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坊市

  山坡上的少年看着忽明忽闪的星辰,莫名的伤感起来。说起来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所以古棪并没有对任何人讲那件事情。

  其实他是真正的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来自哪里又是为何来到了这里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可是模糊的记忆告诉他,他娘的真就不是这里的人!

  但俗话又说得好,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来了,古棪也没有必要去思考为什么会到这里这种完全寻不到答案的问题。况且,前些年他还过了一把天才的瘾。

  !/酷J匠:网。;首r-发

  自己三岁凭借着不属于三岁孩童的记忆力和对事物的认知速度。快速的掌握了炼体的要诀。六岁炼体三段,到了现在还能想起那时候像个小霸王一般的欺负其他的家族中年轻一辈的情形,不免有些发笑。

  到了九岁,古棪对于炼体掌握的更加的熟练,修炼速度飞一般飙升,竟是轻松的凝聚了灵之气旋,想想平时死板着脸的大长老当时差点丢掉下巴的模样,古棪终于是露出了笑意。而由于当时不懂去吸收灵气,古棪的修为也仅仅停留在成功凝聚灵之气旋和丹元境之间,始终是踏不进那道屏障,后来借助古雷给予的一颗聚灵丹,将药力沉淀了足足三年才成功的破了那最后一道防御,踏进了修炼的真正的大门。

  可饶是如此,十二岁的丹元境在整个咖玛帝国里也怕是寻不出几个。古棪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之中,可如今...想想便是让人内心腾起一股无名火来。

  “老天你个王八犊子,莫名其妙的把老子丢到这地方来还不让我好过,老子跟你没完!”古棪越想越气,站起身来冲着深邃的夜空怒吼道。若是有人在远方便是能够瞧见一人站在山头,沐浴着圣洁的月光。却是时不时的对着繁星点点的天空吐上几口污秽之物的搞笑情形。

  待得古棪狠狠的发泄一番后又是斜躺在山头上继续黯然伤神起来。突然身后响起了沙沙的响声,而古棪却是将头略微的埋了起来。因为他知道,是他父亲来了...“棪儿啊,又在休息呢?”

  片刻后,古棪身后高大的草丛里便是探出一个人影,随后那宽阔厚实的体型便是展露出来,严峻的脸庞却是展现出很慈祥的笑容,与之体型形成了鲜明的对面,而这种笑容在他的有生之年里仿佛就只对古棪露出过。

  来者毫无疑问便是古棪的父亲,作为最疼爱古棪的人,他最为了解古棪每当心情低落之时便会到这小山头上来。

  “嗯,父亲。”古棪强行的装出心情很舒畅的模样,因为古棪似乎并不想让这个对自己抱着极大期望的男人看到他任何负面的一面。

  古雷笑着点了点头,也随古棪的模样斜躺在古棪身边。

  “明日便是家族测试了,感觉怎样?”

  “没啥感觉,只是对于参加家族矿产和林产作业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古棪闻言,无奈的苦笑道。

  其实他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能修炼就意味着家族测试铁定不合格,根据家族规定,不合格者将会被派遣到家族各大产业中去,从而很难接触到关于修炼上的更高层的一些东西,就算是修炼也只有资格修炼比人剩下来的东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生几乎是毁了一大半了。

  古雷看出了古棪心中所想,仰望星空的眼睛变得稍微有些浑浊起来。

  “棪儿,原谅我是个无能的父亲,即使作为一族之长,可却并不能随意无视族中的规定...”古雷伸出手在古棪的头上用力的揉了揉,随后便是站起身来招呼着古棪早些回去休息。然后便是站起身来拨开身后的杂草渐渐的消失在黑夜中...黑夜当空,空气渐渐有了凉意,古棪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跟随者古雷消失在小山头上。

  古棪回到了家族便是和古雷道了晚安,便是溜进了自己的房屋。

  房屋很是简朴,远不及曾经的好,可见这位大少爷的地位在族中沦落到了什么地步。好在房屋的设施齐全,基本的温暖倒也能宽慰人心。古棪点上了油灯,腾烧的小火苗将屋子里照的忽明忽暗,让人生起一股困倦之意。

  古棪换上了一身干净的睡袍,一如既往的盘起腿来尝试着修炼,静坐如蝉,并没有引起一丝的灵气波动。而古棪却如同毫不在意一般,硬生生的坐了半个时辰才是停止了这毫无意义的修炼。而这种修炼自从前者与之灵气断绝关联之后便是一直持续至今,虽说古棪并不奢求突然哪一次失去的灵气又会突然的修炼出来,但却是养成了一个睡前必须修炼的习惯。

  夜晚的时光流逝的极快,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散落到床榻之上的少年时,古棪便是睁开了模糊的双眼。简单的洗漱之后又是换上了一套干净利落的黑色长袍这才关上了嘎吱作响的房门,向着族外的集市走去。

  清晨的集市总是热闹无比,俨然一派闹市的模样。

  所谓的集市是有石坦城内包括古族所在的三大势力所属的坊市构建而成,三大势力平起平坐,且都想独占石坦城内所有的资源,所以一直明争暗斗,关系十分的僵硬。而另外两家分别是木家,琥珀家。

  古棪走在集市上木家所属的地段,四周的商户不断的对着古棪招着手,吆喝着自己售卖的物件的种种过人之处,古棪对于这些缠人的商户表示很是不屑,若真要购买什么东西,到自己家坊市去买不更舒坦?

  古棪暗自摇了摇头,继续往前面走去。最终在一家专营皮草的店铺顿下了脚步,店铺中有着好几件皮草皆是采用山脉中猎杀到的魔兽皮毛制成,颇为的有名。基于自家坊市并没有类似的产品,古棪便是走进了店铺看看是否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穿的衣物。

  在店家热情的推荐之下,古棪看中了一件灰黑色的长袍,长袍采用一阶魔兽木鼠的皮毛制成,由于木鼠生活的特殊性,长袍穿在身上极为的舒适,更是有冬暖夏凉的功效,甚得古棪欢喜。

  “小哥倒是眼力好,为了这畜生的皮毛,当初那个佣兵团的损失可是极为的惨烈啊,足足死伤好几个才将这畜生搞定,所以这木鼠袍比起寻常的一阶魔兽也是要稍贵一些,嘿嘿,可不能让那些人白死啊...”店家用肥大的手笑呵呵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又是尴尬的笑了笑。

  “这天气又不热,你留什么汗啊。不会是编出来的故事连自己都不信吧?”古棪瞧了一眼紧张的店家,将其故意放出来的夸大之词自动省略而去。

  “说吧,这玩意儿怎么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中想自己不知道碰到过多少奸商,而这次,店家的手段实在是太不成熟了。

  “嘿嘿,一百五十枚金币...”

  “一百枚金币,才一阶魔兽而已,我可没有心情去同情那些佣兵,实力不济还去找死。”

  “额...这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引文叔叔 说:

  第二章果断双手奉上,这么快就有读者了~

  谢谢!啦啦啦啦~~~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