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吼声慢慢的消散而去,森林再次回复了宁静。

  古棪震惊的望着横七竖八的躺在了佣兵小组,嘴巴都是要掉到地上。

  酷e匠x网J'唯s一YK正2x版,其*'他G都是盗(版

  “这佣兵团倒也是自不量力,算是自食恶果了。”炎老慢慢的抚摸着白花花的胡须,淡淡的笑道。

  “额,老师啊,这木鼠这么强悍。我看,我们还是早点走吧...”古棪说道,并且小心的后退两步,露出退意。

  “哈哈,看你这怂样。暂且不急,那木鼠的窝里可有好东西等着的我们去取呢。”炎老笑骂道。

  “再好的东西也得有命享受不是,你看我这弱不经风的模样,哪能像那群傻叉子佣兵这么能折腾呢。”古棪看了看被木鼠清理到一边的佣兵团,浑身都是抖了抖,狠狠的摇了摇头。

  而此时,老木鼠则是有些疲倦的回到了洞中,显然是去休息了。

  “哈哈,你这小子。放心吧,赶紧跟着进去吧。在晚些,宝贝可就被那大老鼠吃了,那老鼠刚刚大战一场,说不定真会吃掉那宝贝呢。”炎老笑口不止,却又仿佛对取得宝物的成功率十分有信心。

  “...好,我去!不过要是我挂在里面了,我这精神力你一点都别想得到!”

  “你个栗色的糟老头子,你那么能,就不能亲自去取一下吗。”古棪低估道。

  “嗯哼。”炎老偷笑不语,提示古棪加快。

  带着恐惧的心情来到了洞口外,看着那满地的洗骨花,古棪的口水都快要流了出来。恨不得是随便收集几把,然后赶紧溜走。毕竟这收获也算是颇为丰富了。

  但炎老说了那里面有着宝贝,这种诱惑力可谓极大。

  狠狠的咬了咬牙,古棪终于是一口气钻进了洞里。一直沿着漆黑的通道小心翼翼的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地带,地上长满了洗骨花,并且那墙壁上更是长着几多放着奇异光芒的洗骨花,应当便是炎老口中的宝贝了。

  而就在古棪欣喜的同时,一道黑影如闪电般的扑面而来,正是那木鼠。

  古棪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想象着自己惨死在老鼠口中的样子。而下一刻,古棪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反而是那木鼠极为亲切的嗅了嗅古棪的衣角。然后一口咬住前者的衣领,然后往一处由各种杂草铺成的窝走去。

  “我靠!老师,这是什么情况?”

  古棪被老木鼠的行为搞懵了,吃惊的问道。看这样子,那老木鼠似乎是将自己当成了...它的孩子。

  “嘿嘿,不瞒你说,你可记得你那日在坊市购买的那件木鼠长袍?

  “木鼠袍?难道那是...这老木鼠的孩子?它闻到了气味?”快速的思索道,旋即狠狠地摇了摇头,将一些不确定因素通通抛出脑外。

  “就算是那样那也不应该对我这般啊,我现在可没穿那袍子。那袍子被我买来后,一直放在一边当摆设呢。”古棪悻悻的到。

  “嘿嘿,说来话长。那木鼠其实是这头老木鼠的产子。很久以前。我因为一些原因,寄生在这头木鼠身上,没想到后来这木鼠竟然是产子之时将我一同产出。就这样,我就又寄生到了他的孩子身上。而我之前跟你说过,木鼠有时会将自己的同类赶出住处,连自己的亲骨肉都不列外。其实呢,这是对自己孩子的一种历练,若是小木鼠被赶出一段时间后能够从新返回住处,年长的木鼠才会认同它。”炎老坏笑着,将一些不为人知的经历说了出来。

  “额...我懂了。您的意思是从一开始您便是被当作了它的孩子,然后又把您赶了出去,然后‘您’被人杀掉了,又寄生在那层皮上,然后又被我买了,然后...”

  “行了,你不用说了,呵呵你懂就好,你能懂就好。”炎老打断了古棪,如果现在古棪能看见他,便是能够见到他此时已是满脸大汗,并且不断的用衣袖擦扶着。

  “唉,遇到我对你来说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您这经历真是辛苦您老了。不过话说回来,您一开始为什么要寄生在这木鼠身上了?这森林里更强大的魔兽应该不少吧?”古棪被放到草窝里,老木鼠将其依偎在怀中,极为的疼爱。然后无奈的对炎老问道。

  “呵呵,还不是因为精神力嘛。嘿嘿,这木鼠的精神力也可非一般啊。”炎老又是尴尬的笑道。

  听得炎老的回答后,古棪便是不再言语。闻着那属于魔兽特有的腥臭味,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看着渐渐入睡的老木鼠便是放心的从其怀中站起身来开始采集起了满地的洗骨花来。

  欣喜的摘了一朵洗骨花。古棪发现,在这洞内的洗骨花的年份皆是在二十年以上,外面的稍次之,而这满地的洗骨花若是都是被古棪带走,无疑是发了一笔横财!

  “嗯,果然不出我所料。这里的洗骨花果然是又供养出几多神级洗骨花。这样一来,你的修炼速度将会加速好几倍。还有,这里的洗骨花取一部分便可,若是这些洗骨花数量不足,便是不能再供养出神级洗骨花了。记住,天地灵物,取之留一线,让其可以继续生长,这是作为一名药师的规矩。还有,那墙壁上的神级洗骨花,留两朵给这头木鼠吧,说起来它也倒算是我的恩人,若是没有这洗骨花助它突破修为,以后要是遇上强大的对手,难免会搞不定。”炎老缓缓的飘出,轻声说道。

  “嗯,明白。”爽快的答了一句,古棪快速的收集了起来。小片刻后,终于是将随身带着的小麻袋装满,然后这才将墙壁上仅仅五朵的神级洗骨花摘下三多,留下两朵轻轻的摇曳着。感受着入手的洗骨花的能量波动,古棪难免有些动容。一股股精纯的天地灵气袅绕其上,入手一片温热之感。

  “这...得是普通洗骨花的数十倍功效吧?”

  “果然奇特无比,有了这神级洗骨花,我的修为一定能快速突破。”古棪赞不绝口的到。

  略作收拾一番,看着那地上明显少了一些的洗骨花,古棪尴尬的挠了挠头,竟是感觉有点对不住老木鼠。或许老木鼠对古棪并没有警惕之心,又或许是方才的战斗带来的疲倦,老木鼠睡的很沉,未曾受到任何的惊扰。

  望着那安静的躺在草窝里的木鼠,古棪上前轻轻的抚摸了几下前者的大脑袋,然后吐出一句能把炎老气死的话语:“放心吧,师祖母,我有空一定来看你!”

  说完古棪便是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小山洞,同时无奈的承受着炎老那绵绵不断的骂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引文叔叔说:

  清晨走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