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店家准备为其辩解的时候,店门口却是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几道衣着华贵的身影。古棪眼光一瞟,发现是认识的人,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一丝厌烦在其双眼隐晦的闪过。

  “老李,那什么木鼠制成的长袍有货没有啊?有就给我,全部买了。”那几道身影一进店门便是冲着店老板叫到,一种纨绔子弟的气息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着实让人不喜,店内的几个胆子小的人也都缩着脖子不敢有太大的动静。

  老板瞧得来者身份高贵,一脸的横肉转瞬间嬉皮笑脸的献殷勤道:“哈,原来是木大少爷啊,是哪股风将您吹来我这小店啊?”

  “少他娘的跟我扯没用的,木鼠长袍赶紧拿出来,多少钱小爷都出得起。”被称为木少爷的正是木家的少爷,木尼黑。独苗一根,木族长对其无比宠溺,高人一等的生活也就导致了前者生得一副公子哥气,而修炼一方面也是在家族良好的条件下,花费大把天材地宝强行灌输,使之灵力高之于常人,更是让的其在石坦城无所忌惮,嚣张不已。

  这时老李也发了难,店里的木鼠长袍只有一件,眼看木家少爷气势汹汹,势在必得的样子店家竟是生出一丝苦涩的情绪,怎么坏事总是摊上我呢?之前那位公子看中了木鼠袍,我还特意的提高了价格,看他那行事果断的风度,一看就不是我惹得起的主...老李欲哭无泪,只得硬着头皮怯生生的对着木尼黑说道:“那个...木大少爷,现在本店仅有一件木鼠袍,而那件木鼠袍已经被人提前看中了...”

  最yz新√“章…节上酷…匠网:^

  “提前看中?他娘的,在我的地盘就没有提前这个道理,他人在哪了?本少爷让他尝尝跟我抢东西的滋味!”慕尼黑瞬间火冒三丈,扯着嗓子便喊了起来。紧跟着便将一双贼眼高傲地扫过店内所有的人,像是审视一般。而古棪一直背对着他,且没有任何大的动静,穿着打扮也是十分的朴素,便是被木尼黑自动的省略了去。

  店家老李发现木少爷并没有在意古棪,眼神冲着前者示了下意,告诉木尼黑提前看中木鼠袍的正是此人。木尼黑明了意思,脸色一黑,冲上去便是把古棪的身子强行转了过来,可一转之下,木尼黑便是一愣,片刻后竟是发出畅快得意的笑声:“哈哈,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古族百年难得一见的废物啊,快哉快哉。跟一废物抢东西,我着实提不起兴趣,不过老李,这废物出多少我出双倍!”木尼黑畅快无比,仿佛是遇到人世间最大的笑话一般,古棪他是认识的,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嘛,只不过现在天才变废柴了了嘛!而他没有注意的是,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古棪眼中的一团怒火被死死的压制着。

  “大少爷,他出了一百个金币!”老李听得木尼黑所说,顿时恍然大悟,古族的废柴他也是略有耳闻。当即心中的一块巨石也是重重的砸落深渊。

  “一百金币?行,那我就出两百,怎样?古族的废物?想必以你在古族的地位很少能有零花钱吧?”木尼黑此时十分的痛快,在他心目中,戏耍一文不值的废物是相当有趣的一件事情。

  “我出四百金币。”没等木尼黑继续开口,古棪便是不咸不淡的说道,对方一口一个废物废物的,实在是让古棪感到厌恶无比,而那团怒火却是终于被古棪压制而去,相反的却是呈现出一种玩味的笑容...“我出八百,哈哈,小废物你都快破产了吧!”

  “哈哈哈。”跟在慕尼黑身边的人也是附和着笑了起来,不断的露出巴结的神色。

  “我出两千个金币。”古棪仍然是不咸不淡的说道。

  “两千...看不出来哦小子,大爷我出...”木尼黑话没说完,旋即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随即便是大声的笑了起来,而笑意里面不断放射出来的阴险之意却是如同决堤的大坝一般:“算啦,来我们木家买东西的都是客人,况且这位古族的大少爷还愿意花高价购买价值仅仅一百金币的烂袍子,作为木家的人的我还是颇为满意这次的交易的。”

  “这个傻子...”古棪无奈的在心中感叹道,对于这种丝毫不会掩饰情绪而且又极度猖狂的家伙,古棪向来是丝毫不感冒的。

  “额,那个古族的小少爷,我对你倒是没什么意见,可我还是得奉劝你还是少招惹木家那个大少爷了。这样吧,看在你的运气还算不错,这木鼠袍给五百你便可以离去了。”老李瞧得木尼黑彻底走远后,便是对古棪客气的说道。只是作为商人,敲诈的心思总是最强烈的,还是给古棪开了个看似公平且有充分的理由的价格,古棪也不含糊,掏出钱袋便是一把塞给了老李。

  “刚好我就五百金币,顺带告诉你一声,这钱啊,算是刚刚那傻子出的吧,坑我的钱,我会让他吐出来的。”古棪笑着对老李说道,而脸上挂着的笑容也是这几年来第一次呈现在少年的脸上,若是此时店家注意看的话,他会发现前者的笑容里似乎藏着浓郁的隐忍以及...阴狠...“啊?”老李错愕的疑惑之声响起,才五百金币便是能...想到之前前者与慕尼黑淡定的竞争场景,老李便是有些唏嘘不已,心中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正想将多出的几百金币尽数退换,按照原价出售。头一抬,正在盘点金币的老李却是发现古棪早已是不见了踪影。

  离开木家所属的坊市后,古棪又是在古族的坊市瞎转悠了一会儿,发现坊市的生意并没有以前的红火,只能算作是稳定。大多数买家都只是无聊的闲逛着,碰到自己喜爱的东西便会上前看看,而真正购买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古棪皱了皱眉摇头,古族坊市的生意直接关乎到家族的兴衰,作为古族的一员,古棪颇为的担忧。

  “照这样发展下去,对家族来说很是不利。”

  看着人来人往的坊市,古棪摇了摇头,这些问题似乎并不应该在他的关心的范畴之内。他现在关心的便是即将面临的家族测试。或许,又得在众人面前丢父亲的脸了...古棪算算时辰,也快到家族测试的点了,心中不免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

  “家族产业吗?的确很糟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引文叔叔说:

  引文:“嗯哼~此书比较慢热,看到后面才能看出味道。”

  啦啦啦~追书10个了谢谢各位的支持~~~今天暂时就这么着吧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