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段炼体了...”感受着体内强劲的力量之感,古棪嘴角微微翘起旋即一掌狠狠的轰击在床榻之上。随着一声闷响,坚实的红木立刻便是凹陷下去,并且还崩出几道裂痕。单纯的肉体力量便是能够达到这种效果,突破至五段的力量果然不可小觑。其实古棪还是稍稍留了一些力道,若是使出全力的话,估计晚上睡觉都是没地儿了。

  “嗯,固基灵液果然如有神助,仅仅三日便是得到了突破。按照我这节奏,三月后的测试应该不成一丝问题,看来这种非人的修炼还得继续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古棪想到每日都是被发狂的山猿打的骨头寸断的痛楚便是无比的心寒,好在固基灵液能够快速的回复伤势,不然的话,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叫做古棪的这个人。

  从床榻之上翻越而下,快速的收拾了一番,古棪便是悄悄的离开了家族。

  片刻后,古棪又是出现在那片小树林里,那山猿却好似早已准备好一般,等待着古棪的到来,或许因为古棪,前者已是养成了每日与其格斗的习惯,而且实力仿佛也是得到了精进,一次比一次下手狠!

  “看来这些天给你带来的好处也不少啊...”感受着实力越发强悍的山猿,古棪自嘲的笑道,自己拥有炎老秘制的固基灵液方才有如此变态的修炼速度,而那山猿仿佛是只需要靠格斗便是能够快速增长实力。

  “这样也好,就让我们一同进步吧!”

  “轰!轰!轰!轰!”树林中不断的传出低沉的拳掌交触之声,而且不时便是会发出人类的惨叫之声。而这一幕,已是在这里,上演了无数个日夜。

  转眼一个礼拜过去,古棪每日的活动基本都是如此,白日出去与那山猿格斗,晚上便如死狗一般回到家族,然后在掺入固基灵液中的大药盆里修炼,直到第二日便是又能生龙活虎的去找山猿。

  而在这么一个平凡的早晨,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而进时,古棪睁开了双眼,挣扎的从药盆里坐了起来,呆呆的望着那盆清澈无比的清水发愣。

  “就这样?便突破了?”古棪狠狠的摸了两把脸,确定自己是清醒状态后便是惊喜的从木盆中跳了起来。回忆了一下昨晚刚刚掺入的一整瓶固基灵液,或许是因为太过疲惫,直接便是在木盆中睡了过去,谁知道一大早起来竟是将其中的药力吸收的一干二净,不知不觉的便是突破至了六段炼体,这搞笑的一幕却是充分的证实了固基灵液的特别之处,体现出了其价值所在。

  而接下来,古棪并没有去单挑山猿,按照前者现在的状态,想要进一步提升的话,需要的是具有强度的打击。因此,古棪选择了魔兽山脉的外围,独自在那危机四伏的丛林中历练。

  魔兽森林,位处石坦城的边缘地带,无数的佣兵每日在此接受一些商家或者药坊的任务。单兵游勇的佣兵也不在少数,所以古棪一个人来到这里,只要注意不让自家的佣兵碰见,基本也不会有人认识他。

  而此时,前者却是碰到了一个极其难缠的人,琥珀南!琥珀家最小的公子哥,年龄与古棪相仿,实力却是达到了七段炼体,也算得上年轻一辈中的天才了吧。

  “诶?这不是古家的废材少爷么?竟然一个人在这魔兽森林里,当心被凶狠的魔兽吃掉啊。”发出声音的是一个略显精瘦的少年,脸庞有些俊俏,身边站着几个琥珀家的佣兵大汉。

  “那我还得多谢南公子的好意了,只是怕这魔兽好对付,难对付的是人呐。”三大家族的关系一直以来如同水火,所以古棪并没有那个必要在其面前装怂,所以直接出言讽刺道。

  “嘿嘿,说的倒是不错。不过怕是有些废物,人和兽皆是防不住啊。”琥珀南说完,旋即露出阴狠的笑容,以极快的速度抽出背后的弓箭,将灵力包裹之下的一根琥珀箭搭在弦上,狠狠的射在古棪所在位置一旁的巨石上,将其瞬间粉碎,发出巨响。然后琥珀南便是赶紧带着几个大汉迅速的撤离。

  “嘿嘿,少爷真是好算计,将自己的麻烦丢给别人,佩服佩服!”

  “哼,这可是我的爱好。那独角狼可是普通八星魔兽,连我都搞不定。那小子,不死也得残废了,哈哈!”

  远处,迅速撤离的一行人笑谈道,冷厉的话语在森林里回荡不止。

  “嗷呜~”

  待得琥珀南一行人飞快的离开一段距离后,一声狼嚎之声仿佛被巨石粉碎的响声吸引了过来。

  “独角狼!”

  古棪微惊,身形极速倒退着,然而下一刻。一团庞大的黑影迅速穿过茂密的草丛,横挡在古棪前方。

  “八星普通魔兽,独角狼!可恶!”

  望着那体型是自己好几倍的灰色巨狼,古棪紧紧的咬着牙。这一次,他可谓是被那琥珀南狠狠的算计了一番。

  “嗷呜!”独角狼狼头一扬,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狂吼,旋即顶着头顶上一根足有三尺长的独角,疯狂地向古棪冲撞而来。危机时刻,古棪估摸了一番双方的实力,足足两级之差,再加上独角狼强横的体质,古棪更是难以取胜,最终得出的结论便是——逃跑!

  又是狠狠的咬了咬牙,旋即身形开始左右摇摆起来,躲避着独角狼的攻势,并乘着前者攻势停顿的刹那,试图去攻击前者,不过拳头打在实处,取得的效果竟是微乎其微。

  “老师,救命啊!”不断的抵御着独角狼的攻击,意识到强烈的生命危机的古棪在心里拼命的呼叫着,试图与炎老沟通,不过却是若如石沉大海,未曾有过一丝回应,待得古棪又是尝试了几次去沟通炎老无果后,便是放弃了这种无谓的举动。而在这期间,古棪的后背以及左臂皆是不同程度的受了伤。

  鲜血通过被豁开的大口不断涌出,将衣裳染得通红!

  随着时间的推移,古棪已经是越发的虚弱,而反观那独角狼却是越战越勇,拼尽全力的古棪终于是支撑不住轰然倒地。而在他倒下的一瞬间,却是听到一种极为愤怒的嘶吼之声!

  酷6匠2Q网c永…T久~)免费《w看小说(¤

  “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