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啊,那...莽山猿去哪了?”古棪在茂密的丛林里快速的穿梭着,身上的大黑袍也早就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脱去了,露出那少年单薄的身影。

  “呵呵,莽山猿一般情况下只能算是普通魔兽的范畴,而这头莽山猿能够进阶到妖兽的级别,纯属是因为冰灵折子的功效,从而导致其异变,达到了妖兽巅峰的实力。如今它已是被我用冰灵折子的奇特妙用将其容纳在其中,日后你可要多于它培养下感情,到时候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战斗力啊。”灵魂印记中,炎老笑呵呵的替古棪解释道。

  “奇特妙用?意思就是说我能随意的将魔兽收服进去,然后为我所用咯?”古棪摸了下鼻子,嘴角翘起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角度。心中同时构想着一些异想天开的画面。

  “臭小子,瞎胡闹,乱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炎老苦笑连连,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出声训斥着。

  “首先,若想要驯服一头魔兽或者是更高级的妖兽,你必须得让它服你,让它打心里的顺从你。其次,你得有足够的实力去操控以及命令它为你战斗,否则它来个突然暴起,完蛋的都是你。

  }更新最快上酷9匠,网h

  也就是说,目前的这头莽山猿暂时只能为我所用,你是没资格去使唤它得。”炎老得瑟的说道,话语中不断的散发出一股骄傲因子,让得古棪听得脸都变成了苦瓜色。

  “栗色臭老头子,有啥了不起的,你的不就是我的,我可是你的爱徒啊~”古棪嘟嚷到,心中更是将炎老的栗色心肠狠狠的鄙视了一番。

  “唉,你小子。也罢,谁让老夫我爱护短呢,摊上我,算是你捡到的大便宜啊,找个机会教你点真本事。”炎老摇头。“不过当下的是你如今的实力有没有打算告诉你的族人。”炎老依然是摇了摇头,不过语气倒是比之前要严肃了许多,可以看得出来他有多么重视古棪。

  “算了吧,最后一次见父亲的时候还是炼体三段呢,这才多久啊就元丹境了,我怕吓着他老人家。等找个好时机,我要让之前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通通的给我把嘴闭上!”古棪沉默了片刻,旋即缓缓的说道。回想起三年里发生的种种,世间冷暖自知,无需作多余的解释,伤害他的,嘲笑他的,以及那无时无刻鄙夷的目光,终究会成为一把利剑,狠狠的扎在他们自己的良心上。而古棪呢,心里只是想着古雷能够安稳的做着家族领袖,以及...始终对自己柔情一片的苏青儿。有这些,便足够了。

  终于从昏暗的森林中一步跨出,远远的望着那夕阳下的石坦城,以及坐落在城中一角的古族,古棪心中感觉到一股股暖流。一切都是无比的美好,此时此刻,没有什么能够致使前者感到烦恼和焦虑,几年来,心灵上第一次那么的放松。

  感受着空气中带着泥土的腥味,古棪嘴角翘起,一路朝古族小跑而去。

  “看来这三年的经历让得你的心智成熟了不少啊,这样也好。你的家族,注定不会让你在安稳中度过。那么,就变得更强吧!强到能...让那帮老家伙都为你感到骄傲!”看着逐渐褪去稚嫩的古棪,炎老心中充满了希翼,脸上的皱纹表露出老者发自内心的笑意。

  回到了家族,古棪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悄悄的溜回了住处,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不过也对,以前者暂时在族中的地位,也少有人会去主动关心他。

  将屋子里的杂尘打扫了一番,随后古棪便安静的盘腿坐在床榻上。久违的灵气又立刻在整间屋子里荡漾起来。

  随着古棪的呼吸逐渐的均匀,一缕一缕精纯的天地灵气不断的涌入前者的鼻孔,然后在体内的各处静脉环绕一圈,最终汇聚到丹田处,不断的充实着元丹。只不过那元丹的容量却是极为的庞大,汇入进去的灵气皆是如细流入海一般惊不起丝毫波澜。

