严重的入不敷出。目前正在想对策,若是是在没办法,到时候就准备和他们拼个鱼死亡破吧...”

  古棪心里一惊,若是真发展到三长老说的地步,那家族的人绝对都没好日子过!

  “父亲!难道我们就不能像琥珀家一样请个药师出手呢?”古棪腾地一下站起身来,对着首位上的古雷说道。

  “唉,这个问题我以及长老们都是想过,不过药师那孤傲和高人一等的性格。哪是说请就能请到的,真不知道琥珀家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才碰到了个愿意出手的药师...”

  闻言,古雷摇了摇头,苦恼的说道。从他的眼神中,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的焦虑。

  作为一族之长,古棪明白,他的担子,太重了。

  “好了,就这样吧,会议结束。”古雷有些无力的说道,旋即用手捂着脸颊,沉思起来。

  出了议会大厅。

  古棪并没有想速灵药剂的事情,而是径直的向着坊市的方向走去。

  叹着气走过人气惨淡的古家坊市,古棪来到了属于琥珀家坊市的地段,不由得一惊。

  原本人气极为平衡的坊市此时竟然是全部都集中在这一段。拥挤不堪地人群中不时传出不知是谁的骂声,以及震耳欲弄的喧哗声让得古棪脑袋一阵眩晕。火热的人气,与惨淡的古家坊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里是一千瓶速升液,家里有还是炼体阶段的,不想平庸一辈子的赶紧的!同样是每人限购十瓶,数量有限,欲购从速!”

  人群中,突然涌来一大队人马,各自佩戴着琥珀家的族徽。一个精瘦的男子扯着嗓子对着众人喊到,迅速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起来。

  随之而来的便是众人无尽的疯抢,现场变得混乱不堪起来。

  “切,一群俗人。”精瘦男子随意的瞟了一眼哄抢中的众人,不谑的说道,随后便是随便吩咐了几个护卫维持好现场的秩序便是独自向人群外挤去,一边挤还会一边用厌恶的眼神扫过众人,好不爽快。

  而这一幕,恰恰被在人群外围围观的古棪清晰的看到...石坦城中。这里是石坦城最为繁华的地带。武器行,药材坊以及一些低级的灵技阁是这里最高端的好地方。而最让一些人感兴趣的还是得属于那些花天酒地的隐蔽场所...一处古色古香的阁楼下,先前的精瘦男子出现在这里。面露猪哥样望着阁楼上的牌匾——春满楼。

  “哎呀呀,真是个美妙的地方,一日不来,大爷我浑身难受啊~”精瘦男子喃喃道,旋即大摇大摆的向里面走去。可前脚刚踏进去,只是感觉脚下一空,便意识模糊了去...“醒醒,醒醒。我可不是什么月儿姑娘!”古棪厌恶的盯着两只手抱着自己,嘟起嘴就准备亲过来的精瘦男子,然后直接是一盆水往起脑袋上倒了下去。

  “啊!谁!”精瘦男子猛地惊醒,却是发现一个黑袍人面对着自己,一把冰冷的匕首正轻轻的放在自己脖子上。

  “现在开始,回答几个我的问题,你就可以走了。”少年冰冷的话语响起,旋即将匕首轻轻的推了一下,让得其触及的地方,更有触感。

  “大...大侠,有话好好说...小的知无不言,知无不言!”闻言,精瘦男子果断地说道,眼神却是盯着那柄冰冷的匕首,生怕什么时候咬自己一口。

  “琥珀家近日销售的速升液是谁人炼制?与木家联手的目的是什么!”一连问了两个问题,古棪这才将手上的劲力稍微放松,轻轻的将其放在精瘦男子的肩膀上敲动着。

  “琥珀家的药材是一名花公子的一品药师出手炼制,一日能够炼制速升液一千瓶!而那花公子的具体来历并没人知道。”

  “嗯,继续。”

  精瘦男子咽了一口唾沫后赶紧说道:“木家族长有一交好老友在金米城中做药材生意,琥珀家炼制药液的药材来源全靠木家搞定!因为石坦城中没有任何一家药材坊能够源源不断地为琥珀家提供数量如此庞大的药材。小爷我说出的都是实话,我也只是帮人做事的,您看我上有老下有小的...”

  “行啦行啦,谅你也不敢打假,算你小子识相。”望着一脸无辜,甚至是眼泪都快要流出来的精瘦男子,古棪无奈的说道。

  “哦对了,还有一个问题。”

  “小爷请说...”

  “你听的出我的声音是谁吗?”

  “额...这个,还真听不出...”

  ...“很好...”嘴角缓缓的翘起,一只狐狸爪子在男子惊恐的眼神中迅速放大,然后直接是将其拍晕过去。

  脱下了黑色的宽大袍子,少年清秀的脸庞呈现出来。漆黑如墨一般的眼瞳下,阴冷至极的笑脸缓缓浮现。

  “琥珀家啊,不过如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