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得古棪的灵魂力彻底的从冰灵折子中退出,其本体也是回复了清醒。

  酷=a匠网lI首@:发:

  拍了拍略微有些沉重的脑袋,然后抓了抓后脑勺,尴尬的对着炎老笑着。

  “臭小子,害得老夫等了这么久,怎么样了?里面那冰属性的臭老头子有没有对你不利啊?”炎老望着嬉皮笑脸的古棪,脸庞一阵抽搐,没好气的询问道。

  “师傅认识那位老者?”古棪联想到之前冰灵圣宗的一番话,不由得有些惊奇。

  “唉,一个交好的老友,看样子你是得到了他的传承了吧,真是造化弄人啊。”炎老的一些回忆仿佛被勾起,眼神中更是闪烁着异样的希翼,旋即又恢复了常态对古棪说道。

  “好了,能得到那栗色老头的传承也算得上是你的大机遇,不过现在的问题是解决掉外面的那个家伙,不然今天还不好离开这个鬼地方啊。

  炎老说完便是将一件黑袍丢了过来,古棪诧异的看了一眼前者,旋即也不再废话,将其套弄在身上。原本偏瘦的身形也是立刻变得臃肿了起来,若非将其的黑袍掀起来,否则还真没人能够将古棪认得出来。

  “你精神放松就好了,剩下的交给我来。”炎老说着便是化为一点光影投进了古棪的额头里,然后古棪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炎老的操控下极为顺畅的动了起来,一股雄浑的灵气波动也是在这一刻以古棪为中心,砰然爆开!

  “顺手将冰灵折子收于古棪的天灵宫处,由于前者已经获得了冰灵圣宗的传承,那股刁钻的冷气也就不会对其造成丝毫影响,安稳地悬浮在天灵宫中那一点冰白处。

  “唰!”旋即炎老也不再迟疑,控制着古棪的身形便是往外面冲去。

  而此时此刻,假山的外面早已经是一片狼藉,实力突然暴涨的莽山猿如同一尊战神一般悬浮天际,不时从下方招起一块巨石将人们砸退而去,不时又会发出一声怒吼,吓得众人纷纷后退。

  “可恶,竟然隐藏实力,要早知道这畜生有灵斗皇的实力,老子就不趟这一潭浑水了!”这是那位摩卡世家的青年发出的声音,本就不堪负重的他现在更是显得虚弱了许多,就连后退避让莽山猿的攻击都十分艰难。

  另一旁,速龙的情况也算不得多好,其本身的实力算是在灵斗王的中游,本信心满满的他在发现莽山猿实力暴涨后脸都是变成了猪肝色,本来在第一时间便是能够全身而退的他却是被摩卡的那个青年一句话动了怒气。

  “嘿,你就是云剑宗的速龙吧,刚刚还那么牛的冲过去,也不过如此嘛。”

  “摩卡的臭小子,你不再家呆着舒服的睡觉,跑到这来瞎掺和什么,赶紧提好裤头溜吧,这家伙可不是你能够对付的。”

  “哼,口出狂言,除非是看到你被它打死,否则小爷是绝对不会走的,哈哈。”

  “...”

  就这样,两人的冷战便这样在诡异的气氛中打响,大部分人都是远远的退到相对来说安全许多的区域观望着,一有不对,马上便能全身而退。

  而就在这时,假山一阵抖动,伴随着一股强横的灵气波动从中扩散而出。而莽山妖猿也在第一时间便是感觉到了,豁然转过身子,狰狞的脸庞上现出几分惊恐,更多的是愤怒!

  “这是?”突然的变故让得众人面面相觑的对望着,先前争执的两人也都错愕的望着愤怒的莽山猿,不知所以。

  “难道是有人乘着我们战斗的空隙偷了它的什么东西?”速龙心里暗暗猜测着,目光紧紧的盯着假山后面的山洞口的位置。

  片刻后,裹着一身黑袍的古棪从中飙射而出,然后直直的冲着莽山猿冲了过去。

  “嘿,我说外面怎么那么火热呢,原来是突破了灵斗皇啊,真是有趣。不过接下来,该收敛一下你的脾气了,小家伙。”

  炎老嘿嘿一笑,控制着古棪的手掌一翻,几团炙热的火焰球瞬间腾烧而起,而后精准的向莽山猿砸去,惊人的速度让得其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动作,便是被火球狠狠的砸中,大片的皮肤毛发瞬间便是被烧焦。

  “吼!”