  “丹元境所需要的灵气果然无比庞大,加上疯狂地连续突破造成的根基虚浮需要一定时间的巩固期,看来接下来的时间得想办法稳固下根基才行了...”好片刻后,古棪停止了修炼,感受了一下自身的情况,轻声说道。

  “嗯,不错。修炼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但同时,也许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地进步。急功近利,反而会有很不好的影响。过些天,先找些地方好好的锤炼下自己,将虚浮的灵气稳固起来,战斗时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炎老沉吟片刻,带着些许赞扬的语气缓缓的说道。

  翌日,当第一缕温和的阳光透过窗户的禁制照射在床榻的少年身上时,便是能够发现思思白气从其天灵盖处缓缓升起,旋即又从四周极速降落,将床榻上结出些许晶莹的冰晶。

  “冰灵御兽术果然奇特,用灵魂力触发天灵宫中的那一点冰白竟然是能够散发出大量的冷气,并且我还能感受到那点冰白在灵魂力的刺激下变得越来越凝实,如果能够将其作用在人体身上,效果必定出乎人的意料。哈哈。”古棪做了一个深呼吸,将床榻之上的冰晶用灵气冲散而去,舒畅的笑道。

  “那点冰白被冰灵一族人称为冰晶,是冰灵一族的精华所在,你能得到它,是你的造化,日后将其修炼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说不定你也能成为一名强大的御兽师。”炎老淡淡的声音响起,古棪歪了歪脖子,不为所以。

  “御兽师?那是一种类似药师的职业么?”古棪疑惑的问道。

  “嗯,药师以及御兽师在整个大陆中都是极为上流的职业,强大的药师能够轻易的获得无尽的财富,受世人敬仰,而强大的御兽师则能操控强大的魔兽为其战斗,甚至是能幻化为各种魔兽,在战斗中往往是最强劲的对手。若日后能够接触到,尽量的抓住机会成为一名御兽师。那样,在各地域和国度你都能获得一些特殊的待遇,并且能够轻易的获得一定的地位。”炎老不厌其烦的为古棪解释道。而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嘭,嘭,嘭。”

  “棪儿,在么?”古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古棪赶紧穿好了衣裳,并且将自身的灵气波动压制到最低,很难让人看出其实力。

  然后古棪便是一把将门打开,一双眼睛亲切的望着自己的父亲,古雷。

  “嘿,你这家伙,好几天都不见你人,我还以为你离家出走了呢。”古雷望着古棪,笑骂道。

  “诶?气色比以往好了不少,最近遇到什么有趣的事了?”古雷先是仔细的扫视了一遍古棪,眉头紧皱着,然后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兴奋起来,慈祥的望着古棪笑道。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啦,只是修为略有精进,到第...第五炼体阶段了!”古棪摸了摸鼻尖,含糊的说道。

  “什么!”古棪的一番话无疑是让得古雷大吃一惊,赶忙伸出手掌一把抓住古棪的手腕,感受着后者的脉搏。

  “的确是...第五段炼体,而且还隐约带着一些灵气的波动!哈哈哈,好小子,果然不负我的期望,不愧是我古雷的儿子!”古雷兴奋无比的大笑着,让得古棪略微有些心悸,若是让古雷知道自己此刻的真是实力,他会不会直接吓晕过去?古棪心里想到。

  “哈哈,不错,三月后的家族测试我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你了。哼,到时候看那帮老不死的还有什么话说!”古雷不断的用大手掌拍打在古棪的背上,将古棪拍的生疼。不过古棪却是能够体会的到,此刻的古雷是打心底的开心,这么多年了,第一次感到自己的父亲年轻了不少,自己的内心也在此时轻松了不少。

  “多亏了父亲给我的聚灵丹,否则指不定要等到哪天才能有所精进呢。”古棪又摸了摸鼻尖,尴尬的笑道。

  “好好好,只要你能够继续修炼,再多的聚灵丹,为父都给你弄回来。老子的儿子,必定不会是什么废物,哈哈哈!”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