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老者那慈祥的目光,古棪一阵的无语,若是真如前者所说,自己仅仅是有人引导便可轻松的成为一名药师,说不心动那是傻子才会做出的奇葩事。可是想起先前前者那般肆无忌惮的模样,古棪便是窝了一肚子的火。旋即便是伸出手指挖起了鼻孔,做出一番毫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同时想到:看我不恶心死你这死糟老头子!

  “哼,我天生天资聪慧,不需要什么老师。”古棪不咸不淡的说道,而实则说这话时,自己却是极为的心虚。

  “小娃娃,嘿嘿,还天资聪慧呢,以你这三段炼体的修为还能说出这般大话,老夫当真是服了你了,不过...你就不想彻底改变目前的处境?也对,现在你的确是拥有着天灵宫的资本,但是凭此你便是认为你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实力吗?”老者郑重的说道道,话语中无不充斥着讽刺的意味。

  “你知道我原来的实力?”

  听得对方说到恢复二字,古棪倍感惊讶,自己从未像对方透露过自己实力下滑的事情以及目前的实力,而听那老者的话语,似是极为的熟悉。想必对方实力也是属于那种极为强横的存在!古棪心中想着。

  “老夫知道的可多着呢,而据我所知,你们家族中的家族测试好像在三个月之后便是要开始了吧,你以为你能在那之前提升至什么境界?炼体四重还是五重?”老者再次平淡的到,而这一次,却是毫无疑问的泛起了古棪心中的波澜。

  寻常的修炼者,在炼体阶段提升的极为的缓慢,从一段到下一段之间一般要几月时间方才能够有所突破,更有甚者,用上数年时间也并非不无可能,就算是古棪如今有着‘天灵宫’所带来的修炼捷径,但尽管如此,想要在三个月之内突破至测试达标的六段炼体势力,前者还是很是心虚的。

  “你有办法让我快速地恢复?”略微思索一番,明白自己处境的古棪问道。

  “谁知道呢,说不定还真有呢。”老者这时也是学古棪做出了恶心的挖鼻孔动作,古棪一阵无语。

  “说不地有...”古棪汗颜。

  J:酷●s匠"网☆H唯一!正版,"其J@他都#是R盗R:版=$

  “唉我说小娃娃,这老师你到底是拜还是不拜啊?”

  “拜,拜!不过你必须答应我能让我在三个月之内突破六段炼体!”

  思索了片刻之后,古棪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应到,之前对老者的一些看法瞬间便是烟消云散,而此时的老者便犹如一根救命的稻草被其紧紧的抓在手中。

  “哈哈,你这小家伙,态度转变的倒是挺快。”老者哭笑不得的笑道。

  “既然如此,你便磕头拜师吧,想入我名下,一些规矩还是免不了的。”老者带着赞许的目光望着古棪,像是在审视一个绝佳的弟子一般。

  闻言古棪也不含糊,立马便是单膝跪地,完成了一个拜师礼。然后便是笑嘻嘻的望着老者。

  “很好。从现在开始,记住,我叫炎老,以后你便称我为老师便可。说起来倒也是有缘,咱们的名字里各带着一个炎字。或许,这便是所谓的师徒缘分吧。”炎老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便是将身形潜入符文之中,继续吸收起了属于古棪的精神力。

  “早点休息吧,真正的修炼,明天正式开始!另外,我的存在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包括你最亲近的人。”

  翌日清晨,当第一缕阳光从窗户外投射而进时,便是能够清晰的看见盘坐于床榻之上作修炼之状的少年。一缕缕浓郁的灵气随着前者有条不屡的呼吸一进一出,滋养着少年的身体,将其的骨骼变得更加的强韧。

  “呼~”片刻后,古棪轻轻的呼出一口浊气,感受着那久违的充沛之感,便是一阵发自内心的激动,好片刻后才是将心情压制下去。

  “老师,我这炼体三段啥时候能够突破啊?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强横了。”古棪突然问道。

  “嗯,你几年来一直在操练上花功夫,身体的强横程度的确较之一般人要高上一些,不过修炼的重中之重便是锤炼身体之根本。若是想要在修炼上有大作为,你这炼体阶段还差一些火候,所以便是要帮你在锤炼肉体上加一点料才行啊。”炎老的身形晃晃悠悠的从古棪的额头处飘出,平静的道。

  “我昨日不是说过了吗,真正的修炼,从现在开始。”

  “锤炼肉体?那就是说要加强操练了?可是那得花费不少时间吧?”

  “非也非也,你现在按照我所说的去做,准备好两株二十年份的洗骨花和一斤碧莹草,既然我的身份是药师,那必然是按照药师该有的修炼方式来操作,我会将其炼制成药剂,相信在这些药剂的帮助之下,你的根基将会被锤炼的非常扎实。到时候,提升的战斗力将会得到最大化。”

  炎老将炼制药剂的两种药材吩咐给古棪后身形便是隐于符文之内,不再理会古棪。而古棪也是明白,前者估计又是去享受他那精神力了。虽然并不知晓为何前者对自己那所谓的精神力有着强烈的依赖性。但直觉告诉他,自己还没有达到能够掌握其的能力,或许等到时机成熟时,炎老便会一一交代,毕竟前者如今是他的老师。

  “碧莹草?要那东西干嘛?满山坡都长着,跟杂草没什么区别,牲畜都不爱吃呢,而至于二十年份的洗骨花倒是很难得找啊,一般都只生长在危险的魔兽森林深处,很难得到,别说是二十年份了,就算是能够得到一朵便是极其幸运的事情了。”

  古棪听得药老的话后,惊愕的张大了嘴巴,按照洗骨花的稀有程度,加上其特有的滋养骨骼的特性,在城中的价格也是极高的。一般人都是将其买回直接熬制成药,喝下滋养骨骼,对于初步修炼的炼体阶段是再好不过的良药。所以这种东西在城中一直是处于供不应求,这也是为什么炎老的话语立马便是让得古棪露出愁眉苦脸的原因。

  “药材的事你自己想办法,我只负责炼制,不要告诉我以你家族少爷的身份,两朵洗骨花都是弄不到手啊。好了,尽快准备好吧,准备好了咱们便是着手修炼。”

  “看来这药师的确是没那么好当的,光是这药材的成本钱便是高的离谱啊!”古棪愁眉苦脸的到,想要达到炎老所说效果,看样子是少不了花钱啊。药师这个职业果然是属于土豪的职业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