  莽山猿愤怒的嘶吼到,抓狂般的拧起几块巨石抛射过来,更是将假山的山体上轰碎而去,尽数砸向古棪。

  “啧啧啧,别那么生气嘛,我这还有好多惊喜给你呢。”炎老却是淡淡一笑,身形连连闪动,避开大大小小的石头,如闪现一般诡异的出现在莽山猿的身后,随后身子微微后仰,拳头带起滚烫的炎流轰然砸中前者后背。

  “轰!”

  拳背相交,火焰如同在莽山猿身后绽放出一朵妖艳的火花,迅速将其包裹而进,巨大的拳力更是让得其身形爆射而出,从空中狠狠的砸落在地面上,激起漫天的沙尘。地面上,一个动人心魄的巨大坑洞乍现,以莽山猿为中心,如同蜘蛛网一般向四周扩散出去。

  莽山猿挣扎的站起身形,身体上的毛发基本都是烧焦而去,后背的羽翼都是变得极度虚幻起来,在频繁的闪烁几下后便是彻底的消散而去。

  “这么的不经打,嗯,看在你给我徒儿送的大礼的份上,就饶你一条妖命,日后便跟随与我,少不了你的好处。”

  炎老从天空中缓缓的降落在莽山猿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后者粗壮的大腿,而后者却并未表现出任何的不耐,它此时已是极为的了解这个站在它面前的人类有着多么恐怖的实力。因此,就算是沦为前者的宠物,它也不敢有任何多余的不服,旋即在众人惊讶与不可思议的眼神中,砰然跪下!

  “不是吧,妖兽竟然主动给人类下跪了...”

  “天呐,我从未听说过有人能够这么轻易的收服一头妖兽!”

  “那神秘人究竟是何方圣神?这伽马帝国何时出过这样的一名强者?”

  众人议论纷纷,不断的去猜测古棪的身份。可无一人能够得出结论,此时的古棪就如同一个秘一般的矗立在众人的心中。或许等这次事件过去后,还能偶尔听到有人谈论神秘黑袍人的话题呢。

  不曾理会众人的种种,炎老随之将存于古棪天灵宫的冰灵折子取出。然后,随意的翻开,露出了第一篇空白的纸皮。旋即对着莽山猿一招,其身形便是向着冰灵折子投射而去,而那片空白的纸皮上,也就出现了体型壮阔的莽山猿的画面。

  众人无比惊奇的望着这一幕,方才还威风八面的对着众人又丢又砸的强横妖兽,转眼间便是被人用一本小本子便是收入囊中,这之间巨大的落差着实让得众人心中有些忐忑,不少人在望向古棪的眼神中都是带有浓浓的敬意,那种只有在面对绝对的强者的时候才会表现出来的眼神。

  “请问,前辈!”这时,速龙赶紧跑了过来,在古棪不远处停了下来。

  “哦?云剑宗的小子,你有事吗?”炎老沧桑的声音缓缓飘出,让得前者有点不安起来。

  “没没...没事。”听得对方能够叫得出自己宗门的名号,速龙倒是暗暗兴奋起来,若是能够结识这神秘的强者,对自己宗门来说,只有好处,不会有坏处。

  “没事就早点回去吧,顺便替我向你家老爷子问个好,说我有空就去探望探望他,炎老说完便是从怀中抽出一张火红色的卡片,径直的丢向速龙,然后身形连连闪动,转眼间便是消失在了这片凹地,众人面面相觑,而速龙却是赶紧将卡片揣到了怀里,如同宝贝一般,生怕被人抢了去,随后也赶紧退出这片天地。

  随着人群的逐渐散去,一处阴暗的角落缓缓走出一道灰色袍服的人影,面目皆是用灰色布条遮挡而住,相貌,年龄皆是看不清楚。

  “火红色卡片...哼,好些年头没见了呢,炎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